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30 融府先动一步
    长c,街道上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小卓一边开车,一边冲着蓝牙电话说道:“我的人,给我回信儿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周天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对面放走了一个,然后对内说这个人就是鬼,所以,其他人被解除监控了!”小卓语速很快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对面这不就是换了个招儿,继续挖你的人吗?”天叔瞬间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“你的人,自己是什么想法?!”天叔紧跟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对伙摆明了是想圈鬼进套,而我的人觉得,这事儿要是没弄出个结果,肯定不算完!”小卓舔了舔嘴唇:“所以,他想干掉一个!!让张家确定,这个被干掉的就是鬼!”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!”天叔听完后点了点头:“你的人,有人选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有了!”

    “稳妥吗?”天叔确认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稳妥!”小卓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办!”天叔下了命令,随即岔开话题问道:“佟志刚那边,你摸的怎么样了?!”

    “还在路上,快了!”小卓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弄完直接回来!”

    “那我让,我的人动手了?!”小卓再次确认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可以,动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沈y,某饭店。

    阿莱等人在被解除监控之后,就一块出去吃了个饭,随即众人一块去了临近的歌厅玩耍,而且阿莱还点了一个妹子陪酒。

    折腾到晚上十点多之后,众人在ktv内散场,并且一块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跟你走吗?”一个小伙冲阿莱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一千五!”阿莱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艹,你问她一千五接待俩人,行不行?”小伙贱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!”阿莱骂了一声,随即指着远处的药店说道:“我去买点东西!”

    “艹,一千五还带套啊?!”众人起哄。

    “一帮傻b!”阿莱撇嘴回了一声,随即过道进了药店。

    “要点什么?”值班的药店工人在门内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盒避.孕.套!在拿……一盒安眠药!”阿莱低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之后,阿莱和姑娘,还有其他人一块返回宾馆后分开。

    包房内。

    阿莱洗完澡后,无耻的和姑娘来了一发,随即二人相拥着而睡。

    深夜,接近十二点。

    阿莱从床上坐起,扭头看向呼呼大睡的姑娘,伸手连续推了三四下问道:“喂?睡着了吗?”

    姑娘死猪一般,睡的非常踏实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阿莱轻手轻脚下地,先是收拾了已经打开的安眠药盒子,随即穿上衣服,反锁包房门,离开了居住酒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瘦高个和另外俩人单独走了之后,就去浴池洗了个澡,做了个正规按摩,但此刻已经睡下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灯光昏黄的按摩间内,瘦高个枕头下面的手机响了起来,随即他翻了个身,迷迷糊糊的接起了电话:“喂?!”

    “……在哪儿呢?”阿莱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浴池呢,咋啦?!”瘦高个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有个急事儿,你过来找我一趟!”阿莱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急事儿?”

    “咱家浴池那边有一个小兄弟,给我打电话说,大脑袋刚刚联系他了!”阿莱停顿一下说道:“我不知道这事儿该怎么办,你过来,咱俩商量商量!”

    “我艹!你跟丹哥他们说了吗?”瘦高个听到这话,顿时精神了。

    “你傻啊?我跟他们说了,我还找你商量啥?!”

    “行,你等等,我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“你稳当点,这事儿……先不能露了!”阿莱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心里有数,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来宾馆这边找我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直接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瘦高个从床上爬起,随即踩着拖鞋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去啊?”一起来的同伴,迷迷糊糊的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事儿,你先睡吧!”瘦高个粗略的回了一句后,迈步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宾馆侧面的一条阴暗胡同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在哪儿呢?!”瘦高个裹着衣服,张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在这儿呢!”阿莱面对着胡同墙根而站,扭头回了一句:“撒尿呢!”

    瘦高个闻声走进胡同,随即急迫的问道:“大脑的事儿,你都跟谁说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谁都没跟说!”阿莱扫了一眼四周,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浴池的小兄弟,咋跟你说的?!”瘦高个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脑袋给他打电话,让他帮忙取一样东西,我猜可能是钱啥的……!”阿莱一边回话,一边提上了裤子。

    “那要这么说,这个鬼,还真他妈是大脑袋!”瘦高个低头掏着烟盒,有点心烦的骂了一句:“这人糊涂啊!平时大家关系都不错……你说,这事儿让咱俩知道了,咱是他妈说,还是不说啊?哎呀,万一……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瘦高个的话还没等说完,一根有棱有角的木头房子,突然砸在了他的后脑上!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瘦高个身体明显一顿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第二下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瘦高个一头扎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阿莱扔掉木头方子,随即再次扫了一眼四周后,直接拽出腰间的绳子,把瘦高个捆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四十分钟。

    沈y,市郊。

    一台挂着本地牌照的suv,熄灯停在非常狭窄,且全是杂草的荒地边上。

    远处。

    阿莱用铁锹刨了一个大坑,随即站在月下,擦着额头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后面,被胶带缠住嘴的瘦高个,目光急迫的看着阿莱,不停的在地上打滚。

    阿莱听着后面的声音,一直不敢回头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瘦高个情急之下,又没有双手支撑,所以顺着土坡,自己滚到了坑里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瘦高个掉进坑内之后,疯狂的给阿莱磕头。

    阿莱攥着双拳,眉头紧皱的将脑袋牛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莎莎!”

    瘦高个用沙土摩擦着自己嘴上的胶布,并且在脸皮都磨破了之后,终于把胶带摩擦到了下巴上!

    “阿莱……阿莱……为什么!!我们是兄弟……为什么要杀我!”瘦高个带着哭腔冲阿莱喊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阿莱咬牙抓起铁锹,瞳孔扩大的看着瘦高个,随即缓缓举起了铁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