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38 大队部院内
    “跑,快跑!”

    张世忠踉跄着从人群中冲出来,随即高声冲丹哥招呼道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追他!”

    这时,小岩和李英姬领着剩余的人,抡着镐把子打散堵在张世忠身后的人群,随即迈步就要追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艹!”小岩伸手直接拽了一下李英姬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!

    “来,我艹你妈的!”一个被打的满脑袋是血的小伙,手里端着沙喷子,再次撸动一下:“来啊!!来,再来!”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小岩扑倒李英姬,俩人滚着直接砸进了院内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红砖墙上顿时荡起一阵火星字!

    “大民,你枪呢!!”小岩急眼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捂着肚子伤口的大民,转身从同伴那儿就要抢枪。而这时,张世忠,丹哥等人已经顺着土路跑散了,但人在外面的佟志刚,却死死的盯住了张世忠,并且迈步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村儿边上,空旷的大野地里。

    “我艹尼玛,你给我站住!”郭秃子挨了丹哥一刀,那就宛若吃了杀父之仇的亏,只死撵着他不放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妈了个b,我他妈都跑到这儿了,你还追啊?!你拿多少钱啊?”丹哥之所以跑,是因为张世忠都已经不在了,所以,事儿再办下去已经没意义了。但他没想到,郭秃子就跟有病似的,狼狗一样撵着自己就不松口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郭秃子抡着镐把子就上。

    “来,我就看看你,你能把我咋地!”丹哥一咬牙,回头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个虎b,在月光下,叮咣的就怼了起来!

    刚开始,郭秃子手持镐把子,而丹哥手里掐着的是军刺。但打着打着,俩人在撕扯间就把手上的凶器,全都干丢了。但即使这样,俩人依旧没停。丹哥滚到农村路边常见的砖头子堆旁边,抄起一块板儿砖,噼里啪啦就是一顿猛砸。而郭秃子虽然手里啥也木有,但一顿王八拳掏过去,也干的不落下风!

    俩人就跟两头活驴似的,踢里哐啷的在地上撕巴了起来。他们姿势虽然喜感,但二人满脑瓜子上流出来的鲜血证明,这俩人是真他妈下死手在对掏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村里,一处民房外面。

    张世忠与一个青年,在与众人跑散了之后,无意中钻到了村里大队部的院内。

    有人可能没去过那种东北农村废弃的大队部,所以,也无法感受这里的环境。但在东北农村,有三个地方是最愿意产生灵异故事的!

    老小学校!

    坟茔地!

    大队部!

    这三个地方,几乎给无数说相声,说评书,写灵异小说的创作家们,提供了丰厚无比的给养!!

    如果你有兴趣,你到东北任何一个农村,等到晚上九点过后,去这三个地方转转。如果你能进去溜达二十分钟,还没被吓的大小便失禁,那你绝对有和恶鬼一战的能力。明年转行当阴阳先生,一年之内,妥妥行业领军人物。

    张世忠和同伴青年,一钻进院内就傻眼了。因为院里的墙很高,并且只有一个进出口,所以,二人一钻进就发现,自己被憋里面了。远处两趟四处漏风,并且看着好像随时要坍塌的大房子门前,全是将近小腿高的杂草。

    杂草中间,摆着一口还没来得及刷漆的白色木头棺材,看着无比渗人,能让你汗毛孔瞬间炸立!

    这种地方,一般没人来,而目前虽然国家号召要火葬,但东北农村的大多数人,依旧保持着土葬风俗。所以,一旦家里有老人快没了,那几乎都会提前备棺材。但这棺材放在家里,让身体已经不行的老人看见肯定犯膈应,而且孩子还害怕,所以,这种棺材,要么摆在自己仓房的房后,要么就会选择这种老大队部,老学校等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的……!”

    张世忠看见棺材打了个机灵,随即双眼瞟着四周,咬牙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翻墙,翻墙走,外面就是大野地!”青年招呼了一声,随即与张世忠迈步就往另外一头的院墙跑去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的土路上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艹,别动!”张世忠立马喊了一句,随后情急之下一扫四周,突然说道:”去那边!”

    数十秒之后,佟志刚拎着刀,满头是汗的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院内邪风轻抚,佟志刚一进门,就看见了那个异常扎眼的棺材!

    “……艹!”

    佟志刚冷不丁一瞅,也是浑身泛起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,眉头紧皱的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公共厕所内!

    一双眼睛透过门缝,就向外面的佟志刚瞟去!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佟志刚扫了一眼院内,发现没有第二个出口后,就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了那个棺材!

    “……这b养的就一个人,出去干了他得了!”躲在厕所内的青年,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!”

    佟志刚硬着头皮,直接从兜里掏出仿六四,随即喉结蠕动,大步流星的就奔着那个棺材走去!

    “……他他妈b的有枪!”刚要出去的青年,瞬间收住脚步。

    院内,两排废弃的平房内,让人一看就脑袋发麻。因为那里虽然漆黑,但是又有着月亮的光芒,所以,你一看过去,总感觉里面好像有点啥。再加上,东北以前这边农村过冬,都要在窗户上打两层塑料布来挡凉风,所以,院内只要有小风一吹,那些还没烂干净的塑料布,顿时哗啦哗啦泛起声响。

    佟志刚也是人!

    他不一定怕片刀,但绝对也对这种环境有些发毛。所以,他干脆不看其他地方,手里攥着枪,直接就走到棺材旁边!

    “艹你妈,出来!”佟志刚拿着枪,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他以为咱们藏在棺材里!”青年急迫的在厕所内低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吵吵!”一个闷闷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!我就要看看里面有啥!”佟志刚一瞪眼珠子,抬脚直接揣向棺材板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薄棺材板,直接被踹开,随即斜着一拉,棺材板一角砸在了地上!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佟志刚迈步往前一上,刚想张嘴喊一声,却突然看见棺材内有个人,穿着古代那种印有铜钱的长衫,但只有帽子,没有脑袋!!!

    “我艹!”

    一声惊呼,佟志刚噗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,本能喊了一句:“艹你妈,谁?!”

    “他看见啥jb玩应了??!啥玩应有人啊??我艹你妈的!”躲在厕所内的青年,被佟志刚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,吓的立即嗷了一声,差点没掉坑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