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27 牌九局
    东北这种私人赌局,远非大家脑中想象的赌场那样,它没那么浮夸,而且操作非常简单,一般都是放局的人选一处占地面积较大的公寓,屋里也不放什么家具,就几张桌子往厅内一摆,然后旁边在安排几个伺候局子的跑腿小弟儿,这就行了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设施虽然相对简陋,但这种私人赌局一般玩的都不小,哪怕就是一个很小的小局,普通赌徒输个三五万也很正常,东北有太多人都是,挣了一年钱,最后过年这几天,全部扔在了这地方。

    小崔有点好赌,但平时也没什么时间,所以,也就逢年过节的时候玩两把,但他的赌运和名字很挂钩,都属于挺悲催的类型,就基本没有赢的时候,因为他一赢钱,大家一起哄,他就请客扯犊子了,而输的时候呢……根本也没人给他报销……所以,他在这上面确实搭了点钱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众人都没少喝,所以,小崔,丹哥,大脑袋,还有后来的林伟和小卓,进屋之后并没有马上上桌,而是跟着罗兵旭坐在沙发旁边喝了会茶,醒醒酒。

    但黄浩铭,赵三,还有那个踢球时吹牛b青年等人一块进来的时候,小卓他们是看见了的,但也没打招呼,两帮对视一眼,随后就各玩各的了。

    众人在沙发上坐了能有大概四十分钟后,屋内客厅最中间的一张桌上,一个玩推牌九的庄家摆手说道:“不jb玩了,整了半宿就整个本儿,没意思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回去啊!”罗兵旭抬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回家了,困了!”庄家将桌上的钱直接哗啦到兜子里,随即冲罗兵旭打了声招呼:“我走了昂!”

    “行,回去吧!”罗兵旭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艹!刚玩两把散局了……!”赵三手里掐着两三万块钱,挺无语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有人当庄儿不?!”罗兵旭站起身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落,中间那张桌上的赌徒,都没吱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国哥,你带着他们推两把呗?”罗兵旭在中间蹿腾着说道,因为放局是他,如果没有庄儿,局就散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这限额上限太大,我兜里钱不够当庄儿的!”叫国哥的中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吧,那我取点钱,跟你们推两把!”罗兵旭转身就要回屋拿钱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我来吧!”小崔坐在沙发上,搓了搓刺挠的手掌后,就站起来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醒酒了吗?”罗兵旭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迷迷糊糊的状态的更好!”林伟起哄的冲小崔说道:“我入股,你推,咱俩三七开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!”小崔点了点头,直接就拿着茶杯奔着赌桌上走去,而丹哥,大脑袋,还有小卓,林伟都闲着没事儿,所以就凑过去准备看看热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崔坐在桌上之后,就当庄儿开始推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推牌九,是我国流传很久的一种赌博方法,50年代前,大多数用那种黑色的杠牌,但后来逐渐被扑克所代替,而且它的玩法比较益智和复杂,很讲究心里战术,因为它需要配牌。

    推牌九是四个人玩,一个人当庄,而庄的右手边叫“出门”,对家叫“天门”,左手边叫“旁门”,庄负责发牌,每人四张,没两张组成一组凑点。打个比方,如果你手里的牌,是10.9.8.7,你必须前面两张配小点,后面配大点。

    可以配出,前,8+7=5点,后,10+9=9点,也可以配出,前9+7=6点,后,10+8=8点等等,总之这种配牌玩法很多,但规则是,你必须前后,两组牌,双杀对方才能算赢钱,如果只杀一组,那两家持平!

    所以,这个配牌很讲究智商,比如上面的两组配法,路子就完全不同,如果配前5,后9.这明显就是要保本,因为9是数字中最大的,基本很难碰到对手,而前6后8的配法,明显是奔着赢钱去的,因为两个前差一点,在推牌九上绝对是可以影响战局的。

    除了基本配点外,8+q,叫天杠,是专门杀9点用的,而大王,小王+9叫九王爷,是专门杀天杠用的,也是牌九当中最大的配点。

    小崔坐到桌上之后,牌运还行,连出两把,前都在7点儿以上的好牌,所以,连续杀了两把“出门”和“旁门”的赌徒,但天门是赵三儿,而这货也非常会玩,他两把配牌全部都是本着保本去的,所以和小崔打平。

    这个推牌九是三家下注,也就是说,出门,天门,旁门,自己下自己的钱,假如天门下五千,那么赢了你拿走,输了你把钱留下,但你的赢钱与否,并不影响其它两门,比如庄输给你五千,但却在旁边哪儿赢了一万,那么庄还是属于装钱的状态,但他要三家都输了,那赔的数目也是惊人。

    眨眼间七八把牌过后,小崔的赌运极具下降,因为他在配牌上确实是不太精通,连续两把牌配的都很激进,想着要三家通杀,所以,眨眼间就输了能有将近两万块钱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黄浩明和跟他踢球的那个小子,从另外一张百家乐的桌旁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输了赢了?!”黄浩明明显跟赵三最近整的挺热乎,所以说话时显得二人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……赢了三四千!”赵三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点子怎么样啊?”黄浩明一笑。

    “还行!”赵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艹,那我扎一针!!”黄浩明直接把手里刚才赢得两万多块钱,扔在了赵三的下注堆里。

    这个行为,行话叫做扎针,也就是说除了三门之外的人,如果想下注,那必须绑在三门的人当中,你不管下多少钱,你都不能看牌,也不能吭声,牌怎么配,把门的人说的算,如果他赢了,你俩按比例分钱,如果输了,那你就跟着输,但嘴上别墨迹,要不肯定挨揍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小崔抬头扫了一眼黄浩明,随即也不拦注,直接给众人发牌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赵三低头扫了一眼牌,回头冲黄浩明说道:“你这点子可以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啥牌啊?!”黄浩明一笑。

    “配完没?!”赵三冲着小崔问道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小崔掀开了前牌的6点。

    “啪!!!”

    赵三重重的将前面两张牌摔在桌子上,随即喝问道:“八点,杀不杀你?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崔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赵三再次把后面两张牌砸在桌面上说道:“天杠!!”

    小崔停顿一下后,直接跟剩下俩人比完牌后,就把赵三和黄浩明下的三万多块钱,全给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艹!”黄浩明贼jb跳的一笑,张嘴说道:“我一看,这庄儿是要开锅了!!我在扎一针翻倍!”

    开锅,也是推牌九的专业术语,意思是庄家压不住点儿了,赌运没了,三家赶紧往里加注!!

    话音落,黄浩明伸手就把赢的两万多和本钱两万多,全部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有点多吧?!”罗兵旭在一旁皱眉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就jb四五万块钱,还多啊?!”黄浩明旁边的那个踢球青年,撇嘴说道:“四五万块钱都拦,那还当鸡.毛庄儿啊!!”

    “你让人深喉了?!嘴怎么那么埋汰呢?!”林伟有点烦的骂了一句:“你他妈也没上桌,你跟着掺和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谁啊?”踢球青年歪脖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哎……!”赵三伸手拦了一下踢球青年,随即笑着冲小崔问道:“拦注吗?!”

    “谁不让你下了!”小崔脸上没啥表情的回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