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71 这事儿跟我没关系
    林军此刻心里觉得,赵五既然当时在场,又看见钟振北和融府的人干仗拎枪了,并且事后还知道了酒店报了案,所以,他非常有可能在钟振北被抓的事儿上,偷着补了一刀,因为双方有仇,并且又赶上吉l是他的主场。?  燃?文小? ?说  ? w?w 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但林军万万想不到的是,赵五不光在这事儿上偷着捅咕了,而付春生找刘卫要账的事儿,也有他的影子。所以,目前林军心里对他的感觉是厌烦,但谈不上有多少恨意,因为两家本身就有仇,那么赵五顺势补一刀,是情理之中的,而且这事儿只是单方猜测,也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可陈雪峰在这件事儿里的表现,却是已经让林军和二斌等人很不舒服了,所以,在回去的路上,陈雪峰给林军打了两个电话,但林军都没接。

    没联系上林军,陈雪峰又给苏润打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哎呦,陈大少!”苏润不冷不热的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以为是我背后搞的鬼?!”陈雪峰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件事儿啊?!”苏润拉着长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甭装糊涂!!钟振北不是进去了吗?”陈雪峰干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一声,他进去,跟我没关系!”陈雪峰皱着眉头,话语迅速的回了一句:“我没让佟海报案,也没跟抓钟振北的分局打过招呼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啊,现在咱们国家的公安系统执行力都上升了!一天就把人抓住了!”苏润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怎么还不信呢?!”陈雪峰用无奈的语气说道:“真他妈不是我打的招呼!”

    “恩,他自首的!”

    “小润,我给你打电话,是因为咱俩是朋友!”陈雪峰话语干脆的说道:“换成别人,我他妈用得着解释吗?”

    “雪峰啊,佟海伤了,但振北也进去了,现在咱们在唠下去,也没啥意思!事儿过去了,就不提了!”苏润沉吟一下后,继续说道:“就这事儿是你干的,我亲眼看见了!哪能咋整?我杀你啊?!”

    “……艹!”陈雪峰叉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我还有点事儿,先这样昂!”

    “恩,有事儿打电话吧!”陈雪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二人就挂断了电话,随即剩下的一周时间内,陈雪峰和融府,还有苏润的走动就变得非常少了,几乎没怎么打过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末,老楼爆破后,融府在吉l分店的项目也正式动工,随后大家全部忙碌了起来,每天工作时间呈几何数上升,小岩,丹哥,小卓还有刚出院的张世忠等人,全部天天扎在工地上,一个个整的跟个小老头似地,晚上他们集体一洗澡,那身上搓下来的泥,都容易给下水道干堵了。

    而当大家都在忙碌的时候,我们的李英姬先生非常适时的请了一个半月的长假,因为莎莎也快生了,家里给她安排在了上海一家知名医院内,需要李英姬过去陪同,所以,小岩挺佩服的冲李英姬说:“你他妈也是真牛b哈!!先上车,后买票不说!就连啥时候生孩子,你都能掐准时间点!!你也是真有两下子……!”

    “滚jb犊子,证我早都和莎莎领完了……再说了,国外的很多知名人士,都是先生孩子后结婚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算个鸡毛知名人士啊?!”小岩挺无语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你们在工地撅着吧,孩子生了……我给你们打电话,为啥你懂的!”

    “赶紧滚远点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啥……小崔有伤,到时候他要去不了的话,你替他给份子钱捎来就行!”李英姬扔下一句后,转身就走了,当天晚上乘坐飞机抵达了上海。

    融府损种李英姬一走后,林军还有点不适应,因为身边最能bb且最能跑腿儿的人没了,所以,他特意叫了阿莱,让他过去给钟振北存了不少生活用品,顺路去了一趟杜子腾的监狱,给这大哥送了两个ps4,还有组装电脑和一系列书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融府忙碌的这段时间内,红旗镇的三个刀客,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后,终于露头了。

    莽哥,小超,铁子,在办完小崔之后,就拿着钱消失了,因为莽哥在装完抢劫的之后,就让丹哥给削懵b了,所以,这段时间一直在养伤,而他在歇着的过程中,小超和铁子的那六千块钱,早就祸害没了,所以,这俩人一直在研究新活儿。

    周六,凌晨一点钟左右。

    莽哥和小超,还有铁子来到了长c市郊的一家小超市门口,因为这里没有监控,周围全是城乡结合部的画风,一到晚上胡同子里漆黑无比。

    “就这家,我踩了好几天点了!”小超眨巴着眼睛冲莽哥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进去啊?!”

    “我买了玻璃刀子!”铁子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托底吗?!”莽哥其实是不太想来的,但小超跟他说这家超市里有钱,因为每到周日的时候,这家店的老板都给送货的结账。

    “哎呀,有啥不托底啊?!咔咔就是干呗!”小超宛若稀松平常的说着一件小事儿。

    “这玩应不能瞎干……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莽哥的话还没等说完,铁子从怀里掏出个锤子,直接砸到了塑钢窗户框子上,随即嘀咕了一句:“艹,这确实得用玻璃刀子,挺结实的!!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!!虎啊?!你砸它干啥玩应?!”

    “我心思整简单点!”铁子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这么带你俩都带不出来!”莽哥呵斥了一句:“稳当点!”

    “整开,整开!”小超冲铁子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铁子贼眉鼠眼的扫了一眼四周,随后就从兜里掏出了螺丝刀子,奔着塑钢窗的玻璃划去。

    “傻b啊你?!你划这么大干啥?!要给脑袋插进去啊?!”莽哥小声在旁边做着技术指导说道:“划个核桃打的眼儿就行,然后拿铁丝一勾就开了……!”

    夜色下,三人捅咕了不到五分钟,就把窗户打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吉l从国外回来的小二,站在落地窗前,毫无睡意的拿着电话说道:“……继续往下查,到底了,在给我打电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