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32 貂儿
    小崔这人的性格很随性,很讨喜,因为他这个人世俗气不那么重,尤其对钱的方面更是挺洒脱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虽然平时李英姬,小岩等人坑他的时候,他也墨迹两句,但这最多也只是兄弟间开玩笑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当天晚上众人离开赌局之后,就一块找了个洗浴睡觉去了,可下午起床的时候,小崔却没让众人马上离开,而是拉着他们去了长c卓展购物中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几个意思啊?”丹哥没太睡醒,所以迷迷糊糊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赢钱了,见者有份!”小崔大咧咧的说道:“想要点啥,你们挑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快拉倒吧,赢这点钱,差点没整出人命案!”林伟卡着墨镜,摸着大光头假了吧唧的说道:“我们啥都不缺……钱你留着干点正事儿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林伟走进了一家手表店。

    “呵呵,艹,这个王八犊子!”丹哥笑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表多少钱?”林伟转了一圈后,指着一块蓝边的卡西欧钢链表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,这块表打折,现价34333……!”美女售货员微笑着冲林伟说道。

    “买表送电话号不?!”林伟撩骚的冲美女售货员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售货员迷人一笑,只捋了捋发梢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拿出来,我看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售货员说着就带着白手套,将表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伟站在柜台旁边,戴上钢链表比划了一下后,随即扭头就冲丹哥等人问道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恩,挺带劲!”大脑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我就要这个了,刷卡!”林伟说着就掏出了钱包。

    小崔背手站在旁边,斜着眼睛,一动没动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林伟把钱包掏出来,随后暗中瞄了一眼小崔,顿时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买吧,买完咱走了,再溜达溜达!”小卓也故意拿林伟开涮。

    “……呃!”林伟停顿一下后,顿时直接往小崔前胸摸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啊!艹,你别闹……摸我扎干个jb!”小崔顿时笑着后退。

    “哎呀,小崔啊,你太见外了,你看我说自己买,你老掏钱包干啥,你快放回去……!”林伟一边伸手生抢小崔的钱包,一边无耻的bb着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还带抢的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小崔,你别这样,你再这样我生气了昂……都是兄弟,你干啥啊?一块表我都带不起啊?”林伟生生从小崔怀里将钱包抢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艹!!我过年躲过了李英姬,说啥就没躲过你……!”小崔无奈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挑吧!”小崔捋了捋头发,扭头就看着众人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表我不感兴趣!”丹哥背手看着柜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表也是蹭的,咱差不多就得了昂,别挑肥拣瘦的!”大脑袋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丹哥,那你想怎么的呢?”小崔笑吟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穿个貂……!”丹哥摸着脖子说道:“有点冷!”

    “哥,这都三月份了,你买貂穿不了几天了……!”小崔也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穿不了,我铺床上当褥子,行不行?”丹哥很执拗。

    “艹!好吧!”小崔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小时之后,林伟,小卓,大脑袋,一人讹了小崔一块三万多的手表。而除了小卓以外,林伟和大脑袋都是给媳妇买的女款,所以,丹哥说这俩人,在家里都是好儿子,一看就孝顺。

    小崔自己啥都没买,但丹哥则是要了一件貂皮,并且是个白貂。

    当丹哥穿上那个长款貂皮之后,众人全部懵b。

    丹哥因为“好玩”,所以体重不超过一百二十斤,身材非常瘦小,再加上经常熬夜,所以,皮肤也是黑黄黑黄的。此刻他里面穿着个紫红色的毛衣,再配上一个白貂,和运动鞋加盖头,那绝对从视觉上深深的震撼着你……

    林伟直拍脑门的骂道:“哎呀我艹……挺好个貂,怎么让你一穿上……看着就像放羊的似的呢……儿子撒谎,真太磕碜了!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jb,我瘦,不撑衣服,看着有点坍肩……!”丹哥挺尴尬的解释了一句:“但气质还是无法阻挡的,小衣服,看着贵气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得跪着看,你好像座山雕!”

    “别bb,花你钱啦!”丹哥有点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呵呵,挺好,挺好……!”大脑袋几乎是闭着眼睛评价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小崔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众人迈步跟上,随后又一块走到门口后散去,各自回家休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奋子在他家的一个海产品专营店里,会见了一个本地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你要办,我给你拿五万!”奋子抱着肩膀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五万!”青年插手一笑。

    “就jb俩流氓子,那我还给你拿多少钱啊?”奋子家庭条件一直很不错,所以跟谁说话的时候,都有一股盛气凌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青年低头点了根烟,随后皱眉说道:“这活儿啊,我接不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的,五万块钱嫌少啊?”奋子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出去打听打听,长c,延市这一块,谁他妈吃饱了撑的,没事儿去撩骚他们那帮人去?!”青年歪着脖子问道:“为挣你这俩钱,以后我不在长c呆了咋地?!”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加五万!”奋子张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给我五十万,我也不可能干这个!”青年直接站起身说道:“老吴硬不硬?!!碰上他们,不到一年亚龙就倒了!我他妈疯了,闲着没事儿就捅咕他们?”

    话音落,青年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奋子无言。

    “哥,你兜里要是钱不宽裕的话,你问问他,再给他加两箱海参行不行?!那也好几万呢!”旁边一虎b插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滚jb犊子!”奋子烦躁的骂了一句,随即沉吟半晌后掏出电话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“喂?!”对方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本地的不行啊!听见他们都虚……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能不能找几个不在这边的!”奋子抽了口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