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46 神经病的日常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张家兄弟二人在办公室内交谈之时,府刚推门走了进来,随即扭头扫了一眼,正低着脑袋挨训的张世忠后,顿时调侃着说道:“他又给你上政治课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张世忠笑着点了点头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行,我救你了,你先出去吧!”府刚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你俩唠吧!”张世忠站起身,随后快步就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张世峰点了根烟,皱眉冲府刚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陶插在融府里的那个鬼,要见见咱!”府刚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鬼,不一直是栾鹏飞在跟他接触吗?”张世峰一愣:“他见咱们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觉得栾鹏飞就是个跑腿的亡命徒,段位不够,所以,鬼只跟他接触,心里没底!”府刚停顿一下,继续说道:“他想见小陶,但小陶根本不会见他!所以,这事儿就甩给咱们了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麻烦!”张世峰有点烦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鬼,有没有可能是反的?!林军故意让给小陶的?”府刚琢磨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太可能!”张世峰直接摇头说道:“因为没有效果啊,即使这个鬼反过来,你会用他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保险点,你别露面了,我跟他谈!”府刚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“也行!”张世峰点了点头,随即继续说道:“这个鬼现在是谁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栾鹏飞还没跟我说!”府刚摇头。

    “恩,行,这事儿你办吧!”张世峰再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世峰旗下,浅水湾洗浴包房内。

    丹哥叼着壶,手里拿着三五千块钱,冲着陪他的四五个技师眯眼说道:“能低头把自己奶头子,完全含嘴里的,一人给五百小费!”

    “你要看杂技啊?!”一个胖胖哒技师,有点懵b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变态不,变态不,你说你变态不……!”一个大老娘们,嘴非常碎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丹哥扫了一眼几人,摆手说道:“开始!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人跟你扯犊子,含不了,再见了!”一个姑娘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哥,你这活儿,咱还能加项不?!”另外一个姑娘,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加啥啊?”丹哥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要低头能舔着下面,你给多少钱??”姑娘非常直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面是哪儿啊?”丹哥眼神一亮,吐了口烟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下面是哪儿?!不就下面吗!”姑娘眨眼说道。

    丹哥顿时不乐意的骂道:“艹,下面大了!!腚沟子,b,阴.毛,都他妈是下面!”

    “b,行了吧!”

    “来,开始吧!”丹哥直接把钱往床上一摔说道:“你要真能舔到,你全拿走!要是舔不着,别说我给你撕开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无语,陪着精神病在屋里就作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外一楼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你家黑店啊?!”一个穿着浴服的青年,瞪着眼珠子喊道:“我三个人,消费,干啥要我五千多?!”

    “你不承诺给技师加钟了吗?”前台经理冲着收银摆了摆手,随即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承诺加一个钟,她给我做k.爆,但你这单子上写的也他妈不是一个钟啊?!这不写着一人三个钟吗?”青年膀大腰圆,说话时非常激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水床你上没上?”

    “上了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上了还墨迹啥啊?!水床不加钟,白给你做啊?”经理皱眉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艹,技师也没告诉我水床还是要加钟的啊。她就问我洗不洗,我说洗啊!你这是隐性消费啊!”青年拿着单子在大厅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吵吵!!我家技师不可能不告诉你,上水床是加钟的!”经理拽着青年说道:“来,咱俩上后面谈去,你别在这儿喊,影响其他人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青年一把直接甩开了经理,随即斜眼问道:“你他妈拽我干啥啊,你还要打我啊?”

    “你喊啥啊?”经理嗷的一嗓子,指着青年的胸口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走廊里面的暗门,顿时冲出来五六个人,手里虽然啥也没有,但眼神都不太友善地看向了青年和他朋友!

    “扯这个是不?!”青年扫了一眼大厅内的人,随即歪脖问道。

    “单子放这儿呢,你结不结账吧!”经理拍着收银桌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丹哥穿着浴服走出来,眼神飘忽的扫了一眼青年,随即二话没说,走到青年旁边问道:“几个意思啊?艹b,还想不给钱啊?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丹哥突然抓住青年的头发,右手从收银桌上抓了一把剪刀,直接捅在青年的裤裆上说道:“艹你妈的,你要没钱,你说话,哥给你垫了就完了呗!但jb我得给你剪下来,你看咋样!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青年斜眼看着丹哥,沉默数秒后直接说道:“行,我刷卡!”

    “给他抹个零头!”丹哥扔掉剪子,随即踩着脱鞋,就大摇大摆的再次奔着房间内走去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青年和他两个朋友结账后离开浴池。

    浴池大厅后面,一个负责锁柜的小伙,斜眼扫了一眼楼梯边上的消防柜,随即将一把军刺,一把甩棍,用毛巾包着就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小云南!!艹,你干啥去了?地扫了吗?全是水!”浴区领班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小伙看了一眼丹哥所在的房间,随即拿着拖布,就奔着浴区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浴池门口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……!”

    四台挡着牌子的出租车,眨眼间停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门推开,刚才因为付账与丹哥发生冲突的青年,拎着一把片刀,直接冲了下来!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其他车里的人,迈步就跟了上去,随后与青年一同进入了浴池大厅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门口一迎宾小伙,扭头看向众人后顿时一愣。随即认出了青年,低头迈步就要跑!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青年从后面一刀剁在迎宾后背,刀尖一挑,直接喊道:“艹你妈的!!!刚才抓我头发的那个呢?!来,把他给我叫出来,咱们盘盘道!”

    “丹哥,来人了!”

    经理扯脖子就在大厅内喊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