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48 接个小活儿
    “儿子,什么儿子?”二斌愣了半天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……庆杰的孩子!”林军非常开心的解释了一句:“我干儿子,呵呵!”

    “生了啊?!”钟振北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恩,生了!”林军感叹一声说道:“融府啊,今年得添不少人口呢,英姬媳妇,伟伟媳妇,都快了!”

    “好事儿啊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今年过年就这点事儿让我痛快!”林军咧着嘴说道:“行了,你俩在这儿玩吧,我回去叫上英姬,小岩他们,飞一趟苏州!”

    “你过去啊?”钟振北楞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去咋整,孩子那么点,也过不来啊?!”林军笑着说道:“还是我勤快勤快腿儿吧,呵呵!”

    “随礼钱,我一会转你微信上昂,哈哈!”二斌大笑着冲林军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真懂事儿……!”林军调侃一句,随后就快步去了更衣室。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融府这边抽签,最后决定小乐,李英姬,小岩等人陪着林军去苏州,而天叔,方圆他们则是悲催的要看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钟振北和二斌离开健身馆之后,就也分开各自办事儿去了。

    “喂?肖儿,你昨天不说有事儿吗?怎么了?”钟振北坐在车里,拿着电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空拉?”

    “啊,我正往工地那边走呢,心思过去瞅一眼,你要有事儿,直接说就行!”钟振北话语简洁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见面唠吧,一块吃口饭!”对方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总吃什么饭啊?!有事儿就说事儿!”钟振北干脆的回应道:“你要觉得非见面说,那你就来工地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行!”

    “恩,好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,钟振北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钟振北在工地门口见到了电话里的肖儿,这个人和振北私交一般,但在工地的事儿上,他帮过振北一些小忙,所以,钟振北才让他过来谈事儿。

    肖儿还领来一个中年,大概四十多岁,梳着大背头,穿着一身较为宽松的西服。

    “振北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生哥,我特好一朋友!”肖儿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钟振北冲中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,你好,我叫付春生!”中年姿态很低,满脸挂着笑意的伸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钟振北跟他握了一下手后,随即直接冲肖儿问道:“找我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事儿,是生哥的事儿!”肖儿挠头一笑,龇牙回道:“生哥有点帐,一直要不回来,我也跟着去了两趟,但没好使……呵呵,所以,这不就过来找你看看咋整吗?”

    “哪儿的人啊?”钟振北停顿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吉林的!”付春生回道。

    “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几笔账加一块,一共三百五十多万!”

    “要几回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付春生挠头一笑:“去过不少回了!”

    “肖儿啊!这事儿要是在长c,我打个招呼,钱就还回来了……!”钟振北停顿一下后,轻皱眉头说道:“但在吉林……这钱明显不好要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帮忙想想办法呗?”肖儿龇牙求了一句后,继续说道:“你过去的话,生哥也不会差事儿的,他跟我说了,钱能回来,你给他六成就行!”

    “……对!”付春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!”钟振北话语直白的说道:“一共三百多万,你们去要了几回,钱都没拿回来!那就是好帐也让你们要死了啊……你说,他就是不给,那我怎么办?是动他还是不动他!?不动他吧,钱回不来,动了他,就这点钱……我让不让人笑话啊?”

    肖儿顿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样吧,这事儿你去问问骡子和刘卫,他俩要是闲着没事儿,愿意去的话,就去一趟!”钟振北的意思很明显,因为他不可能为了这点事儿,亲自跑到吉林要账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点头,他们能去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有自己的事儿,愿意去,我拦着干啥?”钟振北无语。

    “那行吧!”肖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,肖儿和付春生在公寓赌局内找到了刘卫和罗冰旭,并且把事儿跟二人说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个地方一个令,你这事儿要在长c就好整,但在吉林……有点费劲啊!”刘卫听完之后,挺为难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帮忙想想办法!”付春生笑着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对方是干啥的啊?”骡子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啥大手子,以前就是家里有点钱,但现在混完犊子了,在吉林整了两个饭店,手里还有一些其他的小买卖……!”付春生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要好整,你还能来长c找我们啊?!”骡子一听这话顿时笑了:“你在吉林给谁四层,谁都帮你把这事儿办了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付春生顿时挠头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能还的起吗?”刘卫又问。

    “恩,他手里有这个钱!”付春生用肯定的语气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回头你把地址给我,我帮你问问吧,但成不成的不好说!”刘卫看在肖儿的面子上,直接应下了此事儿。

    “谢谢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呵呵!”骡子抽着烟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黄永利最近这一段时间,足足瘦了得有将近二十斤,脸都脱相了,因为黄浩明的手虽然没掉,但却基本等于报废了,医生给他做了三次手术,都没把里面的钢珠清干净……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赵五到医院过来看望黄浩明,随即跟永利聊几句,但都是工作上的事儿,而赵五临走之前,永利酒店的一个高层,也来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啊?”黄永利抬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融府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可能要开新盘,在吉林和沈阳,同时操作两个项目!”高层靠在桌子上,皱眉回应道:“瑞吉新店一开,咱们这边三个月的客流量损失了将近百分之十……张小乐和方圆……专门他妈的谈企业单,抢了咱这边不少客户……而他们现在一进吉林,那咱新分店的项目,就和他们又撞车了……难搞啊!”

    黄永利低头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的意见是,如果他们看中的地皮和咱们重叠,那就按照之前的计划,在这事儿上狙他一下!”高层思考半晌后,说出了建议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黄永利长长出了口气,随后皱眉说道:“算了吧,如果地皮撞上,那咱就正常竞价,走流程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高层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有啊,没事儿别老打听融府的消息了!”黄永利搓了搓手掌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稳一稳吧!”

    “恩!”高层心里十分疑惑,因为之前要护盘的动作,是黄永利安排的,但现在黄永利的态度明显转变了,让高层心里有点吃不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赵五和高层一块离去。

    “黄总……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!?”高层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可能有点累了吧!”赵五模棱两可的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融府要进吉林开分店,你怎么看?”高层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市长,人家开分店挣钱,跟我有啥关系?!”赵五毫不犹豫的回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高层一笑,没在回话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话音落,赵五兜里的手机,响起了短信铃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八点多,林军等人抵达苏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