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48 性格难以揣摩的毒王
    丹哥这人虽然喜怒无常,看着稍微有点精神病,而且没事儿总爱用祸害人的方式,表达对下面人的“爱意”,你比如谁要跟他在一块抽.大.冰,喝酒,他都往死灌,往死让你加量,你要达不到要求,他可能说翻脸就翻脸,弄不好还动手!

    但如果你长时间和他接触,就会发现这人虽然有点爱祸害人,但你真遇到事儿,他还很少会拒绝,你是三千两千的缺点钱,或者是让他帮你办点事儿,找个关系啥的,只要不过分,他都能答应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

    就这个浴池里,起码有一半的人管丹哥借过钱,虽然数目都不大,但丹哥从来没有张嘴要过,并且心情好了,三百五百的小费,也是咔咔给下面甩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浴池内的人,对他是又爱又恨,有的时候想整点耗子药药死他,有的时候缺钱了,也还总是第一时间想到这个“讲究”的丹哥。

    这个浴池,跟丹哥没多大关系,平时管理都是府刚,张世忠他们,而丹哥在这儿纯属就是为了玩,但今天出事儿之后,他还是把所有医药费全包了,然后直接缝完针,人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阿莱跟着丹哥在医院处理完伤口,本想着丹哥可能会找自己说两句话,但丹哥根本就没扯他,也可以说谁都没扯,自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莱身上有一处刀伤,腿上,身上也全是淤青,所以,领班给他放了两天假,让他稍微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出了医院,阿莱随便找了个带有公共电话的超市,然后买完烟,就拨通了一个座机。

    “喂?!”对方很快接起。

    “哲,我进来了!”阿莱抽着烟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,你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弄的人啊?”阿莱斜眼问了一句:“一帮盲流子,下手没轻没重的!”

    “雇的,周边县的!”阿哲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原本想着那个丹哥会和我谈一谈,但他……跟别人不太一样……好像脑子有点病,神神叨叨的!”阿莱轻声说道:“有点难搞!”

    “别急,自己先稳住!”阿哲劝了一句:“小心点!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数!”阿莱狠狠嘬了一口烟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尽量少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行,挂了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直接结束了通话,而阿莱付钱之前就删掉了拨打记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融府康年。

    “……阿哲和小卓还没信儿啊?”林军冲周天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没问!”周天托着下巴回道:“让他俩干,咱们就少插话!你问多了,他也烦,呵呵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现在一个个牛b的,我连说两句都不敢!”林军长叹一声,摆手继续说道:“过程可以不管,但要尽快!这个小陶,现在一直不动,我心里有点没底!”

    “恩!”周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卓和阿哲这边先弄着,剩下的让圆圆和小乐去圈!!”林军思考一下,皱眉说道:“争取一把活儿,给这小陶拿掉!”

    “……让圆圆和小乐啥时候走!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,你让他俩走的时候……!”林军搓着手掌,小声就跟天叔商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阴阴损损阴阴的就坐在办公室里,一直捅咕了两个多小时,而这次主要研究的就是神秘的小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丹哥混了十来年了,但他在s家庄依旧房无一间,地无一垄!以前他也没买过,但都是住了不到一年就卖了,这人可能也没想过成家的问题,所以,他就是怎么高兴,怎么来,根本不考虑以后的事儿。

    丹哥租的房子内非常简洁,几乎已经简洁到了毛坯的程度,除了屋内安了塑钢窗,门,和刮了大白以外,屋内就一张床,一条网线,就连热水器,柜子都没有!

    每次抽完之后,丹哥都喜欢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,一发呆就是一天,整个人看着非常空灵,非常神奇。

    而也正是害人毒.品的厉害之处,他总能从赤.裸的现实中给你强行拉倒另一个世界去,但这很短暂,根本无法留住。

    在家连养伤,带睡觉,丹哥将近一个星期,连门都没出。

    但这天,一个朋友给他打了个电话,求他办点事儿,而丹哥散完劲儿之后,整个人就陷入到了严重的后遗症当中,大脑极度迷糊,身体虚脱,口腔内已经烂了数处,走路时眼睛时不时就发黑,什么都看不着。

    所以,他接完朋友店电话之后,准备出去转转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。

    丹哥摇摇晃晃的来到了浴池,随即进屋就喊:“谁闲着呢?赶紧给我弄点吃的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吃什么啊?”经理笑着搭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牛肉面吧,加肉,不放辣,嘴疼!”丹哥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!”经理点头应道,随即回头喊了一声:“后面谁在呢?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阿莱从暗门中走了出来,随即抬头问道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给丹哥去对面买点面!”经理拿出了一百块钱:“多点点儿小菜,不放辣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阿莱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!你是……!”丹哥坐在沙发上,眯着眼睛看向阿莱,一时间有点想不起来,这哥们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“那天跟你打仗的那个!”经理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对,是他!”丹哥恍然大悟的说道:“你那天干jb啥去了?咋没上医院呢!”

    “我去了啊……!”阿莱有点懵b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去了吗?”丹哥有点含糊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,是我给你扶上车的啊!”阿莱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,忘了,忘了……!”丹哥摆了摆手,直接说道:“你新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一会把面给我送包房去,我洗个澡!”丹哥扔下一句,随后换上拖鞋就走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阿莱没在吭声,随后拿着钱,就去道对面买吃的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到十五分钟,屋外面进来三个人,其中一人背着帆布包问道:“丹哥在吗?”

    “在包房呢!”经理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小韩!”

    “恩,丹哥跟我说了,你进去吧!”

    “哎,好!“

    三个人点了点头,随即迈步就进了包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