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35 在路上
    融府这边一共开出去四台车,但小岩和李英姬没在一起,而是各自坐在了两台suv车上。火?然 ?文? ?  w?w?w?.?r a n?wen`org所以,后面两台面包车内,压车的分别是那个叫大民的小伙子,和自己争取过来的佟志刚。

    车跑在国道上,速度很快,佟志刚插手坐在副驾驶,目光有些发呆,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抽单张,比大小,一把一百块钱的,有没有人玩?”郭秃子坐在面包车中排座椅上,闲着没事儿的拿着扑克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人跟你玩,我们输了得给你钱,你要输了,就他妈硬强,谁能受得了!”一个小伙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。

    “艹,不玩拉jb倒!”郭秃子绝对是个奇人,他一年四季好像都是一样的打扮,也不知道是衣服太旧,还是他太邋遢,总之让人看着有一股非常埋汰的感觉。这货穿着的鞋,还是当初在饭店跟大柱撕b时穿的那一双,而那一双脚丫子,隔着皮鞋,都能散发出一股酸臭味!

    “秃子,你没事儿能不能捯饬捯饬。你说你,虽然大钱没有,但小钱也不缺啊?!没事儿,买两套衣服,能累死吗?”一个朋友无语的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郭秃子摸了一下脑袋上的戒疤后,嘎嘣一声就掰开手里一掌多长的大卡簧刀,随即像是闹着玩似的,用刀尖就连续怼着朋友的大腿说道:“怎么地,我熏着你鼻子啦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闹,行不行!?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郭秃子再次用刀尖轻捅了一下朋友的大腿,斜眼问道:“闹不闹咋地?!”

    “出血了,艹!!”朋友有点急眼的骂道:“你虎啊?!闹着玩,没深没浅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虎不虎咋地?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b?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傻不傻b咋地?”

    郭秃子完全不讲道理的拿着刀尖,连续捅了朋友得七八下。最后朋友一咬牙,直接打开郭秃子的手掌,随即一边往车后座走,一边骂道:“去你妈的吧,这人没脑子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脑子,咋地……!”郭秃子笑着还要捅。

    “艹,没人搭理你!”朋友皱眉看了一眼,大腿上被捅破的裤子,和满腿儿小眼,十分烦躁的骂了一句:“这真他妈的是一点招都没有……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闹着玩呢吗?”郭秃子一笑,拿着刀直接对着旁边的一个小伙说道:“抽单张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玩!”小伙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玩咋地?”郭秃子拿刀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……就玩五百块钱的吧。”小伙斜眼看着郭秃子这个虎b和他的刀,沉默许久后,点头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是的,这就是郭秃子,为人极致粗鄙且不讲理。但他不管在哪儿,都没人愿意惹他。第一是,这人不管是闹着玩,还是干仗,下手总是没轻没重的;第二是,你跟这样的人撕b,输的永远是你。因为你讲理,他不讲理,你要干仗,还干不过他。所以,只能眯着。

    “抽吧!”郭秃子坐在中排座椅上,拿着扑克就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副驾驶位置上,响起了电话声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佟志刚伸手就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呢?!”唐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路上!”佟志刚面无表情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干啥去了?!”唐宏又问。

    “办事儿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唐宏听到这话,一阵沉默后,再次问道:“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恩!”佟志刚用鼻子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方便?!”唐宏眨眼又问。

    “恩!”佟志刚再次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说,你听着!”唐宏停顿一下,张嘴直接问道:“你是不是去那个地址办事儿?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意思?!我把地址给了小栾,那他们肯定已经去小军家摸点了。现在你突然出去办事儿,那很有可能就是去这个地方!”唐宏有点生气,并且语气很急的说道:“我不知道融府上层是怎么知道的,小栾那边的人已经去了小军家!!但是,你出去办事儿,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!你拿了人家的钱,这时候,你不该给他们报个信儿吗?!如果不是郭秃子被你叫出去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佟志刚皱眉听着唐宏的话,随即声音低沉的回应道:“你就不用等我了,我这去哪儿还不知道呢,现在往沈阳走呢,等我回去给你打电话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什么意思?!你不是去小军家吗?”唐宏一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佟志刚摇头否认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撒谎,这很重要,你知道吗?!如果你们去,给小栾拍在那儿了,对方是绝对不会放过你和我的!他们会认为,是你偷着给融府报信了,明白吗?!”唐宏瞪着眼珠子逼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说不是,就不是!有事儿回去说行吗?”佟志刚语气有点不耐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真不是?!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佟志刚呵斥一声回道:“等我回去,给你打电话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不是就好,那你办吧!”唐宏听到佟志刚这么说以后,才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佟志刚挂断手机,皱眉看向车窗外,这时正好一个蓝色路牌闪过,上面写到,距离文县78公里……

    车辆中排座椅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,秃子,咱不能讲点理,我特么就没听说过,a比2小的!”

    “你玩不玩,你是不是玩不起?!”郭秃子斜眼看着小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块钱,你至于吗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郭秃子掰开大卡簧刀:“至不至于咋地?”

    “别他妈闹了!!!出来办事儿来了,扯他妈什么犊子!”佟志刚突然间,无比烦躁的回头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全部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行行,不玩了,钱给你吧!”郭秃子一看佟志刚状态不对,随即难得没折腾,而且竟然也没生气,直接就把一百块钱给了那个青年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佟志刚骂了一句,随即点了根烟后,皱眉再次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距离文县不足五十公里时,四台车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小岩推门下车,随即叉腰喊了一声:“来,带队的,都下来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佟志刚,大民等人迈步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说一下活儿昂。一个农村,对伙大概两到四车人,手里有没有响儿还不知道!一会我和英姬先进去,你们看见英姬那台车一动,然后就开整!其他人不管,带队的只要一露面,咱拿下转身就走,明白了吗?!”小岩冲着众人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几个带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管好自己手里的人,不到村里,消息不许露给下面的人!“小岩再次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众人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民,小刚,你俩来我车上取响儿!”小岩张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佟志刚点头跟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