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76 佳人的惦念
    游乐场内半日游,林军和郑可玩了不少项目,而且刚开始二人还都有点端着,但随着双方融入环境,融入情绪之后,彼此还玩的都挺嗨。?  ?火然文 ?? w w?w?. r?a?n?w?e?n`org因为平时他们真的没啥这样的机会,长时间繁重的工作压力,已经让人喘不过气了,哪还有时间能想到来游乐场玩一玩?

    在相对欢脱的气氛中,二人一直在游乐场内溜达到了晚上。随即肚子饿了之后,就坐在人工湖旁边的烧烤棚内,一边吃着,一边闲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帮我弄一下这个……我手不好用!”郑可用小刀戳着需要现割的大羊腿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还得喂你嘴里啊?!”林军斜眼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裤子干了吗?!”郑可调侃着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再提这个,我跟你急昂!”林军有点要急眼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郑可再次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刷刷!”

    林军一边用刀叉切着羊腿,一边随口问道:“今天晚上就回去啊!”

    “恩,我就有半天假!”郑可擦了擦小嘴上的油渍,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作为朋友啊,由衷的劝你一句,女人真的不适合干外勤这活儿!”林军挺认真的说道:“早点转文职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,我要慢慢适应一段时间!”郑可单手挽起秀发,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军将羊腿肉加了一点辣椒粉后,放在郑可盘子里说道:“动作太暧昧,我就不喂你了,自己吃吧!”

    “哎呦!”郑可撇着小嘴,挺不屑的说道:“不是你撵着给我送奶茶喝的时候了,是不?!”

    “哎,年轻的时候,我也是瞎了眼了!”林军长叹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,明明是我没搭理你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哎,你说到这儿,我才想起来。我到现在还记着你生理期呢,真的!”林军笑着回忆道:“当时我为这事儿,没少下功夫!”

    “你滚!”

    郑可骂了一句后,一边吃着,一边评价道:“刚看见你,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鸟,但说真的,我没想到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自己都没想到!”林军摇头感叹的说道:“一眨眼,我都快三十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这两年明显见老,我看林伟朋友圈发的你和天叔照片,看着像哥们似的!”郑可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么恶劣呢吗?!”林军不可思议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子说道:“我觉得……我保养的还行啊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拿脚气膏当面膜敷了,哈哈哈!”郑可笑面如花的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来吧,来吧,快点吃吧,吃完你好走!”林军摆手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老了,要不能遇到点刺激,就大小便失禁吗?!”

    “别逮到个屁嚼不烂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!”

    郑可再次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湖面波光粼粼,街边柳树泛着绿芽,昏黄的灯光下,二人喝着小酒,像是在叙旧,也像是在回忆青春……

    没心没肺的日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悄然离我们远去。当我们总在心里藏着一堆事儿,每晚疲惫入睡时,真的需要有那么两个朋友,陪着你聊着工作之外,事业之外的话题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烧烤棚内的顾客也逐渐消散。而酒兴正浓的林军,和俏脸红扑扑的郑可,则是被老板提醒,游乐园要闭场了。

    “马上,我们马上就走!”林军客气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急,就是商管过来催,让我们收拾东西!”老板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叻!”

    林军点了点头,随后将最后的白酒直接倒进了自己杯里,然后抬头冲着正托腮发呆的郑可说道:“……喝了,走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一想喝完就要走,心都快碎了!”郑可俏脸一副可怜像儿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别太留恋我行不行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可稀罕你了!”郑可无奈的端起酒杯说道:“我是一想到马上就要归队,才心碎的无法粘合!”

    “来吧,切丝!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郑可长长出了口气,随即与林军碰杯后,轻抿着将酒喝掉。

    “来,把哈喇子擦一擦!”林军将手纸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二人说笑中结账,随即顺着只有灯光,没有他人的林间小路,一直走出了游乐园。

    “……挺满意吧?!”

    林军双手插兜,站在游乐园门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,挺开心的,尿了是亮点!”郑可一头秀发随着晚风轻舞,俏脸挂着笑意回道。

    “下回来,你别找我了,听见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郑可一笑后果断转身,随即一边走,一边摆着小手说道:“谢了,不用送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再来别给我打电话了!”林军站在原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。

    郑可娇躯停顿一下,随后沉吟一下,扭头再次转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晚上还有啥节目啊?!”林军调侃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林军,有时候执拗的坚守,并不能给你带来任何有意义的生活……它只会把你人生中已经出现的遗憾变的更加悲剧!”郑可站在凉风中,话语轻柔的说道:“你的坚守,不是大家希望看到的,也肯定不是她想看到的……所以,这种坚持没什么意义!”

    林军怔住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朋友,所以,我更希望看到一个真正健康的你!”郑可挽着发梢,笑容满面的说道:“送你一句鸡汤,咱们老友共勉……人生自有沉浮,我们总要迎着光向上游!”

    林军攥着手掌,沉默许久后点头说道:“谢谢你这半日假期!”

    “……走了!”

    郑可转身后,娇躯背对着林军,一边挥动左手,一边就上了出租车。

    刚开始,林军以为郑可真的是休息放假,所以特意过来看看自己叙叙旧,顺便散散心。

    但就在刚才,林军才明白,这半日的欢声笑语内,郑可只为说最后两句!

    老友挂念,林军内心很是悸动!

    今天这个酒,他……喝的痛快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林军回到家里,难得的没有做梦,而是一觉睡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早晨八点半,林军准时赶到融府,但人刚到就看见魏彬侄子,魏海波领着两个浓妆艳抹的三十多岁少.妇从电梯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军哥!”魏海波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林军点头问道:“来的挺早啊,呵呵,有事儿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