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40 红旗镇的刀手(加更1)
    长c,黄浩明所居住的高层内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……喂?!恩,我在家呢……!”黄浩明穿着睡衣,拿着电话坐在沙发上问道:“融府报案了?啊,是酒店报的案啊!人怎么样?……什么?!还没脱离危险期?艹,你能确定吗?……恩,啊,行,行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旁边,奋子四仰八叉的躺在摇椅上,一边喝着红酒,一边低头玩着微信。

    大概四五分钟后,黄浩明挂断电话,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喝问道:“不是,你到底跟那三个刀手咋说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咋说的?”奋子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我让你收拾收拾他们,你他妈还把人往死里弄啊?!”黄浩明有点急的吼道:“小崔现在还没过危险期呢!!我找人问了一下,他跟我说,人可能都悬了!!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!”奋子懵b了半天回应道:“我跟接活的那个小子说,人整残就行了啊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……让你半点啥事儿,你也整不明白!”黄浩明顿时有点虚说道:“人他妈要死医院了,咱俩就是买凶杀人!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慌什么啊?”奋子抻着脖子说道:“刀手是农村的,身上全jb挂着案子,今天在东北,明天可能就在南方!警察上哪儿找去?!更何况,我跟他们接触,都是自己挑的地方,一点证据没留下!他咬我指示的,凭啥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以为你砍的是盲流子呢?!”黄浩明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那他妈是融府的人!!你知道市局里有多少人没事儿和方圆,张小乐他们在一块喝酒吗?!”

    奋子皱眉回应道:“要么,就别jb干,要干了,就别前怕狼后怕虎的!!事儿都出了,你在这儿吓唬谁呢?自己啊?”

    “艹!”黄浩明心烦的搓了搓脸蛋子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奋子再次喝了口红酒,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黄浩明再次拿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啊?”奋子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给赵三打一个!”黄浩明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五秒过后。

    “喂?!”赵三接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,三哥,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啊,刚回吉林,见两个鸡.头准备往咱家场子拉人呢!”赵三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有事儿啊?”赵三主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,我就是想和奋子上吉林玩两天……那边有个朋友找我!”黄浩明眨眼说道。

    赵三沉默数秒后,心里感觉有点不对,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回道:“啊,那你就来呗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,我到哪儿给你打电话吧!”黄浩明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通话。

    “去吉林啊?”奋子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找个人上小崔的医院盯两天!”黄浩明面无表情的回应道:“观望观望,看这傻b能不能挺过去吧!”

    “也行!”奋子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,林军守在小崔病房一夜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天,早上十点钟左右。

    红旗镇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一台牧马人,扎在了镇里的一家带有赌.博性质游戏厅门口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一个身高一米七三左右,并且很瘦弱的中年,推开车门,夹着手包,领着四五个人就进了游戏厅,此人名叫二宝,是魏彬的一个朋友。

    “哎,二哥!”游戏厅老板看见中年进来后,顿时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没啥人啊!”二宝扫了一眼屋内,笑着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点,还没上人呢!”老板招呼道:“走,屋里坐,喝口茶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过来跟你打听点事儿!”二宝摆手说道:“你这儿有没有一个上分的小崽子,叫马超!”

    老板一愣:“有啊!”

    “他在哪儿呢?能联系上吗?”二宝问道。

    “四五天没来了!”老板摇头回应道:“我们这儿一天80块钱,到晚上就结账,所以,他没钱了就过来干两天,有钱了,就抓不住人影了!”

    “平时他愿意跟谁玩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和另一个叫铁子的小子,跟着南三屯的大莽!”

    “那个大莽?”二宝一愣。

    “就前些年给老吴家那个傻姑娘干了的王八犊子!”老板笑着说道:“他没事儿过来找过两回马超!”

    “啊!”二宝点了点头,随即插手又问:“这个大莽,现在干啥呢?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能干啥,听说好像是指着剁个手,卸个腿儿啥的活着呢!”老板停顿一下,往前走了两步说道:“……南三屯有个三老肥,听说跟他关系不错!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!”二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们招你了?”老板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真不是招我,整茬子身上了!”二宝简单解释了一句说道:“行,我先走,马超要回来,你给我电话!”

    “不坐一会啊!”

    “不了,走了!”二宝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四点半。

    红旗镇,南三屯一个寡妇家里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挂着长c市区牌照的两台陆地巡洋舰,直接扎进了院内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门子被推开,李英姬戴着皮手套,身后跟着郭秃子,小卓,阿莱等人,直接走到正房门口,一脚踹开了破木板门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众人快跑着穿过平房大厅,随即直接冲进了左侧卧室。

    “我艹!”

    一个干巴瘦的中年,看见人进来后,直接从身下一个少.妇的肚皮上爬起,随后支着裤裆上带雨衣的棒子,就要奔着窗户跑去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郭秃子一步蹿上土炕,直接薅着中年的头发,随即脚下一个绊子,将其撂倒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李英姬拽过满是灰尘的破被子,顺手给炕上的少妇蒙上脑袋,随即背手看向了中年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别动!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小卓和阿莱等人全部上炕,两脚就给中年踹倒下了。“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李英姬戴着手套,拿着军刺直接搭在了中年下身的一杆枪上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咱们什么过啊?”中年躺在炕上,被人按着四肢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大莽的活儿,从谁手里接的!”李英姬声音沙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我!”

    “多说一句话废话,我他妈从根给你剁下来!!”李英姬烦躁的呵斥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