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83 刘院长崩了
    浙j,金h看守所内。?ranwe?n? w?w?w?.?r?a?n?w?en`org

    刘院长目光有些呆滞,双臂抱着双膝,腰板挺直,非常规矩的靠着墙根而坐。他进来这几天,刑警三队长和新宇,并没有特意打过招呼,让里面的犯人去整刘院长,但在看守所里就是这么回事儿,你没人打招呼,就意味着你和别人一样,吃苦遭罪,那是一定的。

    刘院长今年过了五十七,眼瞅着就奔六十了,他在里面呆了还没有一个星期,人就快被折腾零碎了,因为他是经济犯,所以,坐班的就喜欢这种人,时不常的就让管铺的过来踢两脚,然后催刘院长家里进来存钱,但刘院长是异地羁押,老家根本不在这边,而且估计这时候家里的人连他进来都不知道,所以根本没法存钱。

    既然不存钱,那就挨收拾,而且不光挨收拾,周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!

    身体,心里上的压力,在这一刻旁人是无法体会的,因为你只要是个正常人,那来这地方的,就没有不想出去的。可想出去,你总得有个盼头,而这里面最折磨人的就是,判决没下来之前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得在这里蹲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早晨,吃完饭之后,犯人就准备开始静坐,而管铺的摇摇晃晃又走过来问道:“老刘啊!!能不能给家里搞个电话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家不在这儿,我家是内蒙的!”刘院长双腿都哆嗦的冲坐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b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?!内蒙的咋了?来这边没飞机,没火车啊?”管铺的用脚踩着刘院长的脖子,撇嘴骂道:“咋地啊?你进来了?你媳妇拿着钱跟别人睡觉去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屋内的几个犯人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哎,你媳妇多大岁数啊?”管铺面带贱笑的冲刘院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刘院长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问你话,你咋不知声呢?”管铺踩着刘院长脖子的脚,再次用了几分力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兄弟,你别整我了,行不?”刘院长喘息着回应道:“我肯定想办法让家里存点钱,行不行?!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三天,我要在看不见监币!!你晚上就上便器里睡去!”管铺的抬腿一脚就闷在了刘院长脸上。

    “行了,看表现吧!”坐班的看着小说,头都没抬的冲管铺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饱读诗书的刘院长,此刻擦了擦脸上那看不见的鞋印,嘴唇抖动,眼圈含泪!!

    “刘xx,提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监道内有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刘院长直接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,提审室门口。

    刘院长被管教押着,推门走了进去,随即呆愣住。

    “老刘!”

    一个同龄的妇女,面容憔悴的在提审室大玻璃后面喊了一句!

    刘院长抬头看见媳妇,嘴角抽动一下,眼泪润湿眼角,站在门口楞了数秒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过诉讼期,按理说你是不能接见的!”就在这时,刑警三队长站在门口走廊内冲刘院长说了一声:“你媳妇来了,堵我两三回车!!破个例,你们聊吧!”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谢!”刘院长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,出去抽根烟!”刑警三队长冲着管教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,门被关山,刘院长调整了一下情绪,直接就坐在了玻璃面前。

    “……在里面过的惯吗?”媳妇带着哭腔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!”刘院长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刘啊!你这些年在外面干啥事儿,我都不清楚……!”媳妇紧张的插着手,声音略带抽泣的回了一声:“但别管咋样……有你在……咱就有个家……!”

    刘院长听到这话,眉头紧皱的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……十年八年的,我自己能等,也能照顾孩子!”媳妇轻声再次补充道:“但你要判个无期……我死了……那咱大儿子,小儿子……咋整啊?”

    刘院长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刘,替家里想想吧!”媳妇语气哀求,抬头看向了老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老刘低头走出提审室。

    “谈完了?”刑警三队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刘院长有些失神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谈完了,那就回去吧!”刑警三队长叼着烟,直接冲着管教摆了摆手:“带他进去吧!”

    “哎,好!”

    麻烦了啊,呵呵!”刑警三队长冲管教客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管教摆了摆手,随即招呼着刘院长说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刘院长低着头,迈步就跟着管教往前走,而刑警三队长单手插兜站在提审室门口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一条走廊,十几米长,刘院长每走一步,身体都有明显的停顿。

    刑警三队长,站在原地,一步没动的看着刘院长背影。

    矮小的监门立在眼前,刘院长弯腰看着屋里的那个管铺,正准备接自己的时候,突然嘴角抽动一下,扭头喊了一句:“……我撂了!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刑警三队张掐灭烟头,直接冲管教喊道:“我整手续,给他重新安排一个提审室!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管教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刘院长喊完那一句我撩了,身体宛若被抽空一样,软踏踏的就靠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半小时,新宇赶到看守所,通过刑警三队长的关系,迈步进了提审室。

    “……滋滋!”

    刘院长坐在铁椅子上,低头裹着烟头,喉结蠕动的咽着唾沫说道:“我得转个监,那屋里我呆不了了!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刑警三队长直接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有立功,能不能减刑?!”刘院长心里崩溃之后,态度发生明显转变,话里话外都开始为自己考虑。

    “……肯定能!但具体量刑,在法院哪儿!”刑警三队长沉吟一下回应道:“我能做的,就是认真给你写个材料!”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谢!”刘院长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其他的不用说,先说小陶!”刑警三队张拿过卷宗回应道:“他的具体身份,年龄,社会履历,越详细越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刘院长再次吞咽了一口唾沫,低头回了一句:“这孩子就是我们孤儿院的孤儿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