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08 孤儿
    郭秃子在听到佟志刚说,要做了栾鹏飞以后,心里就什么都明白了过来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

    客房内,二人低头抽着烟,都不吭声,而一向大咧咧没什么顾忌的郭秃子,在连续抽了两根烟之后,抬头问了一句:“必须得做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为融府考虑?”佟志刚舔了舔嘴唇,手掌颤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是为了你考虑!”郭秃子咬着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和尚,我退不出来了!”佟志刚抓着头发,声音沙哑。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郭秃子听到这话,再次裹了烟头,随即骂道:“你他妈的怎么会摊上这事儿!!”

    佟志刚沉默着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郭秃子皱眉看着窗外,随即掐着烟头干脆的说道:“我帮你!”

    佟志刚听到这话抬头,双眼通红的回道:“我实在没办法,才找的你!”

    “不说了,你干,我就跟着你!”郭秃子根本没有刨根问底的让佟志刚说清楚,而是在知道这件事儿以后,选择了帮佟志刚一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六点多。

    方圆在医院旁边的小饭店吃饭之时,接到了卫队的回信儿。

    “哎,哥们!”

    “你那个事儿,我给你整完了!”卫队开门见山,直接回应道:“我从他微信上绑定的银行卡,查了一下他的身份信息!这小子,真名不叫栾鹏飞,他叫栾鹏,内蒙人,今年二十七岁,有过5年当兵入伍的经历,22岁时转业回到地方,后因伤害罪在看守所呆了九个月,最后因庭外和解进行良好,而被判了一年半实刑!”

    方圆听到这话,眨眼问道:“当了五年兵?16去的?”

    “恩!”卫队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那个伤害的案子你了解了吗?!”方圆又问。

    “扫了一眼!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!”

    “就是普通的酒后闹事儿,他拿刀给对方扎了!”卫队停顿一下继续说道:“我知道你想问啥!按正常判决来说,他这个得靠在重伤上,但明显有人给他办这事儿了,法鉴做的是轻伤,被害人也没追究,所以,才判的一年半实刑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方圆点了点头后,张嘴又问:“他当兵之前的资料没有!”

    “他是孤儿!”卫队直接答道:“没爸没妈,吃政府饭长大的!”

    “啊??!”方圆听到这话,顿时惊愕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点好,90年之后,咱们国家就已经注重这种福利保障问题!他的岁数,正好踩上了政府对这事儿热情高涨的时期!要他妈换在90年之前,这小子现在不是火车站的盲流儿,也得饿死!”卫队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卫队,这事儿你还得帮我打听打听,主要重心,就是在孤儿院这边!”方圆立即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卫队一笑,随即调侃着问道:“这小子,真是给你亲戚砍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方圆一愣,随后回应道:“对,对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卫队点头答道:“我给你找找他在那个孤儿院,但具体的事儿,你得自己过去问!因为他所在的这个机构,肯定是在内蒙!”

    “哎,行!”方圆立即应道:“这事儿完了,我好好安排安排你!”

    “艹,你净整些没用的,再联系!”

    “恩,好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服务员,买单!”

    方圆打完电话之后,立即冲小饭店老板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周天把方圆的话听完之后,搓着手掌问道:“他没有家?!”

    “对,老卫是这么说的!”方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没想到他还是个孤儿。”周天还是挺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得给那个小袁打个电话,让他内蒙走一趟!”方圆提了个醒。

    “恩!”周天应了一声,随即指着方圆说道:“你和他联系就行!最好能打听打听,这个栾鹏飞在那个部队当过兵,他和那个小陶,也有可能是在部队熟悉的!”

    “我问问吧!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陶这么谨慎,一直没露面,但却能信任栾鹏飞帮他跑腿,那说明俩人关系很铁!”周天喝了口水,继续补充道:“而这个栾鹏飞,岁数也不大,履历也并不复杂啊!所以,部队和孤儿院,很有可能是俩人认识,并且建立信任的地方!因为就照小陶的这个谨慎的艹行,你很难在社会上,跟他交朋友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回头给小袁打电话,具体的事儿,我跟他谈!”

    “行,你这么跟他说……!”天叔还想嘱咐两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病房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“刷,刷!”

    方圆和周天直接扭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小卓气喘吁吁的咽了口唾沫,随即张嘴说道:“叔,你出来看看,栾鹏飞那边出了点问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重症监护室内的栾鹏飞,直接被推倒了急救室。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主治医师一边快速的往急救室走,一边皱眉冲护士问道:“什么情况?!”

    “……腹部的中枪部位,出现两处新的出血点……刚开始是纱布湿了,小刘以为是正常现象,但出血面积越来越大,现在已经止不住了!”护士长加快步伐说了一句:“具体原因,我们也不清楚!”

    “马上组织抢救!”医生伸手推开抢救室的门,摇头说道:“还要检查,很有可能是暗伤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急救室的灯再次亮起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方圆,周天,还有小卓大步流星的赶到了急救室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盯死了吗?!”周天冲小卓问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没人过来整事儿!”小卓非常坚定的说道:“我一直在这儿看着!”

    “栾鹏飞二次抢救的事儿,不能让别人知道!”周天非常严肃的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小卓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快捷宾馆包房内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佟志刚撸动了一下枪栓,随即声音沙哑的冲郭秃子说道:“不能在医院干他,小卓一直在盯着呢!咱们只要过去,他就会多想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“等!”佟志刚低头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口。

    军哥在回家的路上充满了迷茫,他身份证被甄别以后,陷入了困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