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79 突审刘院长
    三天后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海南,某私人承包的海域内,打捞上来一具男尸。而从金h赶过来的刑警,先是对男尸进行了繁杂的取证后,随即直接将他的尸体运往金h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凌晨一点钟左右。

    已经从军三监被地方公安提出来的老羊,夹着火辣辣的菊花,被带到了停尸房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刑警三队队长,拉开刚运回来的男尸尸袋儿,随即冲着老羊问道:“辨认一下!”

    “……呕!”

    老羊也不知道是跟那十个大汉玩耍过后,受精怀孕了还是咋地,一看见男尸,扭头直接吐了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调整一下?!”刑警面无表情的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脸咋都砸没了……我也不带红外线扫描功能……咋认啊?!”老羊看着脸部完全被钝器砸烂,并且已经被水泡的高度腐烂男尸,脸色苍白,干呕不止。

    “他身上有没有明显特征,你不知道啊?!”刑警再次皱眉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对,对,你们看一下,脑袋勺子后面和大腿内侧有疤!”老羊戴着手铐子,赶紧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检查一下!”刑警冲着法医吩咐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,法医戴上手套前确认,并且在连续检查了两遍过后,冲着刑警三队队长点头回道:“……确实有!”

    “是老冯吗?!”刑警队长冲着老羊问道。

    “疤瘌对的话,就肯定是!”老羊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全名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冯鹤翔!”老羊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有案底吗?”刑警队长再问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知道了?!”老羊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连他大腿内侧有疤瘌都知道,你不知道他有没有案底?!”刑警队长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就是和他洗过澡,也没睡过觉……!”老羊再次夹紧臀部说道:“他蹲没蹲过,能和我说吗?”

    “提取dna,先扫档案,看看他有没有案底!”刑警队长冲着法医嘱咐了一句,随即扭头又冲着同事说道:“第一次法鉴出来之后,他的年龄就可以确定了!然后你拿着他的年龄,马上甄别叫冯鹤翔的全国同龄男子!要尽快确认他的身份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同事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小时之后,老冯的尸体经过dna比对,并且又有户籍佐证后,身份就被彻底确定。

    早晨九点多。

    新宇通过老傅的关系,将刑警三队长约了出来,俩人私下里谈了谈案子。

    “找人抓我的那个王八蛋死了?!”新宇有点意外的冲刑警三队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已经确认了,就是他!”刑警三队长点头回道:“这货被灭口了!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干的?!”新宇楞了一下,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海南!”刑警三队长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妈的,下手也太快了!”新宇烦躁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一死,抓你嘴里说的那个小陶就难了!!”刑警三队长喝着水,摇头说道:“他这一死,剩下的事儿就被动了!线索一断,你想传唤谁理由都不够!”

    新宇挠了挠头,抱着肩膀继续问道:“孤儿院的那个什么院长呢?!他吐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问啥都不说!”刑警三队长再次摇头:“之前抓这个刘院长,是因为他有和冯鹤翔对你实行绑架的嫌疑!因为他的电话里,有给冯鹤翔发过的短信,但内容模棱两可……所以,现在冯鹤翔一死,他如果在咬死不吐口,那麻烦了!这人你在羁押下去,最终结果就是我们摊事儿,他被释放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,我想想招!”新宇阴着脸,抱着肩膀回了一句:“让检察院搞他!这人啥活儿都接,身上肯定不干净!”

    “这个路子靠谱!”刑警三队长直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泰国清迈飞来的一架民航客机,停在了广z白云机场。

    随即和尚小伙与同行中年,托着简单的行李,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机场大厅。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一台捷豹,一台奔驰吉普停在既停既走的接站口,旁边围着六七个青年,而这帮人一看见和尚小伙和中年走出来,立即迈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领头的人伸手领过二人的行李,随即其他人齐刷刷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和尚小伙手欠的打了一下领头的青年脑袋,随即笑着骂道:“整滴不错啊!捷豹都开上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点小运道,上个月刚跟何鸿燊谈了一下澳门赌场的事儿!”领头青年矜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在尼玛吹牛b,拿你篮子做铃铛!”和尚小伙粗鄙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上车吧!”

    中年招呼一声众人,迈步就往车上走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两台车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一天。

    金h市市局内。

    刑警三队长提审刘院长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说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!”刘院长带着手铐,坐在铁椅子上,精神头还挺充足的抬头吼道:“我是县人大代表,我懂法!!你们啥证据没有,凭啥超时羁押我?!你们这么干,是要摊官司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你还要告我啊!”刑警三队长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监控室内,新宇抱着肩膀,站在工作人员身后,一边跟黄晓彤发微信扯淡,一边听着刘院长的提审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告你,你肯定扒皮!”刘院长有点丧心病狂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刑警三队长点了点头后,从桌上拿起一沓子资料,随即随便翻开一页,张嘴就念:“吴淑华,女,无业,离异,38岁,于05年至今,与刘才有保持不正当男.女关系!其名下房产两套,一台奔驰c200私用车……第一次购房日期,为07年5月19号,并且一次性付清购房全款,而转给吴淑华这笔钱的人,名叫于德宝……他曾与07年3月末,与刘才有签订孤儿院部分地皮的买卖协议……!”

    刘院长听到这话,脸上表情变化微妙,狼狗一样的反咬状态,顿时熄火。

    “……陈佩林,张荣芳……啧啧……!”刑警三队长翻着资料,笑着冲刘院长调侃道:“妈了个b的,一个救孩子的孤儿院,都能养活你这么多蜜!你特么也够能捞的了哈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沿海某市,一个身材壮硕的青年,坐在床上,拿着电话说道:“喂,秦管教吗?!啊,你在帮我给那个林军存五千块钱监币,我微信转给你,呵呵,麻烦了!”

    ps:早晨因后台定时原因,所以,晨更已经在十点发了!!所以,晚上欠一章!还是老规矩,前一还二,童叟无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