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19 复杂的官司
    “去往救助站的路上,你们偶遇张宏志和他的司机!然后,张庆杰和你另外一个同案,怀疑要枪杀你们的人,就是张宏志找来的,所以,张庆杰和你另外一个同案产生了报复心里,准备枪杀张宏志!所以,你们几人跟张宏志和他的司机,在车旁发生冲突!混乱当中,张庆杰就开枪打死了司机和张宏志……!”秦律师说到这里,继续补充道:“你把这个口供跟办案人还有检察院的同志说完,他们应该马上会问你,当时你的心里倾向,是否也是倾向于枪杀张宏志报仇!在这一点上,你不要回避,就如实说你当时的真实心里情况和动机,想杀,就是想杀了,没想杀,就是没杀,如实交代问题!因为在这一点上,你争辩也没用!四个人一起出现在了张宏志的车旁边,并且你手里还有枪,而且间接参与了控制张宏志行动的行为,那么如果你狡辩,就会影响法院对你的第一印象!这一点很重要,认罪态度恶劣和认罪态度较好的量刑,是完全两种性质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杜子腾皱着眉头,追问了一句:“打碎车玻璃的是我,而且我伸手抓住了张宏志的脑袋,当时我手上有血,救助站的人告诉我,他们在张宏志的衣服上发现了这个血迹,所以,我的dna证据应该已经在局里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抓张宏志?!”秦律师反问了一句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杜子腾听到这话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当时拿枪了吗?!”秦律师又带着提醒的意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拿了!”杜子腾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太乱,你出于对自己保护的本能,所以,抓了他的头发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杜子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张庆杰已经……去世了,这对你来说,是坏事儿,也是好事儿!很多问题,你知道应该怎么说合适!!”秦律师的声音非常微弱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杜子腾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“你这案子很难,但我会尽力!”秦律师说到这里后,就指了指录音笔轻声补充了一句:“想说啥,就两句,我拿出去,给家里人听听!”

    杜子腾盯着录音笔,沉默许久后,低头看着大腿,轻声呢喃了一句:“……哥……我不在……你们好好送送庆杰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张宏志的弟弟张宏斌,在车上接通了一个人的电话:”喂?小陶?!”

    “恩,是我!”对方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张宏斌态度不算热情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杜子腾今天应该被押回你们哪儿了吧?”小陶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明天会派专门的律师,去河北!他会告诉你,这个官司该怎么打!”小陶沉吟一下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的是我哥,我用你教我怎么做吗?!”张宏斌摸了摸下巴说道:“……你和杜子腾之间有什么烂事儿,跟我没关系,但你别想着拿我当他妈枪使!我们自己家的事儿,自己能解决!”

    “你想不想判死杜子腾?!”小陶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!”张宏斌皱眉呵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要想,那我告诉你怎么办,你就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你,我他妈一帮能办!在河北,谁认识你是谁啊!”张宏斌不耐的就要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要有你哥一半儿的脑袋,咱俩交谈起来都不会这么费劲!”小陶语气有点烦的说道:“你哥本来就挺脏,他死了,别人躲还躲不过来呢,你还想着用给他的关系,就办这个事儿?!如果被抓的不是杜子腾,你认为我会给你打电话吗?”

    张宏斌听到这话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“……律师到了,会联系你!”小陶扔下一句后,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坐在车内,张宏斌甩手扔了电话,随即一边松着领口的领带,一边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艹你妈,你当我不知道呢?!我哥,就他妈是让你们这帮b养的害死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圳,某处公寓内。

    江坤身上缠着纱布,抽着烟,拿着电话说道:“还没确认吗?!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确定死了的是一个厨师,而另外一个人,到现在都没信儿!”对方干脆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江坤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坤哥,一个大排档的小饭店,能有几个人?如果死者是饭店里的人,警方能到现在都确认不了?”对方喘息一声回道:“我看,十有**是耀哥了!”

    “别把话说的那么死!”江坤阴着脸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在打听打听?”

    “对,继续打听,直到确认为止!”江坤立马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样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江坤站在落地窗前,手里攥着电话,沉默许久后,轻声说了一句:“他妈的,你真死了吗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长c,某带有赌博性质的一个挺大的游戏厅内。

    “哎,来了,刚子!”一个身材肥胖的青年,笑呵呵的冲佟志刚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恩,过来溜达,溜达!”佟志刚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肥胖青年说话间就站起了身,随即递给佟志刚一根烟后,看着佟志刚右臂上缠着的黑布,随口问道:“家里有事儿啊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知道啊?”佟志刚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知道啥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杰哥在国外出事儿了,这几天办葬礼!”佟志刚裹了口烟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杰哥?!庆杰啊?”肥胖青年愣了半天,随即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佟志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艹,这也太突然了!”肥胖青年语调拔高的说道:“这人说没就没了?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就是,说没就没了呗!”佟志刚叹息一声:“腾哥进去了,现在押在哪儿,我们下面的人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杜子腾也进去了?”肥胖青年一惊一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我艹,那你不好起来了吗?!正好你和杜子腾不咋对付!”肥胖青年拍着佟志刚的胸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jb扯淡!!”佟志刚一听这话,瞬间黑脸:“你会说话吗?!”

    “艹,我不就开个玩笑吗?!”

    “有他妈拿这事儿开玩笑的吗?”佟志刚依旧棱着眼珠子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不说了!”肥胖青年一笑摆手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佟志刚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,姐夫?!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我有事儿找你!”唐宏的声音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