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70 宛如目的
    晚上,六点钟,长c一家日本料理店门口,林军和刘润泽一边聊着,一边走进了大厅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到底谁啊?整滴跟地下党接头似的……!”林军无语的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人你认识,她说她见过你!”刘润泽龇牙一笑。

    “见过我?!”林军皱眉思考了一下后,脑中突然涌现出一个倩影。

    “……忘了?”刘润泽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想起来了!”林军扭头看着刘润泽问道:“宛如?”

    “嗯哼!”刘润泽贱贱的哼唧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林军一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,包房外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宛如推开木质滑门,穿着一袭极为显身材的黑色交米白色长裙,光脚站在榻榻米上,一头秀发披肩,俏脸不施粉黛,只抹了一点点唇彩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以为,你这接人接丢了呢!”宛如捋着发梢冲着刘润泽一笑,轻声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跟你这个大美女吃饭,我得给媳妇打电话报备一下啊!”刘润泽开着玩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居家好男人!”宛如笑吟吟的点了点头,随即扭头冲林军说道:“知道跟我吃饭,还来吗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要提前知道是跟你吃饭,直接就找个借口给润泽支走了!”林军一边拖鞋,一边迎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太会聊天了,下回咱单约。”宛如说话间就伸出白嫩嫩的手掌,言语随意的叮嘱了一句:“慢点,台阶有点窄!”

    林军抬头看了一眼宛如的小手,也只礼貌性的用右手轻搭了一下,随即迈步走上去说道:“台阶确实有点窄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看你是嫌台阶太短了吧?!”刘润泽笑吟吟的冲林军调侃道:“我们大美女的小手什么温度?!”

    “我是体温计啊,碰一下就有变化?!”林军翻着白眼,就坐在了刘润泽对面。

    “我们林总是腼腆型的,你别总逗他。”宛如说话间就跪坐在长桌头部位置,并且伸手帮二人调起了蘸料。

    “……私下里就别林总,林总的了,叫他小军吧!”刘润泽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私下里,咱称呼别太僵硬,你好小如!”林军臭不要脸的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呵呵,重新试下温度呗!”宛如一笑,伸出手掌跟林军正式握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感谢盛情款待!”林军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事儿!”宛如伸手就将精致的小酒杯推给了二人。

    “喝口酒,暖和暖和!”林军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三人撞了一下,随即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坐在木质的包房内,三人吃着生猛海鲜,一边喝着清酒,一边闲聊的过程暂且不叙,只说饭局进行到尾声时,刘润泽牵出的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军,你和苏润在南苏丹的事儿,整的怎么样了?”刘润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一愣,沉默半晌后,只含糊着回道:“不太好,还在弄着呢!”

    “既然难整,为啥不弃了呢?”刘润泽再次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前期投的太多,而且不光是钱!”林军舔了舔嘴唇,皱眉说道:“要是我自己,可能真就撤了。但现在有苏润,又有北j的几个人,这些人都帮忙了,你撤了,咋和他们解释?!”

    “也是!”刘润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咋突然问起这个了呢?”林军不解的看向了刘润泽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刘润泽一笑,扭头看着宛如说道:“小如想在那边投点生意,所以,我带着她来向你取取精啊!”

    “我都是一学生,你跟我取精,是不是这学费花的有点冤枉?”林军愣了一下,随即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军,我想投点钱,但不一定是投给你融府,你千万别想多了……!”宛如一边给林军斟酒,一边轻声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一听见南苏丹仨字,就很敏感!都快成下意识反应了。”林军根本不避讳,自己在南苏丹问题上的谨慎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我换个角度说!”宛如放下酒壶,话语简洁的陈述道:“投不投还是没准的事儿呢,但我想上那边看一看。看一看环境,考察一下!”

    林军一听这话,心里明白了。和着人家宛如根本没有想跟融府合作的意思,而只是想过去先看看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只考察一下,为啥请我吃饭呢?!难道是机票问题无法解决?”林军调侃着冲宛如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去,能看出来什么?你说呢?”宛如问道。

    “借我一下关系?”林军直接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知己!”宛如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白借啊?”林军歪脖冲宛如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再试一下温度?”宛如调笑着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三人相互对视一眼,随即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,我最近会去一趟,如果咱们的时间安排的差不多,那有可能的话,就一块过去看看!”林军想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顿饭没白请,谢谢你了,小军同志!”宛如酒量极好,此刻话语清晰,思路严谨,只是俏脸上多了一抹红晕而已。

    “日料确实贵啊!你要不请我,我都吃不起!”林军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许拿话挤兑我!”宛如轻皱眉头呵斥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来,喝酒!”林军再次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厕所内。

    “这个宛如什么路子啊,能让你主动过来跟我说这事儿?”林军站在小便池旁边冲刘润泽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和她通过一银行的关系认识的,聊的还不错!”刘润泽轻声说道:“接触了一下,觉得人还行,所以,我就答应她,约你出来吃个饭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我牵到这儿,就算到此为止了!”刘润泽嘱咐了一句说道:“剩下怎么交往,你俩看着来!”

    “恩,我心里有数了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能产生别的关系,我看也挺好!宛如的能力,你越跟她多接触,就会越惊讶!你俩要是能发生点别的事儿,你等于没花钱,就雇了一个超级高管!”刘润泽贱兮兮的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小手冰凉,不好交!”林军憋了半天,摇头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