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10 还是没走了
    警车上。燃? 文小说 ??   w?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“哥们,没事儿,用假身份证最多也就是个行政拘留!”紫毛青年开始给林军做着功课:“一会你别咬我卖票!你就说,咱俩是朋友,让一黄牛给骗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给我滚!”林军一听到让黄牛骗了这几个字,顿时牙疼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骂我干啥啊?!”紫毛青年还挺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胸口憋到炸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啊,我忘了,你不敢拿身份证,那身上肯定是有事儿啊!”紫毛青年琢磨了一下后,立即小声补充道:“这样!你不咬我卖票,我也不咬你没有身份证!咱俩就按我教你的说,你就说,你是我朋友,身份证丢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b?!你以前干过吗?!我艹你血奶奶的,哪个人会拿假身份证进安检?!”林军咬牙骂道:“找你买票,我也真他妈是瞎眼了!你不说,港口就跟你家似的吗?想咋来,就咋来吗?!”

    “跟我家似的这没错!但问题是家长今天不在啊,我王哥没出勤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军一把抓住紫毛青年的头发,随即一个大嘴巴子呼过去骂道:“你快去你妈了个腚的吧!!滚,你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“你俩干什么呢?!闭嘴,分开坐!”副驾驶的警察顿时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嘚瑟,你不敢拿身份证,那肯定是有事儿!”紫毛青年舔着嘴上的小铃铛,一点不知道愁的冲林军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早晚得让人干死!”林军含恨骂了一句,随即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林军身份在派出所被查出来,随后被直接送到了市局,而紫毛青年则是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晚上,市局提审室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铁门被打开,随即一位挂着刑警队长警衔的中年,手里捧着一个玻璃杯,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林军抬头看了他一眼,但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搞的,拿假身份证过安检?!这事儿不像你能干出来的啊。”中年笑着冲林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招了呗!”林军一笑,也没多解释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海口是个岛,没有这个黄牛,你也出不去!”中年一笑,直接坐在了林军对面。

    林军听着中年与自己说话的口吻,心里觉得,此人立场似乎跟自己并不对立,所以张嘴问了一句:“……您贵姓!”

    “我姓黄!”中年小声答道:“郑总,我们吃过饭!”

    林军一听这话,顿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需要打个电话不?!”中年喝了口水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!”林军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打吧!”

    中年说话间,就从桌上把林军被没收的电话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。

    林军拨通了,周天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进来了!”林军坐在椅子上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周天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啥大事儿昂,咱该找谁,找谁!”林军紧跟着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整的啊!”周天有点上火。

    “……唉,事儿都出了,就不说了!”林军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直接挂断手机后,林军紧跟着又给宛如拨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喂,老公!”

    “我在海口出事儿了,你过来一趟吧!”林军语气平稳的说道。

    宛如听到这话,愣了半天后应道:“……哦,我知道了,我马上订机票!”

    “恩,不用急!有事儿跟天叔沟通!”林军语气平淡的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哎,好!”

    “不说了,我挂了昂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在哪个分局,估计会去哪个看守所?!”宛如语速加快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在秀英,去哪儿还不知道呢!”

    “好,我记下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

    二人聊了两句,随即也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黄哥,谢了!”林军直接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打完了?!”中年一愣。

    “恩,打完了!”林军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找老郑,事儿可能会简单点!”中年暗指了一句二爷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先不麻烦他!”林军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中年没有再劝,而是指着门外说道:“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!”林军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,林军前两次进看守所,原因,理由,都很充足,那么这次他进去,完全就是给贺领导心里找一个平衡。事儿是上次二爷在海口开峰会的事儿,而刑事拘留书上写的也是,林军指示他人伤害,寻衅滋事。

    当初,在海口,李英姬和翟耀那边的小峰发生矛盾,确实刀对刀的整起来过!但你要说,这事儿是林军指示的,那完全是扯淡。因为林军刚开始根本不知道这个事儿,甚至现在脑子中对这个事儿的印象,都模糊了。

    签刑事的时候,林军笑着冲办案人说道:“你们也是挺遭罪的,上面一句话,你们啥屎都得往外挖!呵呵,艹,这事儿我都不记着了,你能写的这么清楚?!”

    “别着急,你在里面呆的这段时间,我继续往下挖!!”办案人笑着说道:“抓你这种事儿,那不是一抓一个准啊!”

    “恩!”林军点头过后,直接签字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秀y区看守所内。

    “蹲下!”

    监内管铺的人冲林军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军靠在监门门口,斜眼看了一眼管铺的,随即迈步就往铺板上走。

    “哎呦,大哥!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林军猛然回头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就说,你身上肯定有事儿吧!”紫毛青年显然刚被教过规矩,浑身一.丝.不.挂的蹲在便器里,挺jb开心的冲林军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有你妈了个腚!”林军一脚丫子直接蹬进了便器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还敢在这儿动手!”管铺的嗷唠一嗓子,铺面上直接站起了四五个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大哥,大哥……!”紫毛青年蹲在便器内,挡着脸喊道:“别薅我jb!”

    “艹你大爷的!!今儿,我要不给你这玩应薅下来做成腊肠,实在难治你这个吹牛b的嘴!”林军含恨骂了一句,随即堵在便器口给紫毛青年一顿猛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西z地区,私立医院。

    晚上,十点。

    已经二次抢救过后的栾鹏飞,躺在床上突然鼻孔窜血。

    “叫病人家属吧,喘气的时候,还能看一眼!”大夫摇头摘掉手套吗,随即皱眉冲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走廊内泛起一阵脚步声,周天,方圆,还有小卓匆忙赶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