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13 一个人的年三十儿
    当天晚上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林军和大柱还有二柱,在火锅店喝到凌晨四点多,随后才被阿哲,小卓等人接上后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大柱和二柱没提离开融府的事儿,也没要林军留下的那份钱,但他们同样没去医院看望小忠,可大家都知道,事儿到这里,大柱和二柱在砍了小忠九刀,并且跟林军吃完饭后,就不准备在追究下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,不追究是不追究的,但你想让这样两个耿直的人,短时间内在心里把这事儿掀过去,那也不现实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没去,小卓就代替他们两个,到医院看望了一下张世忠,并且还聊了两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昨晚军哥和他俩喝了一顿,早上我也跟他们聊了一会!!事儿过去了,关系以后再处!”小卓坐在椅子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过去了就行!”小忠躺在床上,脸上裹着纱布,轻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委屈了!”小卓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……围着我转的事儿够多了,我他妈也该委屈一次了,呵呵!”张世忠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小卓楞了一下后,再次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柱,二柱和张世忠的事儿,在一片血色中掀过之后,融府和张家才算真正融合,双方都在各自退步中,赢得认可,赢得未来这崭新的一年。

    腊月二十九。

    林伟和李英姬这对色.中.饿鬼的cp组合,昨夜在外面浪了一宿,今儿一早挂着黑眼圈,就往林军所在的毛坯房赶去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这车里,放这老些创可贴干啥啊?!”李英姬拿矿泉水的时候,顺手就把几个用过的创可贴包装顺着车窗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柱不是砍我一刀吗?!伤口长度很尴尬,缝,犯不上,不缝,还他妈出血!”林伟眨眼叨咕道:“我一急眼,就买了一沓大邦迪!”

    “那他妈能止住血吗?!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,它还真就止住了!”林伟随口说道:“不缝,缝了有疤瘌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也是真硬,你咋不整点101给它沾上呢!”李英姬无语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滚一边去!”林伟冲着车外吐了口痰,随即扭头说道:“……这大家都出去过年了,就傻军没啥安排!一会你小语言给我顶上,说啥都得拉着他跟我回家!这屋外面鞭炮一响,他心里得是啥滋味?”

    “恩!”李英姬脸色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二人赶到林军所在的毛坯房,并且人还没等进屋,就闻到走廊内有一股子非常刺鼻的油漆味儿。

    “艹,这整的啥玩应啊?黏了吧唧的!”林伟绕过门口的装修垃圾,随即踮着脚尖就走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此刻,林军正在客厅,穿着一套旧衣服,正用尺量着墙面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呦,东北建筑巨匠呗?!”林伟看见他的打扮后,斜眼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俩咋来了呢?”林军抬头扫了一眼二人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叔说你要成仙,我俩提前过来烧烧香!”李英姬抱着肩膀,斜眼打量了一下室内说道:“……你晚上在这儿住啊?!”

    “在二楼!”林军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虎啊?!这屋里全是甲醛味儿,你别装修没等装完,在整出脑梗来!”林伟皱眉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楼上没放东西!”林军放下装修尺,一边拧开一瓶矿泉水,一边问道:“有事儿说事儿,干啥来了?!”

    “妈昨天给我打电话,让咱俩过年回去!”林伟夹着包说道:“正好瑶瑶也跟我过去,咱们一起呗?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沉默一下,随即直接答道:“你们回去吧,我就不回去了!等过完初七,你要没事儿,就领他们来长c转一圈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的呢?!你坐月子啊?”林伟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爱动!”林军坐在了铁桌子上,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家四口人,你不回去,还叫过年啊!?”林伟站在门口,挺不乐意的说道:“每年过年,都是我陪他俩!你这当大儿子的,是不是差点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对啊!过年了,回去看看呗!”李英姬在一旁不停的溜缝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,他们会问!”林军拧着眉毛,低声回应道:“我不知道咋说……你俩也别劝了,初七吧,初七你领他们过来!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!”林伟张嘴还要劝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林军面无表情的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伟瞬间把话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不用盯着我,整的我不舒服!”林军再次补充了一句:“没事儿的昂!”

    “真不回去?”

    “恩!”林军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初七我领爸妈过来吧!”林伟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好领他们过个年,钱不够,跟英姬吱声,他现在吃软饭呢!”林军冲着伟伟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在泰国就听说了!”林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!”李英姬顿时一撇嘴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三人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林伟和李英姬离开毛坯房,二人最后也没劝走林军。

    “天叔说的对啊,咱军哥白天全给融府忙活了,晚上总得给他自己一点时间啊!”李英姬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林伟开着车,脸上也没有了什么笑模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年三十儿。

    整个城市笼罩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当中,那天空中绽放的烟花,似乎能将整个黑夜点亮。

    你站在某条街道上,一边走着,一边似乎就能听见每家每户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而林军此刻一人,站在某十字街头,正在燃烧着纸钱。

    “……张家并入融府,大柱,二柱和小忠的矛盾解决了,静静和伟伟的媳妇,都快到预产期了……房子我也在装修……!”林军拿着木棍捅着燃烧的火焰,声音略显沙哑的说道:“我挺好……一切都挺好……!”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冷飞吹起,燃烧着的纸屑,向天空中飘去。

    林军站在原地,怔怔的往西北方向凝望,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一百天!

    今日年三十儿,正是宛如走的百天忌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某市。

    一个姑娘早早从家宴上离席,随即裹着厚厚的棉马甲走到阳台,一边看着窗外的烟火,一边掏出手机,不停的编辑着短信,又删除着短信。

    她想发出去,但又不知道说什么!

    惦念的情绪,总在心中围绕,很多话说不出口,那我就祝愿你,新年安好!

    ps:凌晨过后还有更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