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27 闯红灯
    酒店,走廊内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阿莱扫了一眼服务员,直接不耐烦的摆了摆手:“没叫按摩,你找错了!”

    “不对呀!您不姓解吗?!”服务员张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阿莱听到这话一愣,因为阿哲姓解。

    “……您看这个单子上面,是您的电话吗?”服务员拿着个下单本,歪脖冲阿莱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阿莱上前一步,随即服务员点着本子下面说道:“就这个电话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服务员把掐着单子的拇指往左挪了一下,随即阿哲往单子下面一看,上面写着一行小字。

    “别动就是安全!”

    “是吗?!”服务员再次用手挡住字体,随即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阿莱停顿不到一秒,立即回头就冲瘦高个问了一声:“你叫的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敢吗?!”瘦高个摆手直接冲服务员说道:“你弄错了,我们没叫!”

    “前台记错房间了?!”服务员嘀咕一声,随即点头回道: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瘦高个回了一声,随即冲阿莱招呼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阿莱听到他的话,站在原地沉默数秒,随后笑着说道:“问问丹哥,大脑袋,他们吃不吃啊?!顺路带回来点呗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瘦高个一愣:“你问他,那还能出去了吗……!”

    “还是稳妥一点好,你偷着走,让人看见了不好!”阿莱笑着解释道:“实在不行,我叫上丹哥一起去,这总没事儿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话也就你敢说!丹哥对你确实不错!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,二人敲开了丹哥的房门,随即阿莱喊了一声:“哥,我饿了,下楼买点东西去,行不?”

    “净事儿,艹!”丹哥在屋里骂了一句:“老实在屋里呆着!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放心,就跟我们一起去呗,一会就回来!”阿莱笑着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吃能饿死啊?”

    “饿着睡不着!”

    “等着吧,一会我下楼帮你们买点!你不用去了!”丹哥无奈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行吧!”阿莱挠着鼻子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关上,瘦高个张嘴就冲阿莱说道:“我艹,太严了!一块去都不行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太严了!”阿莱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心里长长出了个口气,暗道消息来的太及时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,融府康年。

    李英姬拿着电话说道:“确定送到了,是不?!”

    “单纯在沈阳来说,办一件这样的事儿,可能都不用我直接露面,因为这个酒店东北区执行总裁,曾和我在澳洲一个峰会上…………!”莎姐似乎准备了一万多字发言稿。

    “时间紧迫,媳妇,略过吹牛b的环节,好吗?”李英姬直接打断。

    “呃,服务员说信儿送到了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吗?!”李英姬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用质疑的口吻跟哀家对话……!”

    “行,回头联系!”

    “曹尼玛呀,拔吊无情是吗?”苏莎神经质似的用娃娃音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回聊,回聊!”李英姬扔下一句后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,随即抬头冲天叔说道:“送到了!”

    “你媳妇靠谱吗?!”小卓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除了爱装b,办事儿还是很托底的!”李英姬一针见血的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!”小卓松了口气:“这人要出事儿了,阿哲绝对得从海口坐火箭干回来!”

    “我艹??你们在张家埋了个鬼!?”李英姬脑袋转的飞快,几乎瞬间就戳破了天叔和小卓的屁.眼交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天叔一把薅过来李英姬,随即斜眼骂道:“我必须对你的嘴做出一个忠告!!你要可哪儿瞎jb咧咧,别说,我含泪灭口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会把它夹的跟处女一样紧的!”李英姬指着自己的嘴,连连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漂亮!”天叔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即指着小卓说道:“关于咱们的人在张家的事儿,已经有人连续两次给你报信了,是不?!”

    “对!”小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谁了!”天叔来回在屋内走了数步,突然皱眉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谁啊?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小卓和李英姬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俩去一趟工地,看看佟志刚在没在哪儿!”天叔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二人听到这话,心头剧震,并且瞬间明白了天叔的意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无话。

    第二日,一早。

    府刚在某公寓睡醒之后,躺在床上搓了搓脸蛋子,扭头看了一眼闹钟。

    “几点了?”躺在府刚旁边的一姑娘,憨态可掬的用小手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“七点多!”

    “那我再睡一会!”姑娘撅着屁股,就要蒙上被子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府刚拿着杯子喝了口水,随即扭头扫了一眼姑娘的黑色蕾.丝.裤.衩后,本能用手扣了扣裤裆。

    人的各种癖好,难以用语言表明,有人喜欢让姑娘垫枕头,有人喜欢舌品桃.花.深.处……而府刚明显钟情与晨炮!!

    “来,你转过来,我看看你这裤衩怎么好像有点掉色了?”

    “别闹,晚上不搞,白天搞!”姑娘声音憨憨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让你转过来!”

    “睡着呢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府刚一巴掌呼在姑娘屁股蛋子上,随即骂道:“嗮脸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府刚翻身上马,随后开整。

    没多一会,屋内浪.叫连连,但就在关键时刻,府刚却突然勒紧缰绳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了?”姑娘搂着府刚的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怎么出血了!?”府刚皱着眉头,看着带血的床单骂道:“你他妈傻啊?来事儿了,不告诉我一声?!”

    “咦,我今天没到日子呢!”

    “艹!”府刚十分厌恶的骂了一句:“你他妈还能干点啥?!自己啥时候来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你滚蛋,明明是你给硬捅出来的!”姑娘噘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晦气!我艹!”府刚脸色铁青,十分反感的回了一句:“把床单扔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府刚翻身下床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让你搞,你非得搞!老子出血了,跟谁说理去?!”

    “闭了吧!”府刚推门直接进了卫生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