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56 一根手指(加更1)
    仓库门口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世峰叫你过去的,说点事儿!”府刚抱着肩膀冲丹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!”丹哥停顿一下后,直接点头回道:“你等一会,我进屋把这点事儿处理完!”

    “快点,我在车上等着!”府刚嘱咐了一句,随后转身走了数步,拽开车门就上了车。

    此刻,佟志刚脑袋上戴着鸭舌帽,皱眉继续看着仓库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仓库不到三百米的某条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进去快一个小时了!”阿哲抽着烟,难得露出焦躁的表情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时间越长,越说明没事儿!!再等一等!”小卓张嘴安抚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问题是里面发生什么事儿,你和我都不知道!如果阿莱真要被那个傻b丹哥处理了,咱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!”阿哲咬牙说道:“在这儿他妈的等着毫无意义!”

    小卓知道此刻阿哲心里非常担忧,所以,只能选择沉默,不去劝说。因为他现在心里很急,你越劝反面效果越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仓库内。

    丹哥大摇大摆的走到了阿莱面前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阿莱抬头看向了丹哥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做事儿,最jb讲规矩,一就是一,二就是四……三肯定不能是五,你能理解不?!”丹哥舔着嘴唇,伸手抓过阿莱的手掌:“小哥们,你拿我朋友货,我要让你赔点钱,你他妈也没有,所以……你得遭点罪!”

    阿莱看着丹哥,咬了咬牙后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社会就是这样……敢迈步的,别怕疼,怕疼的,别迈步……!”丹哥一咬牙,随即攥着阿莱左手小拇指的手掌,突然往上一抬!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在屋内泛起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阿莱一声惨叫泛起,身体不受控制的突然窜起,带着凳子咣当一声就倒在了地上!

    屋内所有人,当听见那一声脆响的时候,整个身体都不自觉的泛起了密密麻麻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给他送医院去,钱我掏!”丹哥扔下一句后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啊!!啊!”

    阿莱后背上绑着椅子,但还是右手捂着变形的左手小拇指,疼的脑袋瓜子咣咣磕着地面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个胆儿,上非洲艹大象去,估计都没啥问题……!”一个青年拽着阿莱的身体说道:“整个s家庄你打听打听!!哪个精神病院敢治疗丹疯子?你连他的货都敢黑……你说你得缺心眼到什么程度……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丹哥一边擦着手掌,一边就要拽开车门,坐上府刚的车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府刚降下车窗,直接冲丹哥说道:“我这朋友怕见人,你开你自己的车走!”

    “我有事儿和你说!”丹哥顿时一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电话说!”府刚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妈了个b的,当墙头草的,就这点胆儿啊?!”丹哥挺不乐意的冲车里扔下一句:“篮子一个!”

    坐在车辆后座的佟志刚,听到丹哥的话,咬了咬牙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有完没?”府刚皱眉呵斥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!”丹哥这一个艹字儿,说的那绝对是顿挫有力,包含了无数种对这种墙头草的鄙视和瞧不起。

    “你别跟他一样的,这人天天抽,脑子不太好!”府刚安慰了一句佟志刚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说的也没错!”佟志刚皱眉回道:“这喝酒的,吸.毒的,比你们实在,愿意说两句真话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府刚一笑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口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,丹哥出来了!”小卓冲阿哲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阿哲迅速抬头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街道口,府刚和丹哥的车并排停在了红灯线内,正在等着变灯儿。

    “……人也没坐满,为啥会开两台车呢?”小卓扫着对方车辆,有些疑惑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,刷!”

    阿哲没有看对方车辆,而是将目光向着仓库方向扫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小卓拿起街边随处可见的工艺望远镜,对着对方车内就要瞧瞧情况!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红灯变绿灯,对方两台车,迅速起步拐弯。

    “艹?!这个人……!”小卓用望远镜扫了一眼府刚车内,目光有那么两秒,正好看见佟志刚一个侧脸,但也只是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阿哲咬牙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小卓猛然回头,只见仓库门口,阿莱被四个人架着,满身是血的被抬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阿哲在车里拿起军刺,有那么一瞬间,想冲动的拎刀下车。但当他看见没有阻拦自己,可却一脸凝重的小卓时,怒火又被理智压了下来!!

    “……挺过去,事儿就不难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丹哥,我早晚让他从假傻子,变成真傻子!”阿哲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府刚车内。

    “喂?!什么事儿这么急,不能等会下车再说嘛?”府刚耳朵上卡着蓝牙耳麦,声音颇显无语的冲电话内的丹哥回道:“……就一马仔,你打听他干啥?!……你身边不有人吗?……说的也是……行吧,我帮你问问!他老家在哪儿?云南是吧?!恩,我知道了,有信儿告诉你!”

    佟志刚眯着眼睛看着府刚后脑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府刚给佟志刚安排在了一个酒店,并且特意开好了包房。

    “……叫点荤的不?呵呵!”府刚站在门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佟志刚干脆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明天我来找你!”

    “行!”佟志刚点头。

    “早点休息!”府刚嘱咐了一句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而佟志刚站在门口等了十几分钟后,根本没住府刚给他开的房,而是下楼单独开了一个,随即才迈步回到了酒店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包房内。

    佟志刚宛若雕塑一般坐在沙发上,皱眉抽着烟,表情相当纠结。

    他无意中发现一个事情,而这件事情,可以让他再发一笔横财,也可以让融府费劲千辛万苦的几个月运作,瞬间化为泡影!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佟志刚吐出口烟雾,低头看着茶几桌上自己的手机,目光复杂且深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