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56 三小时,看人心的变化
    别墅,二楼内。燃文小说  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小柱的后背靠在床边,满脸汗水顺着五官轮廓滑落,眼珠子瞪瞪着,连续大口吸气。

    尸体趴在脚下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小柱咽了口唾沫,随即用手擦了一下湿漉漉的脸颊,就低头从兜里掏出烟盒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打火机的光芒,在漆黑无比的屋内亮起,小柱嘬了一口烟儿,调整好心态后,直接掏出了手机,并且选中一个号码就拨通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一阵忙音在听筒内传来,小柱听着电话,面无表情的抽着烟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大概过了不到二十秒,电话接通,张世忠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到这儿了!”小柱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张世忠听到这话,沉默许久后问道:“怎么样?!”

    “我看了一眼,他早都没气了,身体都硬了!”烟头的光芒照在小柱脸上,显得阴森无比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张世忠咬了咬牙,随即冲小柱说道:“按咱们说好的办,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儿,就是我的事儿!”小柱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哥们,干净点弄着!”张世忠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!”小柱狠狠嘬了一口烟头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二人说到这里,直接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轿车在极速狂奔,张世忠目光呆愣的看着风挡玻璃,足足沉默了好几分钟后,才猛然一拍方向盘骂道:“艹你妈的!!怎么他妈的真就死了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长c,某酒店内。

    林军本来想给老孔接个风,但此人目前的精神状态,根本无法支撑他坐在酒桌上吃吃喝喝。

    谈话地点,选在了酒店的套房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于亮和大勋的老板?”路上一直没怎么吭声的老孔,吃了两片没有标签的白色药片之后,精神稍微好了一点,起码有主动说话的欲.望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老板,他们是我兄弟!”林军抽着烟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不是什么事儿都能做主吧?!”老孔更加直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听听!”林军没有把话说死。

    “公司你们还想买吗?!”老孔脸色阴沉,声音沙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林军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现在我有条件了。”老孔低头沉默一下后,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恩,你继续说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老孔皱眉拿起红酒瓶,直接倒了满满一杯后,就仰脖干了下去。

    林军看着他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买我公司的钱,我给你抹下去一半!但条件是,你必须帮我整死,杀我全家这帮人!”老孔咬着牙说道:“我他妈除了有孩子牵着我活下去,那剩下的生命力,我就指着报仇活着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也会找靳辉!”林军搓了搓手掌,抬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就不是靳辉一个人!!而是他们那一群人?!你知道,我说的都是谁?对吗?”老孔指着地面,有些癫狂,有些歇斯底里的说道:“我就一个孩子,我给他留个千八百万的,他一辈子都能过的挺好!那剩下的钱,怎么花呢?!哎,我就用在报仇上!!艹你妈的,参与这件事儿的,他们必须全没!!一定得全没!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孔抓着红酒瓶子,瞪着眼珠子砸在地上,像一个醉鬼似的喊道:“报仇!!一定得报仇!!”

    林军望着他,沉默许久后,也没有相劝,而是公事公办的说道:“……调整一下,什么时候能签合同,你找我!你说的事儿,我答应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林军转身就走,而他刚走就听见身后传来了老孔的哭声。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老孔也真够可怜的!”张小乐摇头说了一句:“有空劝劝他!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谁劝都没用!!老孔恨靳辉,恨翟耀他们的同时,也恨自己!”林军叹息一声回道:“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,当初没听靳辉的话,退出这件事儿!”

    张小乐听到林军的话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!”方圆也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已经五十多个小时没睡觉,并且喝了酒的小柱,竟然在拿刀捅死一个不认识的人之后,显得异常清醒。他不光冷静的去卫生间弄了一桶将有血渍的地面擦的干干净净,而且还特意从柜子里找了一套床单被罩,抹黑换了。

    从楼上到楼下,小柱把自己进来以后所走的路线,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遍,手碰过的地方擦了,身体停留的地方连续检查n遍,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后,他才用自己带来的大玻璃丝袋子,将尸体严严实实的裹在换下来的布单子里,随即装进了袋子。

    弄完之后,小柱拖着玻璃丝袋子顺着原路出了别墅,并且将玻璃丝袋子搭在摩托车后座,抬头来来回回扫了n遍,确定自己进来时的路线,没有监控之后,才迈步上了摩托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小柱驾驶着摩托车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,郊外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小柱将袋子揣进一个深坑里,随即低头掩埋,并且在将坑填平了之后,又做了细化处理,特意整了一些干燥的浮土和一些杂物填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弄完之后,小柱蹲在大野地内,嘴上叼着烟,一边上厕所,一边拨通了张世忠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!”很快,张世忠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弄完了!”小柱干脆利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弄哪儿了?”张世忠沉默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出了城,我就往前看,见到弯就拐,根本没注意四周,现在,我他妈也不知道这是哪儿,一会回去我还绕!绕半个小时,在开导航往回走!”小柱裹了口烟头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明后天,我找你!”张世忠此刻与小柱说话的语气,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种亲近感觉。

    “行!”小柱干脆利索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样!”

    说完,张世忠就挂断了电话,他右手拿着手机,坐在没有开大灯的车里,顺着月光向远望去,正好能看见远处树下小柱那模模糊糊,非常不清晰的身体。

    倒车镜上的行车记录仪,一直亮着工作灯,张世忠停顿一下,随即缓慢倒车,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他从家出来之后,就赶到了别墅,随即一直跟着小柱到了这里!

    五分钟后,小柱拉完屎,手里拎着一个袋子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多年的朋友,面对突入而来的危机!

    一个,杀了不该杀的人!

    一个明知是火坑,也强行拉着朋友走进来!

    什么最真实?

    你能想到的,预见的,永远不是最真实的!

    突然的,措手不及的,这一刻发生,下一刻就要你立马做出反应的事件,宛若一把钢刀,直逼内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