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20 葬礼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游戏厅门外。??火然文  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?这么急?”佟志刚单手插兜,随即张嘴就冲着唐宏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好事儿!”唐宏一笑,一边递给佟志刚烟卷,一边说道:“你姐有个朋友,在圣保罗花园小区当经理,现在这个小区二期刚开盘,他手里有三套房子的名额,能用内部价儿拿下来!售楼处现在一平米叫价一万四,但他这个,一万一千五就能拿下来!而且房子楼层和格局都不错!”

    “多大的啊?”佟志刚抽着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都是八十的!”唐宏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扯淡呢?!就是贷款,这房子百分之五十首付,也差不多快五十了!我拿啥买啊?”佟志刚有点无语。

    “你要买了,这房子可能省二十万左右呢!”唐宏皱眉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它就是能省一个亿,我也得有钱买算啊?!再说了,人家给你内部价格的房子,怎么可能不要回扣啊?”佟志刚摇了摇头说道:“出来之后,我手里这点钢镚也没剩啥了,真买不起!”

    “小刚,这房子我可看了,位置真挺好,而且绿化也不错!”唐宏咬了咬牙说道:“你混一回,不能连个窝蹲都没有啊!要不这样吧,我和你姐帮你张罗点,咱凑个首付应该没啥问题!而你现在也出来了,在融府整的钱也不少,咱最多一年多,也就差不多能把贷款清了!”

    佟志刚一愣,皱眉问了一句:“你家里哪有钱啊?!我手里现在就十万多一点了,剩下的钱,你能帮我凑出来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!”唐宏思考了一下,直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上哪儿陶腾四五十万去?!”佟志刚有点纳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谁还没俩朋友啊?!家里有点存款,我在帮你张罗点,也就差不多了!这边首付四十多个,我再给这个经理准备三五个回扣,这房子咱就拿下来了!”唐宏龇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,你为啥急着帮我买房子啊?”佟志刚多少了解唐宏的性格,所以挺疑惑的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咋地?!我借你钱,还是要害你啊?”唐宏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就是琢磨着,你过的也不太宽裕,不想让你为我背饥荒!”佟志刚一听唐宏这么说,随即直接就把话题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小刚,我帮你,是因为你好的时候,也帮姐夫了!这些年,你在融府,也没少给我甩活儿!”唐宏沉吟一下,直接说道:“你要说,让我借你一百二百的,你姐夫是真没有!但几十万,我想想办法,咱还能办成!”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佟志刚听到这话,裹了口烟头,表情严肃的问了一句:“姐夫,你没瞎整啊?!”

    唐宏一愣,皱眉回道:“瞎整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在融府有今天,不容易,姐夫!”佟志刚低头继续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咋起来的,我心里还没数吗?!”唐宏点头回了一句,随即拉着佟志刚说道:“走吧,先过去看看这个房子,你要觉得不错!咱就研究研究!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佟志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佟志刚和他表姐,还有唐宏一块去了圣保罗花园的售楼处,三人扫了一眼房子后,心里都挺喜欢,所以,唐宏和他媳妇,直接让佟志刚交了一万块钱定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长c,某公墓的私人墓地内。

    融府和融府的朋友们,一共来了将近四五十人,并且都衣着简素的一同上山。

    佟志刚今天穿着一身黑衣,右臂缠着黑布,与另外三人负责抬棺,并且走在最前面,小心翼翼的将棺材放在了墓地的坑内。

    “看着点,别把土整到棺材里!”佟志刚冲着旁边负责放炮和一会填土的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林军穿着黑衣,戴着墨镜,面无表情的冲着阴阳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人都站两排昂,整齐一点,别说话,咱们最后送送张庆杰小兄弟……!”阴阳先生开始在旁边张罗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群后面。

    魏彬,二斌,钟振北,刘卫,罗兵旭等人站在一堆,小声交谈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白瞎了啊!”二斌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融府刚来珲c的时候,拢共不到十个人,里面就有他,融府现在光延市这一块,员工就得有快两百了……!”钟振北感叹一句:“小杰啊,比我命还不好!”

    “我放放炮去!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刘卫和罗兵旭虽然不是融府的人,但他们与融府二代的私交,已经非常瓷实了,两家人在一块走动的非常频繁,所以,此刻他俩心里也不得劲儿,也难受……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无数鞭炮齐鸣!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整整两台双桥卡车的花圈,金元宝,汽车等纸钱直接扣到了私人墓地专用的燃烧点内,随即堆成小山一般后才被点燃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耀眼的火光冲天而起,烧的比二楼还高!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宛如搂着静静站在墓碑旁边,双眼上戴着墨镜,看不清楚表情,而静静哭的无声,但让人看着却无比心碎。

    “弟啊,我刚接到电话,那个开枪打你的人,也已经没了……!”林军往墓前倒着白酒,眼泪在墨镜下流淌,他皱着鼻子,咬着牙说道:“……跟我四年,是哥,没带好你……以后逢年过节,咱们都在这儿聚,走好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小岩站在墓前,抬手扬整整一沓纸钱,咬牙喊道:“元宝美元开道,佑我庆杰一路走好!!”

    “杰哥,一路走好!!!”

    融府的人,站在后面齐刷刷的喊着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一群白鸽放飞,直奔蔚蓝的天空。

    李英姬看着墓前相片呆愣。

    静静左手捂着小腹,一边哭着,一边轻声呢喃的着:“……你个王八蛋……你没了,让我怎么办……我该怎么办……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骨灰盒放在棺材内,随即阴阳先生让人盖棺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一锹锹黑色泥土扬在棺材上,最终将庆杰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掩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