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61 谁在截谁的胡?
    郊区旁边的公路上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

    当枪声响起的一瞬间,苏润就被随行的两个人员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“往后倒车!!”一个壮汉身体挡着苏润,张嘴就冲司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商务车先是车尾往后座了一下,但前面两个前轮轮胎爆裂,车头往下一沉,直接磕在了路边的石头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开枪打的轮胎!”司机低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护着苏润的两个壮汉直接甩asp警用甩棍,而这个东西也是车里常备的,因为苏润的身份摆在这儿,他平时不需要,也更不可能带着私枪!!

    “下车,护着苏总下车!”司机张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两台越野前后挡住了商务车的去路。

    随即七八个人持着五连发,还有仿六四,就一股脑的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别慌,别慌!!他们蹲半天了,咱走不了了!”苏润冲着车内喊了一句,随后迅速掏出电话,拨通了管鹏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接通的忙音在电话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对伙的人眨眼间就将商务车围上,一个身材装束的青年,用五连发枪把子,连续挥动三四下后,直接干碎了正驾驶车玻璃!

    “你们他妈的要干啥!”司机跟随苏润多年,此刻他虽然有点发杵,但还是硬着头皮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下车!”青年拿枪指着司机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车里是谁吗?!这是北j国……!”司机还想说话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青年一枪把子就打在了司机脑袋上,随即骂道:“……枪我都开了,我他妈b管你是谁!给我下来!”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商务车旁边的两个小伙,持枪直接打碎了车门锁!

    “下来!”

    “小b崽子!”车内护着苏润的一个壮汉,轮着asp甩棍就要往下砸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外面的小伙,对着天空再次崩了一枪,随即冲着苏润骂道:“你妈了个b的!!非得弄死几个你能老实是吗?!电话给我挂了!马上下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苏润拉了一下要轮甩棍的壮汉,随即咬牙挂断电话,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:“下车!”

    “哎,这才是长大脑的决定!”小伙一笑,随即扯着壮汉的脖领子直接将他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走!!”

    领头的青年,一把拽过苏润胳膊,随即带着他就要往自己的车上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真想好带我走了?!我要跟你去了,你在想给我送回来,那可就难了!”苏润拧着眉毛,冲着青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苏少,这事儿响了,我把命给你!你看行不?呵呵!”青年推着苏润,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而苏润一听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,而且还表现的这么淡然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!

    显然,对方过来整自己,已经是预谋多时了!

    从开枪,到苏润被斜坡上了对方的车,总共过程不超过两分钟,但就在这两分钟内,变故突起!!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抓苏润的人,还没等全部上车,道路后方就再次赶来了一台金杯面包,一台北京吉普,并且第一时间将车身横住,挡住了道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案发第五分钟。

    拉s市局接到沈阳打来的报警电话!

    再过两分钟,拉s市局一把,直接拨通大案三队队长电话!

    “领导!”

    “报案接到了吗?!”局长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接到了!”

    “被害人身份复杂,北j的一个朋友,亲自给我打电话过问了这事儿!!”局长语速很快的说道:“你马上出警赶过去,匪徒有枪,而且在在五人以上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,好!”大案三队队长听到这话,已经大步流星的往办公室里跑了。

    “通知武警,特警,对事发地点提前进行布控!速度要快,咱们这边地形比较复杂,而且歹徒很可能是有预谋的!”局长再次嘱咐道:“务必把人救出来!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后,一分半钟。

    市局楼下书台警用私家车,警车,全部亮起警笛,二十多个刑警,是呼哧带喘跑着步的集合在了院内。

    几乎与此同时,临近两个分局,开始支援警力!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y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个小润啊!!不让他自己去,他非得要去!”管鹏大步流星的一边往外面走,一边拿着电话说道:“安排专机,去西z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拉s。

    是发地点的公路上。

    苏润被人押到车里以后,抬头看着后面赶来的金杯和北京吉普,扭头冲着带队的青年说道:“呵呵,好像不止你们一拨人,想找我啊?!我看,你有点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坐着吧你!”

    青年扔下一句后下车,迈步就走到了另外一台车旁边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车窗降下,车内一个中年,气色较差,脸上挂满淤青和刚要愈合的伤口,胳膊上缠着纱布,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:“……这帮人也是奔着苏润来的!!”

    “咋整?哥?!”青年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上车,看他们啥意思!”中年撇嘴回道。

    对面,金杯和北京吉普停下之后,暂时没动。

    车内,带队之人,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哥,苏润让人劫胡了!!”带队的人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分清是谁的人吗?!”对面的人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我还没看清,但他们是绑的苏润,那就不可能是融府的!既然不是融府的,你说是谁?!”带队的人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对方沉默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!”

    “你的任务是,不惜一切代价,拿回苏润!”对方思考不到一秒,随即就干脆利索的扔下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还在慢悠悠坐车的陈继欢,突然接到了一条短信,上面写道:“他们截胡了!”

    “艹!”陈继欢看见这个短信,咬牙骂了一句后,直接催促着司机说道:“快开!!”

    “哦哦!”司机连连点头之后,直接就猛踩了一脚油门,奔着事发地点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浙j,酒店内。

    翟耀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张世峰低头扫着手机,而江坤却刚刚从卫生间内拿着电话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一眼,随即都表情不一的挪开目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