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971 SPA
    上完厕所之后,林军和刘润泽回到酒桌上,继续与宛如开喝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而做为今天晚上的被宴请对象林军,肯定是没少喝,就连刘润泽都莫名其妙的找了几个借口敬了林军几杯。

    饭局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后结束,随即宛如穿上鞋去吧台买单,而林军则是喝的晃晃悠悠的搂着刘润泽脖子说道:“……今儿,我高兴啊,小泽泽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瞅你喝这点酒,怎么整的?”刘润泽皱眉说道:“你叫的我一身鸡皮疙瘩……艹,看着点台阶再穿鞋!”

    “……咱俩啥关系啊?朋友,那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的关系!”林军眼神呆滞,嘴角冒着白沫子,一副我就是酒魔子的死样,不停的冲刘润泽墨迹道。

    “失态了昂,朋友!”刘润泽冲林军叽咕叽咕眼睛。

    “啪!!”

    林军一巴掌拍在刘润泽的屁股蛋子上骂道:“我失什么态!我就是想和你唠点知心话!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艹!”刘润泽有点快被折磨疯的骂了一句,随即架着林军胳膊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六分钟后,三人来到了日本料理门外。

    “呕,呕……!”林军扶着树正在干呕。

    “哎呦,至于吗?”宛如一边用小手捋着林军后背,一边不解的看着刘润泽问道:“就这点酒……他都吸收不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就是太累了,他来的时候,好像都喝一顿了。”刘润泽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没开车啊?”宛如再次抬头冲刘润泽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啊,他司机给他送到这儿之后就走了!”刘润泽拍着林军的后背问道:“断片了没啊?”

    “呕!”林军继续呕吐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我开车给你们送回去吧。”宛如看向刘润泽:“你知道他家在哪儿吧?”

    “他在长c就住酒店。”刘润泽停顿一下回道:“算了,你给他送回去吧。我一会还有点事儿,要见个朋友,他就在这儿附近,马上过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宛如一愣,随即红唇泛起一抹笑意,点头回了一句:“好吧!”

    “你去提车吧!”刘润泽伸手扶过了林军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,我去下停车场!”宛如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刘润泽见宛如走了之后,狠狠冲林军屁股蛋子拍了一下骂道:“……哎,你能不能给胃吐出来一个让我看看!”

    “润泽……我对你的感觉……!”林军一扭头,冲着刘润泽的脚面一张嘴:“呕!”

    “滚他妈犊子!”刘润泽异常无语的将林军脑袋扒拉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,异常霸气的林肯mkt跑在街道上,宛如单手握着方向盘,体态有些慵懒的一边开车,一边冲着电话说道:“恩,恩,适当接触就可以,尺度你自己掌握,不要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润泽……宛如这个人……是真的挺不错的……!”林军斜着摊坐在副驾驶上,嘴里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,而且脑袋往左一靠,伸出手掌说道:“有水吗……给我整瓶水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林军的手掌在车辆中路通道扫了一下后,直接拍在了宛如腿上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宛如扭头看向林军,顿时皱起了黛眉。

    “我要水……你给我……腿干啥……!”林军闭着眼睛继续叨b。

    “我等下和你说!”宛如在蓝牙耳麦上挂断电话,随后先是一个迅猛的加速,随即又是一个急促的刹车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由于酒醉根本没带安全带的林军,脑袋差点没磕在风挡玻璃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杂物箱里有水!”宛如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宛如拿着房卡刷开了酒店的套房门,随即扶着林军走进了室内,并且将他放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累的满头是汗的宛如,稍微停顿一下后,一边迈步往床头柜走,一边轻声说道:“我在spa中心给你叫个男的按摩技师,让他帮你把衣服换了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林军,突然抓住宛如的胳膊,随即力道适中的向床上一拉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宛如瞬间坐在床上,随后捋着发梢,扭头看着林军问道: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林军脑袋一侧,直接躺在宛如腿上,脸颊侧冲着宛如平坦的小腹,声音无耻且荡.漾的问道:“……去南苏丹,关系白用啊,亲爱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想干嘛啊,还要收费呀?”宛如一愣过后,红唇瞬间荡起一抹诱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腰疼,柜子里有精油,要不?你活动活动……!”林军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活动活动?!”宛如俏脸上笑容不变,随即停顿一下,小手轻拍着林军脸蛋儿说道:“你先起来,亲爱的,我去找找你那个精油……!”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林军翻身,脑袋直接从宛如腿上移开。

    “哎呦,现在干点什么都不容易呀……还得会spa!”宛如感叹了一句后,直接从床上起身,左手在耳边轻轻一带,耳坠直接落下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林军眯眼扫了一眼宛如后,随即又迅速闭上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宛如拿着精油迈步走了回来,随即左手扶着床,声音发嗲的说道:“……来,亲爱的,你转个身,背对着我!”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直接翻了个身,但人刚趴下突然感觉胸口传来一阵痛感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宛如轻揪着林军的耳朵,嘴唇鬼魅的移到林军耳朵旁边,轻轻吹了口气。

    林军瞬间打了个机灵,被吹的浑身全是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……军哥?憋坏了,是吗?”宛如嘴唇上挂着坏坏笑意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林军扭头看向了宛如,二人脸对脸,距离不超过半指远。

    “……真喝多了,假喝多了?”宛如咬着红润,双眼连续眨动,故意抛着眉眼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会不会spa?”林军憋了半天,满嘴酒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你妹呀!”宛如磨牙揪着林军的耳朵,随即笑着回道:“我宛如还没那么不值钱,盆友!”

    “我困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早点休息,亲爱的!”宛如冲林军眨了眨眼睛,随即笑着拿起包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林军疼的瞬间坐了起来,胸口上还扎着宛如的那个左耳耳坠,而且不是浮扎,是真扎上了,耳坠挂钩的细针都戳进肉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宛如红唇泛着微笑:“试我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内。

    林军躺在床上,皱眉说道:“我特么要给润泽打电话,说扯到最后,让宛如给我“扎”了……这事儿是不是有点磕碜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