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31 码上了?
    半小时后,两个青年来到了骡子放局的屋内,随后被人领进了休息室。??火然文  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……钱带来了吗?”黄浩明眼眶子敖青,右手捂着已经肿了的嘴巴子,坐在椅子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太晚了……我这儿就拿来二十个……!”其中一个青年拎着塑料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呢?!”

    奋子也是两个脸蛋子肿胀,站在林伟旁边冲另外一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儿有三十个!”另外一人答道。

    黄浩明听到这话,咬了咬牙,随即扭头冲着丹哥和小崔问道:“今晚,我先给你五十,剩下的十四个,白天给你行不行?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丹哥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说道:“今天要他妈你赢了,我能不能少给你十四万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黄浩明无言以对,只能把目光扫向了罗冰旭。

    “哥们,哥们……!”旁边的赵三,思考一下后,随即好言冲丹哥商量道:“你看咱输了,也没说一分不给!但天儿确实太晚了,浩明一时半会,也凑不出这么多现金!再说,咱们在哪儿玩,输了这么多也得有点返点……五十都给了,剩下的能差了吗?”

    丹哥这人吃软不吃硬,谁要跟他呲毛,那他绝对会告诉这个人,什么叫不讲理,但反过来,谁要姿态低一点,说话软一点,那他还真不是那种欺负老实人的人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听完赵三的话,丹哥扭头看向了小崔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般返多少?”小崔扭头看了一眼骡子。

    “百分之十!”骡子答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小崔点头,随后指着黄浩明和奋子说道:“正常我给你俩抹6万4,但零头我就不跟你算了,你还欠我十四万,我少算你七万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我这儿还有四万,你先拿着!”赵三直接把自己包里的钱全扔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我在借你三万,明天早上给我!”骡子面无表情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黄浩明冲着赵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钱拿来,我点点!”小崔勾了勾手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对方过来送钱的俩人,直接把袋子就摆在了桌面上。随后,小崔,丹哥,林伟,小卓,还有大脑袋,坐在椅子上直接把钱过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小崔又抽出三万,甩给骡子笑着说道:“台费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谢了呗,老板!”骡子龇牙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小崔摆了摆手,随即招呼着众人说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妈了个b的,你好好说话,我不能揍你,你知道吗?!”丹哥背手冲着奋子骂道:“我有一朋友,欧洲杯的时候玩球,一宿输进去三个别墅,人家也没张嘴骂庄!!座桌上,赢了别笑,输了别哭,这点道理你都不懂,你还混个jb社会,艹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奋子扫了丹哥一眼,随后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迈步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“小卓,你有两下子啊!”林伟非常感兴趣的冲小卓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小卓咧着嘴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码上了?”丹哥宛若一个好奇宝宝,眨眼冲小卓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小卓含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你绝对码上了!”小崔也是坚定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码上,东北赌博专业术语,意思是当庄的在洗牌过程中,提前把扑克牌的顺序码好,这样发牌的时候,自己就能抓到好牌。

    “真没有!”小卓点了根烟,摇头否认道:“我确实记了一张q,一张9,两张8,但绝对没码上!!呵呵,跟他们玩,不用做鬼儿……!”

    “记,怎么记的?!”林伟眨眼打听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小卓一笑,轻声回应道:“我要告诉你,那你也去玩了,碰到傻b能赢,但碰到茬子,那你比不会的时候,输的还多!……今天啊,黄浩明也就不是永利老板……要不啊……输六十四个……也就是一起步,他后面肯定还加注!赌这玩应,其实比毒.品还恶!”

    丹哥听到这话,一巴掌呼过去骂道:“你特么含沙射影的骂谁呢?!我抽我的,碍着你啥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“丹哥,我绝对没有射你的意思!”小卓赶紧摆手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车内众人一笑,随即就没再跟小卓打听牌的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赌局内。

    黄浩明,奋子,赵三,还有送钱那俩朋友,都没有马上就走,而是坐在赌局大厅内等了一会,主要也是想跟丹哥他们错开。

    “……第三注不应该追了!”一个岁数年近五十的老赌徒,闲聊天似的坐在椅子上,开始嘴碎的扯着犊子:“后上来的那个小子,明显比之前跟你们玩的那个会!”

    “他会个jb,就是点好!”奋子喝着茶水,心里还是带气儿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老赌棍宛若看到了事情真相一般,矜持一笑的摇头说道:“那可不对,后面上来的那小子绝对是有两把刷子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赵三眨了眨眼睛,扭头问道:“你看着啥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!这话可不能瞎说,要不得罪人……!”老赌棍故意装了个b,继续嚼着舌根子:“他有两把牌,都拿了一个q!推牌九,要每把手里都多个q,那是多大差距啊!”

    “他码上了!?”黄浩明目光阴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没看见!”老赌棍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别jb在这儿逼逼叨叨的,早上了,该撤撤吧!”骡子坐在椅子上,挺烦的冲老赌棍骂了一句。因为这种人吧,基本没啥钱上局,但还愿意在这种场合呆着,并且老是跟这个扯完跟那个扯,而你做为放局的人,还不好撵他,所以,心里特烦。

    话到这里,众人缓缓散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!我跟你说昂,刚才跟咱唠嗑的那个老jb灯,肯定是看着小卓做鬼了!要不,他不可能拿话点咱!”奋子歪着脖子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而且我看那小子也不对,他洗牌手特快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!”赵三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能个jb!”黄浩明咬牙骂道:“六十多万啊!这帮泥腿子见过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赵三托着下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妈的,一宿欠了四十五万饥荒,这口恶气不出,我他妈心里犯膈应……!”奋子开着车,突然扭头冲着黄浩明小声问道:“整他一下?!”

    黄浩明听到这话一愣,随即在倒车镜内扫了一眼赵三后,直接摇头回应道:“整啥整,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我前面下去就行!”赵三顿时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,赵三下车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傻啊!赵三在这儿呢,你瞎说什么啊?”黄浩明有点的冲奋子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你家人了吗?”奋子翻着白眼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你爹,你要办这事儿,是不是也得背着点他?!”黄浩明无语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啥意思?”奋子抻着脖子再问。

    “你认不认识那种……!”随即,黄浩明往前探了探身子,就和奋子“密谋”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