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20 小袁的突破
    在饭桌上吃完饭,众人一块回到了酒店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“你一会干啥去啊?”大脑袋冲着阿莱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睡觉呗!”

    “他这酒店有别的节目,玩会不?”大脑袋龇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真有活力啊?狼狗似的跑了两天高速,你还有心思扯蛋呢?”阿莱一笑。

    “一天要没有点蛋扯,那还混着啥意思啊?!”大脑袋再次招呼了一声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去了,太困了,睡一觉再说吧!”阿莱拿着房卡就要回屋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丹哥把宝房门推开,随即探头冲着众人喊道:“来,都进我屋!”

    “完了,来活儿了!”大脑袋挺扫兴的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我去!”阿莱楞了一下过后,顿时挺丧气的说道:“这是一点都不让歇着啊!”

    “快点的!”丹哥再次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众人没在停顿,而是迈步就走近了丹哥的客房。

    屋内,张世忠没在,只有丹哥和一不知道从哪儿整来的小娘们。

    “介绍一下啊,微信上卖b的!”丹哥粗鄙的冲着众人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讨厌,你!“小娘们的脸刷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小姐们啥的,都叫来吧!”丹哥冲着小娘们叽咕叽咕眼睛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给你问问!”

    “恩!”丹哥点了点头,随即转身冲着进来的这帮人说道:“世忠随时可能安排活,你们都在我这屋呆着吧,咱打会麻将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后一愣,但如果是平时丹哥这么说,那肯定有人会问,你办事儿就办事儿呗,给我们都叫一个屋来干啥?可刚才在饭局上,大脑袋把事儿跟众人说了一下后,大家就都没有怪话了,主要怕丹哥多想。

    “先打八圈,谁玩谁过来!”丹哥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玩会!”大脑袋打着哈欠就往桌子那边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玩吧,我躺床上睡一会!”阿莱打着哈欠,坐在床边说道:“有事儿叫我就行!”

    “睡吧,睡吧,一会我累了,你接我!”瘦高个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阿莱脱了鞋后,穿着衣服就躺在了床上,随即背过身,就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没到两分钟,搓麻将的声音响起,而阿莱躺在床上,心里也已经开始合计了。

    不用想,大脑袋刚才在饭桌上说的话,肯定是丹哥和张世峰授意的,大春和西z的两次事儿,明显已经引起上面注意了!而大脑袋说的,这次来沈阳不一定是针对自己这帮人的话,也纯属是放屁!

    在饭店内,大脑袋给这帮人透信,随后紧跟着丹哥就把所有人都叫进了包房!

    这目的多明显啊?!

    这次来沈阳,就是冲着丹哥手底下人过来的,目的就是找出给融府透消息的人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阿莱有点懵,因为事儿来的太急,完全不给你反应的时间!

    现在难点在于,自己只要有出格的举动,那肯定会被人盯上!因为张世忠和丹哥能故意把消息露出去,就是要背后看你是人是鬼,你现在有异常举动,那就是找死!

    其次,大脑袋说,这次张世忠和丹哥来沈阳,是要见一个人,而这个人很有可能是融府那边过来的,并且他有办法知道,丹哥的队伍里,谁是鬼!

    但大脑袋这话,可信吗?

    阿莱有点琢磨不定,因为如果这话是假的,那张世忠和丹哥后面要怎么演呢?大家如果都没有异常举动,你后面怎么收尾呢?但如果话是真的,那融府里面有一个私自跟张家联系的人,自己绝对危险了!

    他敢来,那说明肚子里肯定有货!

    而且融府内有这样一个人,绝对是个祸害,弄不好会坏大事儿!

    该怎么办,阿莱躺在床上闭眼装睡的时候,心里一直在想着这事儿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内蒙孤儿院。

    “来,喝点水!”费院长给小袁和同伴,一人倒了一杯白开水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!”小袁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费院长迈步坐下,随即戴上眼镜,从抽屉里拿出一沓资料递给了小袁:“我看了一下,上面记载的东西不多,你可以拷贝一份!”

    “哎,好!”小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原本昨天就想叫你过来,但我打听了一下,当年照顾这个栾鹏的员工,所以,还真帮你问出了点信息!”费院长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信息?”小袁低头扫着资料,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栾鹏,当时是要被领养的,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,他就没去上!”费院长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小袁听到这话,顿时抬起了头:“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“呵呵,02.03年左右,国内经济普遍抬头,尤其搞房地产行业的,更是资本充裕!所以啊,我们这种社会福利机构,总会被刚刚兴起的资本盯上,这个我不说你也懂,他们业余时间搞点慈善,对媒体,对官方,都有一定利益可图!”费院长说的很赤.裸。

    “恩!”小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,那个时候,我们院确实送出去很多孩子,而且基本都被人领养了!”费院长再次补充道:“那时候东北有一个地产公司的老总,要在内蒙这边开个工程,所以,受人指点,就到了我们院转了一圈!后来,有一个小姑娘被院里推荐了过去,他也表示愿意领养!但这个小姑娘就算有一个愿望吧,想让这个栾鹏跟她一起被领养!哎呀,说白了,可能就是两个孩子,在一块呆久了,成朋友了,因为那时候他们岁数都不大!”

    “东北的地产老总!你知道他叫啥吗?”小袁迅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叫什么,我还真不知道,但那个照顾栾鹏的人说,他姓吴,公司好像叫什么亚龙……!”费院长皱眉答道。

    “啊?!”小袁瞬间愣住,随即双眼放光的再问:“那个女孩叫什么你记得吗?!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因为她是我们院的!”费院长点头:“她大名儿叫温函,小名叫沫沫!”

    小袁听到这话,汗毛瞬间炸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