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01 费正!
    人影坐在马桶上抽了根烟之后,随即棱着眼珠子,咬着牙说道:“横竖都是他妈的有危险,那我还不如搏一把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人影果断迈步奔着门外走去,随后身体没有一丝停顿,直接钻进了殿臣没睡之前去过的那个办公室。?火然文??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屋内,静谧无声,月光洒进来,屋内稍显明亮,但也只能看个家具轮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说这里有充电座,那电话肯定就在这里!”人影神情紧张,不停的吞咽唾沫,嘴中烦着不自觉的呢喃之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人影猫着腰,就奔着有可能有插座的地方走去,但翻找了半天,他也没见到一个电路插头,更没有见到什么充电座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我刚才明明听见他在这屋打电话啊……!”人影额头冒汗的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木板门被粗暴踹开。

    殿臣歪着脖子,冲着人影问道:“你找什么呢?费先生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费正猛然回头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之声,宛如,顾航,还有静静,和殿臣的两个兄弟,此刻全部冲到了办公室门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!?”宛如楞了一下,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问你,你在找什么呢?!”殿臣单手插兜,再次冲屋内的费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殿臣,殿臣,你听我解释……!”费正反应过来之后,立即惊慌失措的就要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屋里会有卫星电话,对吗?!”殿臣咬着牙,指着费正瞪着眼珠子骂道:“艹你妈!!刚才我是对着空气说的话!知道吗?”

    费正呆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殿臣,到底怎么了?”宛如又问。

    “费正,我一路带着你走,你他妈的关键时刻要通风报信,是不是有点不够意思?!”殿臣瞪着眼珠子,两步上千,左手直接拽住了费正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殿臣,你要干什么??!”宛如非常激动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来这屋拿电话,你说我要干什么?!”殿臣右手瞬间从兜里掏出枪,直接顶在了费正的脑袋上说道:“你有点给脸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宛如,宛如,我拿电话,就是想联系一下救助部门,想出去,我真的是这样想的!”费正强抬起头以后,迅速冲宛如解释。、

    “……放你妈了个屁!!你他妈有的机会,随后又回来了!为什么?!你接到了谁的指示,你心里没数吗?!”殿臣拽着费正,一边往楼梯方向走,一边说道:“走,咱俩出去聊聊!”

    “殿臣!!你应该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!”宛如拉着殿臣胳膊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啊,没说不给啊?!这不就出去聊吗?!”殿臣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随即冲着自己人说道:“晓飞,照顾好宛如姑娘!”

    “如姐,如姐……!”晓飞直接将宛如拽走。

    “宛如,救我!!救救我!”费正歇斯底里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殿臣!!你放了他!”宛如激动的喊了一声,但却被晓飞越拉越远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殿臣根本没有回头,而是跟着另一个兄弟,扯着费正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顾航,你拦着点啊!”宛如推搡着晓飞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殿臣,你……你等……!”顾航咽了口唾沫,底气明显不足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跟着殿臣的那个小兄弟,回头就把枪对准了顾航问道:“你和他是同伙啊?!你拦着?”

    顾航瞬间无言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殿臣粗暴的扯着费正,直接奔着楼下拖去。

    走廊众人呆愣。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两分钟之后,楼下泛起两声明显被处理过的轻微枪响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宛如等人跑到走廊窗口处,低头往下一看,费正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处理了!”

    殿臣收了抢,面无表情的冲同伴说道。

    “沙沙……!”

    同伴宛若拖死狗一般,就将费正的“尸体”往远处拽去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顾航直接摊坐在地,而静静则是捂着脸,哭的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愤怒的宛如,回过神直接推开了林军的房间,随即迈步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林军眼神明亮,躺在床上看着宛如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你都听见了?!你指使的对吗?”宛如攥着小手,摸着牙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对!”林军毫不避讳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救你,就是为了让你杀我朋友吗??啊?!”宛如疯了一样的冲上去,扯着林军的脖领子,大眼睛充斥着泪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都听见殿臣在那个屋里打电话了!静静没去,顾航没去,为什么他去了?!”林军死死盯着宛如说道:“你是接受不了他,利用了你,接近了我吗?!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宛如眼中的泪水掉在了林军脸上。

    “不杀他!!靳辉如果来了,咱们全完!”林军停顿半晌说道:“……这就是南苏丹,这就是绝境下的生存法则!你随时有可能看着别人当鬼,也随时有可能自己就是那个鬼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……不该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吗?!”宛如双手颤抖的抓着林军衣领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解释是真是假,你怎么判断?!如果你相信了他说的是真的,可事实又告诉你,能去那个屋找电话的人一定是鬼!这时候,你是杀他,还是不杀他?!”林军一针见血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宛如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林军看着宛如,沉默半晌后,用粗糙的手掌替她擦掉眼泪,随即柔声说道:“……谢谢你,谢谢你……把我用推车推到了这儿……如果有可能……但凡有一点办法,我不想看你流眼泪……!”

    宛如咬着嘴唇,双眼盯着林军,木然呆愣。

    “殿臣!!叫人都进来,我有话说!”林军抚摸了一下宛如的秀发,随即皱眉喊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此刻的京城已是凌晨。

    王琦家的书房内。

    “老王,一宿没睡啊?!”媳妇给王琦端了一杯咖啡,披着睡衣走进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忙点事儿!”王琦抬起头一笑,随即回道:“不用管我,这几天有点忙!”

    “……别太累了,你都这个岁数了,在冲刺,也就这个位置了。”媳妇轻声劝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王琦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