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44 结仇
    半小时后,永利酒店正门口。燃文小说  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一台挡着车牌的陆地巡洋舰,直接扎在了酒店门口的停车场内。

    “来,抬头!”

    丹哥简单粗暴的掰了一下黄浩明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哥……!”黄浩明嗓子沙哑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你爸,老实眯着,咱们各挣各的钱,但他要呲毛,你让他上坟圈子里问问老吴,亚龙是怎么没的!”林伟咬牙说完,随即扒拉着黄浩明的脑袋,直接用膝盖的顶住了他的右手。

    “哥,别剁,别剁……!”黄浩明脖子青筋暴起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让爸给你整个不锈钢的吧!”丹哥端起了五连发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黄浩明疯狂挣扎着身体,但被车后的大柱,二柱,死死按住。

    “别整!”黄浩明带着哭腔喊道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!!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两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外面什动静?!”永利大堂内的保安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陆地巡洋舰迅速起步,随即直接奔着永利门口开去。

    三秒之后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陆地巡洋舰车门子被推开,车内丹哥一脚直接将黄浩明瞪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黄浩明满身鲜血的从车内滚了下来,随即捂着手掌,嗷嗷冲着大厅内喊道:“救命……救命……!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陆地巡洋舰起步,顺着缓坡扬长离去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黄永利和赵五匆忙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回去!”丹哥冲着林伟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林伟在街口粗暴掉头,开车直接往回干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,刚才就是这台车!”混乱的酒店大厅,有人指着陆地巡洋舰喊道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车床降下,丹哥用棉外套裹着五连发枪口喊道:“老黄,你抬个头!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门口的几个身边人,直接冲着老黄扑去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黄永利连续后退,脚下一滑,直接靠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晃挂的高了!”丹哥枪口一条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较轻的枪响泛起,永利酒店门口上方的牌子直接被一抢打了个窟窿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陆地巡洋舰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黄永利站在酒店门口剧烈喘息几声之后,随即扑倒儿子身上,声音沙哑的喊道:“医院,送医院!”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电话铃声响起,老黄一边上车,一边仓促的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人回去了吗?”温瞎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黄永利咬着牙扫了一眼酒店四周,随即憋了半天,声音沙哑的回道:“你撤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十秒后,医院内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温瞎子从小崔被窝里拽出那个被胶带裹着雷管,随即揣进兜里,转身打开门后离去。

    医院大厅内。

    林军领着融府的人,乘坐电梯上楼,随后直奔病房扑去,而此刻温瞎子步伐适中,裹着衣怀,就从楼梯间内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林军推开病房门,仓促的扫了一眼屋后,张嘴问道:“走了?!”

    “恩!”张小乐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吧?”林军再次扫了一眼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!”方圆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什么路数?!”林军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清楚,但很难整!”张小乐摇头回道:“以前没见过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林军让融府一块去吉l的人全部散了,但都没有回家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温瞎子在医院停车场内见到了黄永利。

    “……孩子好点了吗?”温瞎子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做手术呢!”黄永利面容憔悴的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恩!”温瞎子点了点头后,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拿着!”黄永利从副驾驶杂物箱内拿出来一个皮袋儿。

    “先不用,够用!”温瞎子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拿着吧,今天没你啊,浩明可能就不是一只手的事儿了!”黄永利把皮带硬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谢了!”

    “谢啥谢,拿着吧!”黄永利搓了搓脸蛋子继续说道:“先走吧,这两天我都得在医院!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“注意点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!”

    二人交谈几句过后,温瞎子揣着钱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街边二十四小时药店门口,温瞎子站在昏黄的路灯下面,大口咳了几声后,就不停的按着门铃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一位穿着线裤的打更老头,拽开门,隔着铁栏杆问道:“怎么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温瞎子有着挺严重的近视,他低着头,从兜里掏出来能有一百多块钱的零钱,随即说道:“给我拿十盒复方木鸡颗粒!”

    “一百九十五!”打更老头看着温瞎子点钱,所以,等了半天,他冻的直搓肩膀,没啥好脸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,一百七十盒赠一盒吗?”

    “涨价了啊!”打更老头不耐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温瞎子看着手里的一百七十五块钱,攥了半天还是没舍得把皮袋里的十万块钱破开,而是点头说道:“先拿五盒吧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老头接钱后直接进屋取药。

    温瞎子站在门口,抽了根烟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老头在栅栏里面把药盒子递给了温瞎子,随即说了一句:“买点好药啊,吃这玩应,还有用吗?”

    温瞎子一愣,笑着回应道:“……吃啥没用了!”

    “艹!”老头也是一愣,随即一边拉上门,一边说道:“过几天买吧,过几天减价了!”

    “哎,谢了爷们!”

    “冻死我了!”老头摇头回了一句,直接就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夜色下,温瞎子拎着几盒吃了没啥用,不吃还难受的复方药,迈步奔着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当万家灯火熄灭,城市一片寂静的时候,温瞎子打开家门,轻手轻脚的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间三十平米的出租房内,住着四个孩子,最大的男孩18.9岁,最小的姑娘看着也就7.8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屋里一片狼藉,吃的剩饭,没刷的碗筷,桌上的垃圾袋……

    温瞎子就着白开水喝了点药,随即无声的收拾着屋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一早。

    林军还没睡醒时接到电话:“喂?!”

    “老黄没报案!”二斌打着哈欠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!”林军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仇是结下了!”二斌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林军轻声一笑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小岩给林军发了一条短信,上面写道:“应聘那个事儿,怎么搞啊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