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06 退隐
    股份上的事儿忙完,天叔就宛若泄了气的皮球,彻底被击倒了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人在家里的时候突然跌倒,再就没站起来。他……爬到客厅吃了两片药,咬牙给林伟打了个一个电话,这才被林伟硬砸开门给救了。

    从这天开始,天叔住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近年关的之后,张世峰特意回了一趟s家庄,并且召开了一次例会。

    “两个事儿宣布一下!”张世峰坐在会议桌上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第一,马上过年了,各部门要积极协商跨年会的活动!而今年的活动预算,我多批百分之五十,因为大家也知道,咱们和长春的万合集团进行了合并!如此重大的变故,会让员工不安,所以,你们要整的热闹一点!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记录。

    “第二!过年之后,我可能要回万合总部,重新进行职位安排!也就是说,我现在的职位可能会被别人接替!”张世峰抬头扫着会议桌上的人说道:“你们都是跟我一起风里雨里走过来的,煽情的话,我就不多说了!只说几点要求……第一,新领导接替我的岗位,你们各部门领导要积极配合……不许私下里排外,搞摩擦,扯办公室阴谋那一套!第二,各种资源要对新领导无偿开放,第三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听着张世峰的话,都愣了一下,随即再次记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会议结束后。

    张世峰与小忠一块去了商场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椅子怎么卖?”张世峰站在店门口,指着一个电动轮椅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万三千五!”老板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朋友一米七六左右的身高,一百五十斤左右!他坐这个椅子合适吗?”张世峰非常认真的用手比划着说道:“……他下半身瘫痪……没有知觉……这椅子带不带康复按摩的?!”

    “带!”老板蹲下之后,详细的介绍道:“这个椅子是我们这儿最好的了,他有全身触点按摩……你看这块这个按钮了吗?你把它往左一掰,下面有六个模式……!”

    张世峰蹲在地上,非常认真的学着。

    小忠站在一旁,望着满头是汗向老板询问的张世峰,内心悸动,抿着嘴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在商场,兄弟二人足足逛了将近三小时,而且这是张世峰自生出来以后,买东西的最长记录,并且这辈子可能都难以打破了。

    礼物选完之后,张家兄弟二人,开车赶到了府刚住所,而府刚则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接待。他让与他同居的一个女的,弄了一大桌子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灯光下。

    哥们三人,光着膀子,喝着老烧原浆,满面通红的聊着。

    刚开始,大家是笑着,因为张世峰和府刚,说了很多他们以前在外面玩,干的一些虎事儿,听的张世忠也是频频给二人倒酒。可也不知怎么的,三人笑着笑着就又哭了……

    最先哭的是张世峰,他喝的舌头梆硬,像个孩子似的,用新买的轮椅推着府刚,咬牙骂道:“……哥们混一回,我他妈让你坐轮椅上了不说……还把公司卖了……刚子!!我差你过儿啊!!”

    府刚坐在椅子上,眼泪在眼睛打转,回头就骂了一句:“……那怎么地,我砍死你啊?!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能死吗?!啊?!刚子,你说我能不能死?!”张世峰从后面搂着府刚的脖子,声音沙哑,流着鼻涕和眼泪问道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张世忠直接拽开椅子,直挺挺的跪在了府刚身前,咬牙说道:“刚哥,该死的是我……是我坑了咱家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府刚一个大嘴巴子抽下去,坐在椅子上就骂:“你个小崽子,你懂什么呀?!你死什么啊?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的傻b……以前惹事儿,你们都能给我平坑……这次作大了……给咱家都折腾进去了!”张世忠撇着嘴,坐在地上啪嗒啪嗒掉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你抬头!”府刚瞪着眼珠子喊道。

    张世忠攥着拳头,牙关紧咬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让你抬头!”府刚抓着张世忠头发,指着他鼻子问了一句:“这些年……是他妈张世峰管你的多,还是我府刚管你的多!”

    张世忠听到这话,眼泪更加止不住的往下淌。

    “你是他弟弟,也是我弟弟!”府刚指着张世忠鼻子,咬着嘴唇再次说道:“……你应该做的不是跪在这儿,而是以后好好帮帮你哥……以后,我不在他身边……你得挑起来一担儿!”

    张世峰听到这话,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“……世峰!”府刚坐在椅子上,抓住张世峰的手轻声说道:“去长c,我就不去了!现在每天晚上四菜一汤……我过的挺好!”

    张世峰流着眼泪,咬着牙说道:“别的想法我他妈都不在乎……坐在一把的位置上,我他妈想咋干就咋干……但你不一样啊,你是我兄弟。公司是我的,也是你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世峰……咱俩整这个公司……啥坎没一块跨过?!”府刚胡茬上沾着眼泪,抬头回应道:“……你的想法,我能不明白?!我府刚心里就是再恨,也不可能让公司将近一千号人……为我一个人打转!你多难,我心里清楚,咱们是兄弟,你想好要做,那我就永远不会埋怨你!”

    张世峰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就在这边养老了……没事儿你回来看看我……咱还跟以前一样!”府刚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哎!”张世峰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至此,府刚退了,留在s家庄没走。

    后来,有人说府刚瘫了,其实是好事儿。因为他不瘫,就不可能离开这个圈子,而如果不离开,那他在今后诸多事件当中,会得到怎样一个结果,就不好说了……

    人生就像一列速度缓慢的绿皮火车,而我们从诞生蹬车的那一刻开始,就会在这个旅途上,结识各样的人,各样的朋友!

    但不管你与这些个朋友相处的多好,列车也总有到站分别的那一刻……

    是的,跟随张世峰征战多年的府刚累了……

    到站,下车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