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64 歌厅一条街
    当小柱在信里告诉大柱和二柱,张世忠杀完自己,一定会回头寻找他俩之后,那大柱和二柱如果立马回头报仇,就会显得愚不可及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大柱和二柱虽然实在,憨厚,并且生性,但这并不意味着俩人是个脑残。杀了小柱灭口,张世忠不光会疯了一样的找他俩,而且一定会有防备,所以,这时候回去报仇,就是往枪口上撞!!

    要再等等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客运站离去之后,大柱和二柱坐着那个黑车,藏在了s家庄红灯区某处的小旅馆内,有些懵,有些不知所措的开始喝着酒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!”大柱有些晕的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岩,军哥让我来接你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特么怎么知道,你是不是林军的人!”大柱喝的确实不少,舌头梆硬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用把你和军哥说的话重新叙述一遍吗?”小岩皱着眉头,继续说道:“……小柱给你们留了封信,有这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来了?”大柱一听这话,沉默数秒后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快就会到!”

    “扯淡呢?!从东北到石家庄,你再快能多快?”大柱说话时的情绪明显不太稳定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在东北出发,一句两句跟你说不清楚!最多一小时,我们进市区!”小岩扫了一眼手表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到市区给我打电话!”大柱扔下一句后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高速上。

    “快点开!”小岩催促了一下司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客运站附近。

    一台黑色丰田花冠停在路边,府刚的兄弟战铭,单手插兜下了车,随即掏出小柱手机,对应着上面的一个电话号码,最后用一个新号电话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?你好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,您好!您是出租吧?”战铭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你是?”

    “哦,一个朋友给我电话,让我用车找你!”战铭简单的打了声招呼,随即问道:“去一趟瓮村,能去吗?”

    “能!你在哪儿呢?”司机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我在客运站附近呢!”

    “我也在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来客运站出站口旁边这个十字路口,我就在这儿等你!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之后,随即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一台黑车停在了路边,战铭拽开车门,直接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汽车起步,直奔瓮村方向开去。与此同时,一台丰田花冠,一台金杯面包,从车辆后面悄然跟上。

    黑车行驶了不到二十分钟后,就走到相对较为偏僻的地带,战铭坐在车后座,笑着说了一句:“哥们,你往边上停停,我下去撒个尿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叻!”司机也没多想,抬脚就踩了一脚刹车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丰田花冠加速,直接卡在了黑车前头,而金杯从后方直接堵住了黑车车尾。

    司机一愣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战铭迈步下车,站在马路牙子上就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七八个人快步走到黑车旁边,直接拽开正驾驶车门,就将司机薅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了?……什么事儿啊,大哥?!”司机一脸懵b。

    “大概两三个小时之前,你应该在客运站接了俩人,仔细回忆回忆……!”战铭叼着烟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司机一愣过后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一把红柄军刀,架在了司机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想起来了……!”司机顿时闭着眼睛,连连点头的喊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,花冠和金杯从偏僻街道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喂,刚哥,摸到点影了!但位置挺模糊,他们在歌厅一条街那边下车了,我现在就往那儿走呢!”战铭坐在副驾驶内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那两个人肯定翻不着!我让鑫子带人过去,你们别闹出事儿。把人拽出来,你单独给我送来就行!”府刚想了一下后,继续补充道:“算了,我先去看一眼大哥,回头我过去!”

    “哎,好!”战铭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!”府刚扔下一句后,随即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歌厅一条街上,花冠和金杯停在路边,战铭一边大步流星的往前走,一边说道:“专门找那种小旅店,鸭子和小.姐住的那种!他们俩人,你们在v信微群里扫一眼照片!看见了,先别动,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我不用照片!不就大柱子吗?在学校卖煤那个,我跟小忠见过他!”一个青年小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对!你领俩人,单走!”战铭点头。

    商量完,众人在街道上散开,随即开始奔着周围的小旅店扫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小岩,阿哲,小卓这边三台车开进市区,随后小岩亲自联系上大柱,问出了确切位置后,就火速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旅店公共厕所内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呕……!”二柱子撅着腚,冲着坑里哇哇吐着。

    “哎,你看着点吐啊!别弄外面啊……我刚擦完!”旅店内的保洁阿姨,挺来气的嘟囔道:“啥事儿啊,喝这老些?”

    “滚他妈远点!”二柱子眼睛通红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咋说话呢?!我都快有你妈岁数大了,你骂我?”阿姨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二柱扫了一眼阿姨,随即咬着牙,扶着墙壁就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走廊内脚步声响,两个青年一走一过,正好路过公厕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二柱抬头扫了一眼这俩人,而他们看见二柱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我问一下,205怎么走?”其中一个青年,双眼从二柱身上移走之后,抬头冲着保洁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叫205,你们在一楼找啥啊?!楼上呢呗,在那边!”保洁无语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!”两个青年对视一眼,随即迈步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大柱,大柱!!”二柱扶着门框子,突然喊了一句:“张世忠的人来了!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一个青年抽搐军刺,猛然回头喊道: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二柱一拳直接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里屋一间房门直接弹开,大柱手里拎着一把椅子,瞪着眼珠子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铭哥,铭哥,掏上了!!”另外一个青年,拿着电话扯脖子就喊了一句:“小李快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府刚带着张世忠回到了公司总部,并且十分严肃的冲他说道:“这事儿我做不了主了,必须跟你哥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