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55 硬抗着的阿莱
    s家庄市区,张家浴池后门的仓库内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丹哥坐在椅子上,斜眼看着阿莱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!谁的东西你都敢碰,你他妈长几个脑袋?”一个青年拿着皮带,用卡子一头,十分凶狠的往阿莱脑袋上抽!

    “滴滴答答!”

    阿莱被绑在椅子上,脑袋,脸,身上,被皮带卡子抽的全是口子,皮肉向外翻着,十分吓人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你没来之前,这个浴池三年都赶不上一回临检!你告诉告诉我,为啥你一来了,警察直接就把店掏了?!”丹哥坐在椅子上,目光阴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他妈……怎么知道……警察为什么会来……如果是我点的……我他妈有病啊?我偷着拿货?”阿莱眼皮怂搭着,吐字不太清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拿着皮带再次抽在阿莱脸上:“犟嘴?!还犟嘴是吗?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阿莱嘴角淌着混合着鲜血的哈喇子,费力的抬起头看着青年回应道:“你是……你妈了个b……小狗腿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挺有刚啊?!”丹哥看着阿莱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确实拿货了,也让你堵住了,你说吧,你想咋地!”阿莱甩了甩脑袋,声音沙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为啥拿货啊?”丹哥双眼盯着阿莱,右手把玩着大卡簧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,缺钱呗!”阿莱一副事情已经这样,你爱咋咋地的态度说道:“……无意中看见那个小多藏货,我觉得,我能拿,所以就拿了。但警察确实不是我叫来的……就这么点事儿!”

    “你家是云南的吗?”丹哥突然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,咋地呢?!”

    “小b崽子,你别在这儿跟我装硬!!你身上肯定背着事儿,惹急眼我,我他妈给你扔公安局去!”丹哥瞪着眼珠子说道。

    阿莱听到这话,咬了咬牙后,就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为啥来河北?!”丹哥皱眉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重伤!”阿莱咬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重伤!”

    “……因为一个小姐!”阿莱思考半晌,低头说道:“我跟她处对象,客人让她跳脱.衣.舞,她没干……然后在包房里客人把她打了……我喝点酒,回去就给那个客人捅了!”

    “对象呢?”丹哥愣了一下,皱眉又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艹!”阿莱讽刺的一笑:“出事儿第二天,我就准备从云南跑!所以,就给这个小姐打了个电话,让她给我拿两万块钱……我说我是借,稳定了肯定马上就还她……她说不用借,她给我……让我在客运站等着,我从晚上八点,一直等到凌晨两点……她也没来……我一打电话,她号码是空号……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让个小姑娘给射了?!”丹哥嘲讽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谁他妈还没年轻过啊……唉,我跟她睡了一年多,也不谈上亏了……无所谓了!”阿莱不以为然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b崽子,你瞅你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儿!”丹哥十步笑百步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ktv厕所内。

    “喂?世峰!”府刚拿着电话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……融府那边过来的人,我见了!”府刚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他啥意思?”张世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就说想做刘小军这一把事儿!!”府刚单手插兜,嘴上叼着烟回道:“他是被逼到这儿了,心里没办法,才会妥协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就这一把事儿?!”张世峰一笑回道:“那你先答应他呗,别逼的太死!”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!”府刚点头:“他不想见咱家这帮人,心里一直挺谨慎的。”

    “栾鹏飞代表小陶,所以,他们的意思是,融府这个鬼,在没露之前,能满足的都满足他,但他想要撤……那就不好使了!”张世峰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府刚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一会回来一趟!”张世峰想了一下继续说道:“这个鬼回融府之后,继续干活!但办刘小军的事儿,咱们还得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明白了,咱们他妈的也和刘小军没仇,凭啥帮小陶整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呢?”府刚有点烦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我认识小陶是谁啊?!帮他,还不是为了在广州去见上帝的那个吗?!这个b养的,害怕了,到现在都不露面,但暗地里的事儿,却一样没少干!”张世峰叹息一声回道:“林军这把是彻底把他整急眼了!!他再回来,那就是一个血淋淋的回马枪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,我一会过去!”府刚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把小丹也叫来!如果整刘小军,让他和栾鹏飞一块干!”张世峰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府刚开车载着佟志刚离开了ktv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!”佟志刚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个朋友,顺路把你送回去!”府刚开着车回道:“你不用提心吊胆的!你拿钱的都不想露,那我花钱的会想着,让所有人都知道,咱俩有联系吗?!”

    佟志刚听到这话以后,左手托着下巴,就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喂?小丹,你在哪儿呢?……恩恩,行,你等我,我过去一趟……!”府刚用蓝牙耳麦,在电话中与丹哥交谈了几句。

    佟志刚面色凝重的看着窗外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府刚车速很快,没用多一会就赶到了浴池后身的仓库。随即他没让佟志刚跟他下去,而是自己推开车门,走到仓库门口按了一下门铃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丹哥推开仓库铁门,随即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?”府刚扫了一眼手上带血的丹哥问道。

    “抓住偷货的那个了,收拾呢!”丹哥胡乱的擦了擦手掌,抬头问了一句:“你找我干啥啊?”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佟志刚透过贴着深色膜的车窗,本能的往仓库里扫了一眼后愣住。

    仓库内,一个人影坐在椅子上,身形,面容,都让佟志刚很熟悉!

    “……这人是?!”佟志刚皱着眉头,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仓库内的人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