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00 吗啡要不要?
    殿臣跟林军在屋里商量完之后,转身就走到了走廊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

    此刻,宛如,静静,顾航,费正,还有殿臣的两个兄弟,全部站在这里。而殿臣出来之后,扫了一眼宛如等人后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谁还想在这儿呆着,就把电话交出来!”

    众人全部一愣。

    “刷,刷!”

    殿臣的两个兄弟反应过来后,就没有丝毫停顿,直接从兜里掏出了手机,并且冲着宛如等人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交手机?!”顾航不解的冲殿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想留下,手机交出来!”殿臣丝毫不近人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儿他妈的连信号的都没有,你收手机有什么意义?”费正瞪着眼珠子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跟你解释吗?!”殿臣皱眉看向了费正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怀疑我们中间有人搞事儿?!”费正咬着牙,激动的回应道:“如果不是跟你们一块走,我们至于混成现在这样吗?!你他妈有什么权利收我手机!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是权利!”殿臣攥着手枪,直接撸动一下枪栓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无言。

    走廊内气氛瞬间压抑,大家相互对视,目光复杂。

    “反正也jb回到了马拉卡勒,老子不陪你们玩了,还不行吗?”费正沉默半晌,随即冲着宛如说道:“咱们走行不行?直接去救助站!”

    “费正……!”宛如张嘴想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藏在这儿,你已经知道了!没结束之前,你不能走!”殿臣语气依旧冷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艹……!”费正张嘴就想骂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殿臣不耐烦的直接将枪顶在了费正脑袋上,声音低吼着说道:“军身上挂着枪伤,就躺在屋里,我他妈已经够客气了!!别他妈废话!给不给!”

    费正看向殿臣,咬牙几次想反驳,但最后都没鼓起勇气。

    “把手机给他们吧。”宛如面无表情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一直没吭声的静静,直接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给了吧!”顾航也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哗啦,哗啦!”

    殿臣的两个小兄弟,依次收了众人电话。

    “男的搜身,女的今天呆在林军那个屋里,不能出去!”殿臣想了一下,简洁明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宛如依旧面无表情,言语干脆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晓飞,把电话放在军那屋,我下去一趟!”殿臣扔下一句,随即就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,殿臣在楼下废弃的车上拿了一些食品,还有两个医药箱,随即迅速回到了三楼,并且进了林军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有吗啡,来小半针?!”殿臣冲着躺在床上的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来……来了,就他妈废了!”林军咬着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能挺住吗?!”殿臣又问。

    “贯穿伤,不用扣子弹,你……你就整吧!”林军喘息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忍着点!”殿臣拧着眉毛回道。

    “车里有吗?”林军突然冲殿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咱们来的时候四台车,就一台车里有,剩下的没有!”殿臣明显知道林军问的是什么,所以没有停顿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给我弄完,按我说的做!”林军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先别想别的……!”殿臣打开林军的伤口,随即喊道:“谁进来,帮帮我!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不到五秒,宛如推门走进。

    “来个男的!”殿臣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男的,来吧!”宛如竖起一头秀发,俏脸面无表情的走到了林军身边。

    “按住他胳膊!”殿臣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宛如有膝盖压住林军的胳膊,随即声音梆硬的说道:“……都围着你转,有点男人样,别浪费时间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扫了一眼宛如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殿臣拿着消毒钳夹着消毒棉直接探进了林军伤口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林军一声惨叫,在屋内泛起,而宛如的小手一直死死抓着他的手掌,从未松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概十分钟后,林军被打了一阵注射消炎药,腰间就缠上了纱布,随即在严重贫血和剧烈疼痛中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照顾他一下!”殿臣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好!”宛如拿酒精擦拭着小手上的血迹,快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殿臣沉默一下,言语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都是为了生存!”宛如轻飘飘的一句带过,

    “收电话,迫不得已!”殿臣解释了一句,随即迈步就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哥,哥,你来一趟……!”殿臣刚走出来,晓飞立即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殿臣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一趟办公室!”晓飞声音似乎有点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殿臣又问。

    “充电座,在……!”晓飞张嘴就要回话。

    “等下说!”殿臣立即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扫了一眼他们,随即低着脑袋就没再吭声,但有一人目光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晓飞从办公室内走了出来,而殿臣则是留在了屋里面,并且传出轻微的说话声:“喂?!能听见吗?喂……家里吗?……!”

    再过几分钟,殿臣迈步走办公室内走出来,随即迅速喊道:“晓飞,明仔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哥!”

    二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俩过来!”殿臣勾了勾手掌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随即二人从长廊另外一头跑了过来,三人站在办公室门口,就皱眉低估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搞他妈的什么鬼事儿呢!”费正看着三人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都不跟咱们说……艹!”顾航咬牙骂了一句:“真该听你的,早早走了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是好事儿吗?”静静轻声嘀咕了一句,随即再次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再次来临,众人休息。

    后半夜,一点左右,一个人影站起身,随即贼眉鼠眼的扫了一眼同伴,转身就推门离去。

    屋内一片寂静,众人都泛起轻微的鼾声。

    人影走出房间进了走廊,随后大步流星的奔着卫生间赶去。

    “滋滋,滋滋……!”

    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,人影不停的裹着烟头,随即咬牙说道:“他们肯定能联系上外面……肯定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