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14 不愿看着门徒,离我远去
    客栈内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“我送吧!”李英姬摆手冲佟志刚说道:“你俩歇着吧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拉倒吧,你一开车就犯困,还是我俩去吧,换着开,一会就回来了!”佟志刚摆手说道:“昨天我觉都睡足了,这会也不咋困!”

    “小如,要不你在楼上开个单间得了!”周天背手挽留了一句:“我看他这儿还有空房呢!别连夜往回赶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一会还要写个发言稿,在这儿也没时间休息!”宛如铁人一样答道:“去机场喝个咖啡就精神了!”

    “那行吧!”周天没再挽留:“志刚,你俩给她送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佟志刚直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商量完毕后,宛如去楼上叫下来她的女秘书,最后俩人简单收拾了一下,就跟着佟志刚和郭秃子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路上慢点昂!”周天冲着佟志刚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天叔!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!”宛如冲天叔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恩,军的事儿,你放心,不会有大问题的!”周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恩!”宛如抿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,佟志刚开车,郭秃子坐在副驾驶,随即载着宛如和女秘书,就迅速离开了客栈。

    门口处,李英姬看着宛如离去的背影,摇头感叹的说了一句:“哎呀,大傻军这回是真捡着好媳妇了!两天跑三个地方,手里的工作还没扔!这样的姑娘,你上哪儿找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苏莎不也挺难找的吗?!”周天斜眼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光难找,还他妈难搞!”李英姬叹息一声回道:“叔,你发现没,我自从遇到苏莎之后,就不怎么装b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周天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那是真收拾啊!!你知道我为啥不敢嫖.娼了?人家跟我说了,我要敢出去嘚瑟,嘴里得含个电.动.棒!淌一下哈喇子,就扇一个嘴巴子!”李英姬说道:“三十五岁过后,我满口烤瓷牙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倒插门难啊!”周天憋了半天,拍着李英姬的肩膀说道:“难啊!!你也不容易!”

    “喝点,啥也别说了,咱俩喝点!”李英姬说话间就跟周天走进了客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,机场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宛如扫了一眼手表,随后点头冲佟志刚说道:“时候也不早了,你们回去吧!我喝点咖啡,就等着七点十分登机了!”

    “那行吧!”佟志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回去慢点开昂!”宛如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,嫂子!”

    “恩,那你去吧!”宛如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,好叻!”

    简单的交流过后,佟志刚重新坐上车,随即与郭秃子一起离去,而宛如则是和她的同伴,一块进了机场大厅更换登机牌,随即过了安检,进入了vip候机室等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!”郭秃子坐在副驾驶,一边喝着啤酒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儿的路远,我们来回一共花多少时间,他们根本不知道!”佟志刚眯着眼睛答道:“咱俩现在就回去干,我已经想好怎么整了!”

    “行!”郭秃子话语简洁的应了一声,随即掏出了一把仿六四。

    “不能用这个!”佟志刚皱眉制止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的呢?”郭秃子一愣。

    “这个响儿是融府的,用了麻烦!”佟志刚低声回道:“我还有一把响儿和子弹,用那个!”

    郭秃子听到这话,沉默许久后,随即突然抬头问了一句:“志刚!有个事儿,我想说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

    “栾鹏飞身边有小卓看着,如果咱俩回去碰见了他,那他肯定拦着!”郭秃子咬了咬牙,脸色红润,嘴里满是酒气的看着窗外又问:“真到关键时刻,咱俩是冲他开枪,还是不办了?!”

    佟志刚听到这话后,同样沉默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郭秃子看着窗外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栾鹏飞必须死!”佟志刚面无表情的盯着风挡玻璃,声音沙哑的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郭秃子听到这话之后,心里咯噔一下,随即面无表情的喝着啤酒,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客栈内。

    周天在李英姬的房间一边吃着花生米,一边喝着啤酒,不停的扫着手表。

    “……会不会弄错了?”李英姬皱眉冲天叔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天叔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要说他贪点钱,在工地上抽个缝子,这我信,但你要说他吃里扒外,我真觉得……不太可能!”李英姬脸色红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英姬,他和你不一样,你知道吗?!”周天沉吟一下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叔,我在融府有今天,是靠我的家庭背景吗?”李英姬非常认真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俩的区别,不在这儿!这么说吧,你爸就是联合国主.席,你不行,你也在融府呆不了!”天叔干脆的回道:“因为圈子容不下你!”

    “那我和佟志刚区别在哪儿呢?”李英姬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区别在于,你的生长环境决定,你面对一百万的诱惑,可能连眼皮都不眨!!但佟志刚面对一百万的诱惑,得咽唾沫,得犹豫!”周天铿锵有力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英姬听到这话,无言以为。

    “……英姬,你到了我这个岁数,你就会明白。钱过了一定数字,可能就不是那么主要了。”天叔长叹一声说道:“我身体不好,真说不定那天就死了!你给我一千万,我够花,你给我一百万,我也够花!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理儿!”李英姬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天叔喝了点酒,脸色红润的拍着李英姬的肩膀说道:“我是看着你们从男孩变成男人的!!你惹事儿,我不怕,我就怕,你们心不在这儿了!我他妈看着长大的孩子,出去给别人当眼!我心里什么滋味?”

    李英姬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唉!我比你更不愿意相信是他!”天叔说到这里,生嚼了两粒花生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客栈不足两公里处。

    佟志刚撸动枪栓,脸上蒙着口罩,衣服外套反穿,声音低沉的说了一句:“一定不能受伤,一旦受伤,那就全露了!进屋先拉闸……大家都太熟了,蒙着脸,他们也能认出来!”

    “恩!”郭秃子皱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佟志刚喘息一声,随即与郭秃子快步前行。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,二人从客栈厨房故意没锁的窗户,摸黑跳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