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16 家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汽车停在路边,阿哲,南征,大柱,二柱将刀扔进车内,随即迅速上车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小卓一脚油门起步,开车迅速离开现场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,那么大动静?!”小卓语气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翟耀躲后厨了,给煤气罐点了!”阿哲拿起车辆中路通道上的餐巾纸,一边擦着手掌和身上的鲜血,一边说道:“衣服给我,快点!”

    “刀,刀!”南征皱眉提醒了一下大柱和二柱。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二柱捂着呼呼冒血的肚子,随即单手将仍在车上的刀递给了南征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没?!”南征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要是没有你,我俩估计真够呛能轮过那俩黑瞎子!!艹他妈的,你不跳起来剁,那是真砍不着他啊!”二柱咬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先忍着点昂!”

    南征喘息一声,随即拿出兜里提前准备好的酒精棉,就开始迅速擦着刀柄上的指纹和鲜血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小卓一边稳稳的开车,一边开始脱着外套。

    阿哲将自己身体表面上的鲜血用纸巾粗略的擦了几遍,随即就开始接过小卓的衣服,往自己身上套。

    “伤没事儿吧?!”小卓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啥事儿!”阿哲摆了摆手,指着前方说道:“前面停车,你把裤子也给我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小卓点头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车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南征将车上用过的刀装进帆布袋子里,随即皱眉冲小卓问道:“波怎么说?!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他!”小卓回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用管我了!”南征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啊?”二柱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把东西处理了!”南征粗略的扔下一句,随后推开车门,手里拎着装刀和枪的帆布袋,迈步就消失在了街道上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。

    阿哲换了小卓的衣服,随即再次扫了一眼身上,见到没有血迹之后,张嘴说道:“他俩身上有伤,你带着他俩马上走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能行吗?”小卓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我!”阿哲说话间已经迈步下车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小卓在车内挂上了档位。

    “他俩干jb啥去了?!我也想去?!”二柱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去个毛!老实的吧你!后面有纱布,处理处理!”小卓扫了一眼倒车镜,随后开车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阿哲下车之后,就拦了一辆出租。

    “先生,去哪儿?”司机扭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受了刺激的姜东城,撇着大嘴奔跑在街道上,而且总是习惯性的回头张望。但他不知道的是,自己跑了半天,其实就是在附近周围街道绕圈,精神太过紧张,他似乎已经丧失了方向感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一共二十三!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街道口,卖干蒸的小贩,冲着**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**伸手接过装小笼包的袋子,伸手递过去二十三块钱,然后迈步就本着姜东城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咕咚!”

    姜东城咽了口唾沫,再次本能回头张望,但双腿依旧没停,继续快步奔跑着。

    **皱眉扫了他一眼,随即突然收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脚步声传来,姜东城眨眼间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**突然一伸右腿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姜东城直接绊倒在地,身体推出去了半米远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没事儿吧?!”**弯腰,扭头询问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姜东城,猛然抬头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**左手挥动,空中一道白光闪过,姜东城顿时呆愣!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你,喝了啊?!”**脸对脸的看向姜东城,随即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蛋儿,沉默一下又说:“……外面有人的!”

    姜东城依旧呆愣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**拎着袋子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姜东城看着**背影不到三秒,随即后背砸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天空繁星点点,皓月明亮!

    姜东城躺在地上,双眼望着天空时,异常明亮!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是哪儿来的力气,左手扶着地面,宛若僵尸一样突然坐起,随即手掌非常迅速的从兜里掏出了电话,并且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!”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除了家里的钱,我在国外还有一笔存款,估计律师会找到你,你要善待这笔钱,善待自己,善待咱们的父母……我不回去了!”姜东城的语速,宛若演讲的教师一般,速度很快,但很却说的很清晰。

    女人呆愣,一句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儿子,叫儿子接个电话,快一点!!”姜东城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好,你等一下……!”女人反应过来,随即哭着喊了一声:“冬冬!”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姜东城的脖子上冒出一条血线,刚开始很细,但速度很快的变粗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电话听筒内传来脚步之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姜东城瞪着眼睛看着街道,右手死死的攥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冬冬,爸爸电话,你接一下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不接,没什么聊的!”

    “你接一下!!”女人咆哮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姜东城被肌肉挤压着的脖子,突然喷出鲜血,足有半米多长!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街道上对着走过来的一个姑娘,吓的一声惨叫!

    “喂?!爸……!”电话另一头的儿子,语气很冷漠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姜东城再次倒地,电话跌落在一旁,双眼再次看向漆黑的天空,口中不停的呢喃着:“……家……儿子……儿子……!”

    “爸?!”儿子再次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电话中满是街道的风声,却再也没有姜东城的应答。

    死了!

    倒在血泊中死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排档门口,爆炸结束之后,120,119,110等三个部门,来了将近四五十人,在维护现场秩序。

    阿哲站在人群中,与前方拉警戒线的一个刑警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们,咋回事儿啊?!”

    “……爆炸了!”

    “死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要问了!往远一点站!”刑警皱眉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阿哲舔了舔嘴唇,随即皱眉看向大排档门口,只见120的救护人员,从大厅内拉出了两个尸袋儿,随后抬上了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