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53 局中局
    s家庄周边县的某条街道上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

    阿莱坐在青年车里,皱眉问道:“你要多少?!”

    “货不错,你便宜点,你手里有多少我就要多少!”青年再次扫了一眼密封袋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便宜不了!”阿莱直接摇头:“我要不着急用钱,根本不可能这个价格卖给你!”

    “咬死就这个价格卖了,是不?”青年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阿莱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给我拿五十吧,就按照二百的价格走!”青年干脆利索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后,你还在这儿等我!”阿莱扔下一句,直接推门离去。

    青年看着阿哲迅速消失在街道上,随即从杂物箱内拿出对讲机说道:“……是个生人,看样像是刚干!”

    “先做着试试!”对讲机内很快有了回应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!”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,对了,市区的那个事儿,我跟你说了吧?”对方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说了,说了……!”青年笑着回道:“这小子手里的货挺像,但数量不对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阿莱准时回到车上,并且伸手从怀里拿出货,直接扔给了青年。而青年随意验了一下后,也从包里抽出一沓钱,递给了阿莱。

    “货我先试试,以后要有,上贴吧看新群的号!”青年嚼着口香糖说道:“行,你走吧!”

    阿莱看着青年,一动没动。

    青年一愣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给你抹二十,一百八一克,你能拿多少?!”阿莱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青年眨巴眨巴眼睛,口中嚼着口香糖,眯眼就问了一句:“你还有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一公斤半!”阿莱干脆的答道。

    青年呆愣许久,随后挠头笑着说道:“呵呵,艹,没看出来,你还是个大户啊!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做?!”阿莱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公斤半,得二十七万!”青年舔了舔嘴唇后,直接说道:“凑个整,25个!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多长时间,我能拿到钱?”阿莱再问。

    “半小时!”

    “行,我告诉你个地方,你让人把钱放在那儿,我坐在你车里不走,直接等着!”阿莱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货你怎么给我?!”青年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阿莱将刀直接顶在青年的肚子上说道:“货我带来了!咱们先小人后君子,你不玩花样,我保证把货给你!”

    “呵呵!你挺专业啊!”青年低头扫了一眼肚子上的刀,咧嘴一笑,似乎根本没拿阿莱的刀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市区内某ktv底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府刚与佟志刚并肩走下了车,身边并无他人。而佟志刚下车第一件事儿,就是把鸭舌帽戴在脑袋上,并且还特意找了个口罩蒙住了脸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是河北!你至于吗?”府刚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人一条命,你说至于吗?!”佟志刚言语冷淡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!”府刚点了点头,随后也没再说什么,直接领着佟志刚就顺着电梯上楼。但往楼上赶的时候佟志刚有意躲避摄像头,所以,一直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说,你还真适合干这种事儿,呵呵!”府刚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佟志刚根本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电梯门敞开,随即府刚迈步领着他拐了两个弯儿后,抵达了包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府刚伸手推开了包房门。

    “刚哥,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酒都上来了!”

    屋内六七个人,站起身就冲着府刚打招呼,而丹哥则是自己坐在沙发上发短信,连头都没抬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佟志刚只粗略的看见屋内有人以后,就立即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“走啊!”府刚叫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让这些人都给我滚蛋!”佟志刚背对着屋内,有些烦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府刚皱眉看着他的背影,停顿三四秒后说道:“都是我身边的人,没事儿的!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?!你我都信不过,我还信你身边的人吗?”佟志刚低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府刚站在门口长长出了口气,随即只能无奈的冲屋内的自己人说道:“你们在这儿玩着,我们再开一个房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府刚单独带着佟志刚离去,而屋内的人,自始至终都没来得及将佟志刚看仔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围县,某小旅馆内。

    “喂?”阿莱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阿哲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回小旅馆了,我跟对面玩了个路子,然后就把货全散给他了。走的时候,我也给他留下尾巴了……!”阿莱皱眉说道:“现在就等他们反应了,但我就怕丹哥这个傻b,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,压根没注意到这边……!”

    “他如果没反应,我有别的招通知他!”阿哲停顿一下后,就简单明了的说道:“我到了,会一直跟着你,如果你挺不住,我把你抢出来!”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有啥挺不住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阿哲听到这话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!”说完,阿莱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ktv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?!”丹哥坐在沙发上,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一次性,散了一公斤半,牙签货,很碎!”对方打着哈欠回道:“老六的一个小兄弟,亲自试了货,跟你说的质量是一样一样的!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散出去的?”丹哥迅速坐直身体问道。

    “宾县!”

    “……肯定是偷货的那个小b崽子!你让老六给我打个电话,我马上往那边走!”丹哥瞬间站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妥了!”

    双方说完,直接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丹哥,你干什么去啊?”屋内的一个青年,一边喝酒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留下俩,剩下的跟我出去办点事儿!”丹哥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四个人起身,迈步跟着丹哥就走出了包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ktv另外一个包房内,放着舒缓音乐,桌上摆着简单的干果和酒水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府刚拧开一瓶香槟,随即一边给佟志刚倒酒,一边张嘴说道:“小陶,你肯定是见不上。但有啥话,你跟我说是一样的!!他能做主的,我都能做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