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11 弃子
    第二天,广州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华中投资公司对维和的捐赠仪式,在形式主义为核心的前提下开始,也在形式主义下结束,整个仪式持续了不到半小时,双方喉舌记者采访完毕之后,这次事件的主要负责人老唐,就带着王琦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晚上,八点钟,某酒店餐厅包房内。

    “王总,我替我维和机构,还有南苏丹无数难民,向您表示感谢……!”老唐端起酒杯,左手扶着肚子前的领带,满脸笑意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按级别来说,老唐没必要溜须拍马王琦,但现实就是这样,人家慷慨解囊,你无功受禄,这一见面矮三分,那是骨子里蹦出来的情绪,根本无法掩盖。

    “……捐赠是公司行为,我的作用忽略不计,呵呵!”王琦一笑就与老唐撞杯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屋内双方十来个工作人员,立即鼓掌烘场。

    最边上的座位上,姜东城看着王琦,手掌在桌子底下是不停的攥上,又松开,他纠结,他刚开始有点抹不开面子,他无法忘记自己曾经拿话怼过王琦!所以,他此刻坐在这里,心里非常清楚,自己应该有点反应,并且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姜东城硬着头皮倒了整整一杯白酒,随即起身就走到王琦旁边说道:“呵呵,王总,感谢您对维和事业的支持,我敬您一杯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王琦扫了一眼姜东城,随后眨巴眨巴眼睛,笑着说道:“我也不是你领导,你敬我酒没什么意义!”

    老唐在一旁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姜东城端着酒杯,站在王琦身边稍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王总,明天咱还要去珠海,那边……!”坐在王琦身边的秘书,立即跟王琦搭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弄……!”王琦扭头就跟秘书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姜东城被当着十来个人的面儿,直接被晾在了原地,端着的那个酒杯,就宛若一百来斤的秤砣,突然放下,砸脚,不放下,还太他妈沉。

    “刷!”老唐冲姜东城使了个颜色,示意他走开。

    姜东城咬了咬牙,随即冲王琦喊道:“王总,我干了!”

    王琦连头都没扭,继续与秘书交谈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姜东城咬牙将酒一饮而尽,随即拿着空杯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完全普通标准的客房内。

    “哎,华中投资公司的第一批捐赠已经在路上了,大概三四天就能到,恩恩……那边也要宣传一下,哎呀,你伸手拿人家的东西,必要的礼貌和好话,还是要替人说出去……!”老唐坐在沙发上,笑着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姜东城满脸红润,满嘴酒气的坐在老唐旁边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老唐放下手机,扭头看向姜东城问道:“喝的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呵呵,习惯了!”姜东城一笑,随即搓着手掌冲老唐问道:“领导,您找我过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小姜啊?!你是不是得罪过王总啊?”老唐以私人角度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于亮的事儿,我和他打过一个电话!”姜东城停顿一下,皱眉回道:“但那个事儿,我确实没法给他办,所以,就拒绝了他……但这个事儿,也不能因为我没答应,就说我得罪……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老唐摆手打断,随即皱眉沉吟一下说道:“……小姜啊,你的工作能力,我是一直很满意的!但咱们的工作就是这样,时刻伴随着妥协和让步……人呐,就得在什么时候,说什么话!华中此次捐助,它不光是钱的事儿,还有很深的影响力!”

    姜东城听到这话,顿时眼神呆愣,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“公司上层决定,暂时将你调回国内,进行一段时间工作!”老唐沉吟一下说道:“你也心里别有什么想法,你的一切组织关系还在维和这边,就是换个环境,换个岗位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姜东城抬头看向老唐,嘴唇蠕动半天回应道:“唐叔!!就是家养的牛和驴子,您也不能说,它刚一老,您就杀了吃肉啊?!”

    “小姜,我跟你说过不止一回!什么时候,你没脾气了,你所有棱角全藏在里面,你什么时候能适应这份工作!”老唐拍着姜东城的大腿说道:“你的本人还能留在维和系统里!!这就是我最大的努力了,换成别人,面对华中投资公司的援助!你很有可能被调到非洲,进行野生动物保护!”

    姜东城咬着牙,脸上挂着狰狞的微笑说道:“我谢谢您,唐叔!”

    “……国内好好干,还有机会!”老唐再次拍了拍姜东城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哎!!我一定抓住这个机会!”姜东城满眼通红,咬牙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两个小时,某ktv的包房内。

    姜东城喝的五迷三道,与与十几个姑娘一同坐在沙发上,仰脖大口吞咽着红酒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唱会歌吧!”

    “出来玩开心一点!”

    “哎呦,大哥,您太捧场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姑娘叽叽喳喳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妈的!”姜东城放下酒瓶,翻身直接压上一个姑娘,随即伸手就往人家裙子里摸。

    “哥,别闹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让我开心点吗?!不艹你,怎么开心!”姜东城继续。

    “哥,不行,真不行,我们这儿没有出台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别jb扫兴!”姜东城当着十几个人的面儿,继续硬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哥……!”姑娘夹着腿,使劲儿推了一下姜东城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已经身体喝的打晃的姜东城,直接被从沙发上推倒,一屁股就坐在了大理石桌面上,而屁股蛋子上,正好让夹冰块的夹子扎了一下!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”

    姜东城瞪着眼珠子,一个嘴巴子直接抽在了姑娘的脸上:“你推谁呢?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好像有病?!”姑娘捂着脸,双眼看着姜东城骂了一句:“老娘不伺候了,你他妈自己在这儿疯吧!”

    骂完,姑娘转身就走,并且磨牙嘀咕道:“傻b一个!!这也不知道白天是受了多大气,晚上来这儿他妈的撒疯!”

    “呼呼!”姜东城坐在沙发上,心里憋屈的宛若爆炸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!”姜东城迅速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完事儿了吗?”翟耀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他妈b的彻底完事儿了,哈哈!”姜东城笑着骂道。

    “来找我,来找我说!”翟耀沉默一下,张嘴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ktv外,一台车内。

    “怎么整?!”

    “不动,放线!”

    车内传出简洁的对话之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