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083 锁在笼子里的小人物
    晚上,十点钟,去往广x高速上的某服务区内。?燃?文小?说?  ?? w?w?w?.?r?a n?wen`org

    “喂?!”阿莱拿着电话,站在超市内一边买水,一边快速说道:“往广x走呢!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听着!”阿哲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中午,丹哥临时接到通知,然后就让我们收拾东西,下午的时候,我们就离开了海口!”阿莱语速很快的冲电话说道:“我确实看见了大春,他就在丹哥的车上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去哪儿?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丹哥没说!”阿莱摇头。

    “丹哥,给没给你们别的指示或者暗示?”阿哲想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好像就是要送大春走!”阿莱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我知道了!”阿哲思考一下回道:“你方便的时候给我打电话,如果旁边有人,不用硬来!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行,我不跟你说了,油加完了,我得回去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长c,融府康年。

    “突然就从海口走了?!”林军挠了挠脑瓜皮,张嘴继续说道:“如果要处理大春,那在海口就可以办这事儿办了,还必要送走他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周天抽着烟回道:“那就是张世峰要保大春,所以,才把他迅速送出海口!”

    “你还别说,张世峰如果真要是这样办的事儿,那这个人,我还真就高看一眼!”林军背手赞叹道:“……是个爷们!!有刚!”

    “……阿哲和小卓那边怎么办?”周天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咋想的?”林军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就别放长线了,现在他们那边已经开始人吃人了,张世峰想保大春,那江坤,陈继欢他们肯定不干!”周天舔了舔嘴唇说道:“直接开火,把人弄咱们这儿来!”

    “可以,整吧!”林军直接点头。

    “阿哲和小卓手里的人,够呛能够!”天叔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不够呢?!他不从云南领回来十多个呢吗?”林军惊愕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够!但我不能说……!”天叔直白无比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艹!”林军狂汗,随即眨巴着眼睛回道:“让圆圆和小乐往那边赶!”

    “哎,就是这个意思!”天叔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清晨。

    丹哥这边的两台suv开进广x地界,随即奔着某市一郊区赶去。一路上大春的话非常多,经常扯着车里的人聊天。但奇怪的是,一向抽大了就嘴碎的丹哥,却出奇的沉默。

    开了不到俩小时,车进了山内郊区,随即停在了一处二楼旁边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就在这儿了,东西都拿下来!”丹哥阴着脸冲众人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住这地方啊?!无线网都没有!”一个青年随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我用不用给你盖个五星级宾馆?”丹哥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青年被骂的一愣,随即尴尬的笑着回道:“我就随口一说,哥……!”

    “净你妈b怪话!”丹哥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青年一边拿着东西,一边挺不解的冲阿莱问道:“他又咋的了?!我也没惹他啊!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了,少说,多干吧!”阿莱也感觉丹哥有点怪。

    当天中午,众人在二楼暂且住下,而丹哥则是与二楼房主,还有大春等人单独吃了顿饭。至于阿莱等人,完全没有资格上桌,所以,也就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海口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人到广x了,事儿还没办呢?!”陈继欢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都在广x住下了!”对方回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他们到底想干什么?!这个张家怎么他妈的没有一个人说话有准呢!”陈继欢烦躁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哥,怎么办啊?”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陈继欢沉默许久后,咬牙说道:“这帮人不靠谱,你再盯一下,等我电话!如果他们不办,你就弄!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陈继欢直接挂断了手机,随即思绪良久后编辑了一条短信,并且直接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对方回了一条,语气非常坚定的回道:“我他妈怎么做事儿,不用你来教我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,大春媳妇从s家庄飞到了广x,随即乘坐四个小时的车,在深夜抵达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啊?!老板当的好好的,咋突然让你跑了呢?!”大春媳妇进屋之后,刚放下行李,就张嘴质问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大春伸手拽着自己的媳妇,让她坐在了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啊?!”

    “想你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起开,我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大春翻身直接将媳妇压住,随即简单粗暴的开始脱着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病啊?!门还没关呢!”

    “没人来!”大春回了一句,随即低头亲了下去。

    二人在这个有些潮湿的屋内,非常激烈的开始z.爱。而大春看着自己媳妇的眼神,也与之前在家的时候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楼的某房间内。

    丹哥吃着生花生喝着高度数白酒,眼睛眯缝着,不停的摇头,不停的举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一点多。

    大春搂着媳妇躺在床上,目光看着天花板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了?!”媳妇躺在大春胸口上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抽根烟,抽完之后,让人送你走!”大春声音沙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媳妇一听这话,顿时坐起骂道:“你他妈的到底怎么了,出什么事儿了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就别问了,让你走,你就走!”大春叼了根烟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大春!!我他妈要是没抱着跟你过日子的心态,你死不死的,跟我没一毛钱关系,知道吗?!”媳妇很激动的说道:“……我说的是玩玩,你说的是要结婚!!所以,我认真了,你明白吗?!我拿你的话,当真事儿了,明白吗?!”

    大春听到这话,手掌颤抖,嘴角抽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“不等了!!他们不定啥时候能到,咱们自己过去!”阿哲冲小卓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,乐哥告诉我,要一起!”小卓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!”阿哲扫了一眼手表,轻声回道:“再等一下,要是还不来,我过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楼旁边的无名公路上。

    “欢哥,还是没动静!”一台越野车内,有一青年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等了!”陈继欢思绪半晌:“干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