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89 开整!
    周天靠在车头旁边,低头抽着烟问道:“回国之后,是翟耀找的你?!”

    “翟耀是个白手套,之前我们就认识!”小陶流着眼泪,摇头回道:“……沫沫死的时候,他已经和融府对上了……我想报仇,找他肯定没错!而他图我在国外上学时期和工作时期,结交的很多人脉,所以,他愿意帮忙,也愿意付出资本,打通这些关系!”

    周天听到这话点了点头。燃文小说  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……叔!一切没开始之前,我对融府谈得上反感,但说不上恶意!”小陶凝望着周天,轻声说道:“沫沫的死,和杜子腾还有刘小军有关系,但我弄不清楚到底是谁做的……所以,两个我都要找!但我真的真的没想到……后来,我会一步步和你们接近……甚至……改姓融府!!”

    “庆杰死在了你手上!!子腾因为你进去了!”周天指着地面,掷地有声的吼道:“而且,你还差点断送了军和新宇的关系!!”

    “……新宇的事情上,是个失误,如果我知道他的背景是这样的……我不会动他……!”小陶摇头回应道:“但这并不是我怕他……而是我不想……因为我的关系……让他这么重要一个朋友……与融府闹翻!!”

    周天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天叔!我躲着,藏着,不想让你们知道我……这并不是我害怕这件事儿复杂,从而让自己陷进来……!”小陶非常认真的说道:“不舍得,我不是舍得……”

    天叔看着小陶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小陶突然双膝跪在地上,流着眼泪说道:“……叔!我们都回不到事情的起点……我所做的事情……也无法改变……但我还要求你……真的求你……!”

    周天盯着小陶,表情极为的无奈的将头扭到一旁,随即伸手扶着小陶的胳膊,咬牙骂了一句:“他妈的……你们多不易啊……怎么就错开了……!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小陶离去,而天叔也坐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……杀……杀吗?!”南征看着小陶所在的车辆以后,竟然有些语气颤抖的在对讲系统内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杀!”天叔沉默许久后,直接回了一句:“按第二个方法办!!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南征彻底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小时后,喜马拉雅山附近的镇子边缘,阿莱的车速度极快的窜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艹,谁的车!?”

    躲在车里正在打斗地主的大柱,扑棱一下坐起,眉头紧皱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刷刷!”

    阿莱连续冲着大柱这边晃了两下大灯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小卓从屋内跑出来喊道:“都别动昂!!在车里呆着!”

    “……队友啊?系不系队友啊?!”二柱降下车窗后,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憋着!”阿哲站在门口,指着二柱喊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二柱呆呆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汽车直接开过来,停在路口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阿莱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小卓与他对视三秒后,张开双臂说道:“回家了!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阿莱长长出了口气,点头说了一句:“恩,回家了!”

    “进屋!”

    阿哲站在门口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阿莱和小卓迈步就往屋内走。

    “这哥们以前我咋没见过呢?!”二柱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则成同志那是能随便让你见到的吗?!”大柱骂了一声后,直接拿着扑克说道:“我出对王,到你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傻b啊,他一个小连对,你出对王干啥!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了,我牌大!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,就你这个脑袋,咱就是玩赢jb毛的,你后半夜估计也得让人薅成葛优,你信不信?!”二柱直接扔牌:“不他妈玩了,上火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阿莱和小卓已经进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n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“喂!?”翟耀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阿莱回去了!”陈继欢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看见周天了吗?!”翟耀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……!”陈继欢张嘴就要回话,但就在这时,他旁边跑过来一个青年,突然在他耳边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翟耀迅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定了!周天就在那儿!”陈继欢干脆的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,张世峰,江坤!!同时开火,现在就他妈干了!”翟耀干脆利索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喜马拉雅山附近镇子边缘处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突兀间,周围几乎同时响起了汽车马达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阿哲直接推开门喊了一句:“什么动静儿?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拿东西,来人了!”

    大柱第一个跳下汽车,扯脖子就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三个方向,三排车队,紧跟着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……!”

    急促的刹车声,刺耳的泛起。

    “咣当,咣当!”

    率先到场的车队停下之后,曾去过沈阳的江坤兄弟老六,率先下车喊道:“别的不用管!!往屋里干,抓周天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喊话声刚刚泛起,后方一台吉普,直接怼到院门口,随即四个壮汉,手持镐把子,直接扑倒二柱这台车旁!

    “咣,咣咣……!”

    接连几声脆响泛起,二柱的这台车被砸的剧烈摇晃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别动!”

    “别动昂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二柱躲在车里,伸手胡乱拽过一把军刺,随即右脚直接一蹬虚掩着的车门,左手挡着脸,身体向前,胡乱捅了两刀!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两根镐把子,直接砸在二柱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二柱踉跄着冲下车,随即左手搂住一壮汉腰部,抬手直接续刀!

    “噗嗤,噗嗤!”

    壮汉一躲,军刺一刀扎在了他的胯骨处,一刀扎在了他的手臂上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周天和张小乐面无表情的从屋内走了出来,随即大步流星奔着车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七八个人一看见周天,顿时拎着刀枪棍棒就冲了上来!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阿哲胳膊上缠着白手巾,人拦在天叔身后,左手右手各掐一把军刺,看见人来,二话不说,上去就捅!!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”

    小卓从房门口捡起一把铁锹,整个蹦起来,连砸带剁,与阿哲一块替天叔拦住了刚冲上来的这帮人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周天哈!”

    丹哥一看见周天,顿时推开车门也冲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