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10 一线生机
    下午,北j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华中投公司楼下咖啡厅内,彭少约见苏润见面,二人进行了简单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晚上不行了?出什么变故了?”苏润坐下以后,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去年,两个项目上投出去的钱,莫名其妙的战死了百分之零点五,老王急了,正办这事儿呢!”彭少喝了口咖啡,笑着宽慰道:“呵呵,你不用惦记,约肯定是给你约上了,明后天吧,你们肯定能见一面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这儿很急啊!”苏润听到这话,眉头皱了个疙瘩。

    “那他有事儿,我也不能去办公室给他绑来啊!”彭少调侃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非得求他嘛?!”苏润拐着弯问了一句:“你就不能办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东北政治家庭,就这么教你工作啊?!上级天大的规矩懂吗?没他打招呼,我偷着就把事儿办了,这不踩线了嘛?”彭少笑着着回了一句:“我发现了,你丫对这事儿,还真挺上心的!”

    “没有比这时候伸手帮一把,更符合时机了!”苏润轻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彭少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巴境内。

    林军和周先生坐在车内,语速很快的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五百个,一分都不能少?”林军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老周点了点头,干脆利说的说道:“肯定有人背后搞你们,部队的人跟我说,他们接到消息了,知道你们在国内有钱,所以,少一分都不行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皱了皱眉头,出言再问:“如果这钱给了,他们肯定能掀过去这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事儿谁敢保证啊!”老周摇头说道:“这地方常年打仗!人肯定不缺,但钱多少都不够!说白了,现在大部分的部队,就他妈跟土匪差不多!上面拨不下来款,下面又要养人养枪,你说,这个钱在哪儿出?!”

    林军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找我谈,他们可能对这事儿还不上心,你们这一找我谈,并且主动要求赔偿解决,那他们马上就能意识到,你那个杀军官的朋友很重要,估计现在已经开始搜捕,查找!”老周插手补充了一句:“……小林,我在南苏丹呆了七年,在朱巴就有四年……我跟你说,这个城市里很复杂,每个人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……我虽然不知道,你哪个朋友藏在哪儿……但你要注意,所谓朋友,能收留你,就能出卖你……话说白了,谁在这儿呆着,会去傻到得罪政府!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林军已经明白过来了老周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事儿早找我!”老周整理了一下衣衫,随即推门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林军靠在椅子上,面露疲态的长长吐了口气,心里正在思考着,接下来的事儿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林军有些失神的接起电话,连来电显示都没看。

    “……事儿我听说了,你那边的人还有一线生机,来一趟北j,咱俩努努力?”苏润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林军听见这话,精神一震,瞬间坐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,林军把方圆叫进了车内。

    “苏润叫我去北京,我马上就得走!这边你和天叔,还有小乐多盯一盯!”林军思绪一下,随即果断的说道:“必要的时候,可以先控制住于亮的那个朋友,这个时期内,谁都不能信!他要点小亮和勋哥,那就完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这不得罪人吗?亮子能干吗?”方圆皱眉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过了,我给他磕头都行!亮子不能干,你就偷着干,这事儿要果断别犹豫!”林军干脆利索的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苏润这时候叫你去,有把握吗?!”方圆明显有点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哪怕就是百分之一的机会,我都得去试一试!”林军长叹一声说道:“咱们都是正规身份过来的,苏丹政府不敢动!但亮子他们不一样,他们全是偷渡,并且确实杀了人家军官!抓住了,先枪毙,随后补证据,直接扣一个拘捕,外加反动武装的帽子,那一点问题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!”方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晚,六点半。

    首度国际机场,林军从机场大厅出来,随后抵达接机专区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台奔驰商务停在林军面前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副驾驶车门被推开,一个身材消瘦,穿着西服的青年下车,一边拽开车门,一边冲林军询问道:“林先生是吧?!苏总让我来的!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林军眼珠子通红,脸色蜡黄,胡子拉碴的冲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奔驰商务离开,青年坐在副驾驶冲林军问道:“林先生,需要先回酒店洗漱一下吗?“

    “小润在哪儿?”林军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已经去吃饭的地方了。”青年回道。

    “直接去他那里!”林军面色焦急的说道:“路边遇到超市停一下,帮我点生活用品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,好,我给您买!“青年瞠目结舌的看了林军半晌,随后无语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,京城某国企酒店,一楼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咕咚,咕咚!”

    林军在公共厕所内,洗了脸,刮完胡子,仰面两口喝了一罐红牛后,随即伸手扔了罐子,冲着门外的青年说道:“走吧,带我上去!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酒店八层的某包房内。

    “王叔,我发小,最好的朋友,林军!”苏润拽着林军的胳膊,随即笑着介绍道:“军!中投公司,南非区总裁,王琦!!”

    “您好,王总!”林军弯着腰,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会说话,叫王总太生分了,跟我叫王叔!”苏润非常卖力的润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王叔!”林军毫不犹豫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啊!”王琦笑指了一下苏润,随即伸手与林军握了一下,语气清淡的评价道:“年轻有为,坐吧!”

    “哎!”林军点头,弯腰就坐在了苏润旁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