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90 本地关系
    黄永利露面之后,分局的领导就要叫上出租车车队这边领头的人,回分局进行调解,但出租车领头的司机全部不干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们说让黄永利过来,现在他也过来了!”分局的人皱着眉头,指着车队长说道:“从早上闹到现在,你们弄的半个区的交通都堵塞了,可问题解决了吗?!你不调节,不说诉求,就在这儿堵着,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?!”

    “我们说诉求了啊,谁去砸的车,谁指示的这个事儿,你让他们站出来!”车队队长言语激动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站出来,车就能走,是不?!”黄永利冲着车队队长说了一句后,随即扭头喊道:“来,小吴你过来!”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吴浩头皮发麻的扫了一眼周围乌泱泱的出租车司机,随即低着头,走进了人群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是不是他去的?!”黄永利拽着吴浩的胳膊,冲车队队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艹你妈的,昨天晚上砸车就有他一个!”

    “小b崽子,你他妈出来了?!”

    “揍他个b养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出租车车友看见吴浩之后,瞬间情绪激动,拥挤着就奔着圈内围了上来,并且有人还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靠边!!”分局领导指着众人喊道:“要动手,有理的事儿,也没理了!!”

    “别动手,别动手……!”车队队长也是全力拉着身后的同伴。

    “人来没来?!”黄永利指着车队队长问道:“换个地方谈吧?!”

    车队队长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领导,我该做的都做了,对吧?!你看现在人还不走,怎么办?”黄永利扭头冲着分局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再作,咱们就得换个方式谈了!”分局领导指着车队队长说道:“我要走,防暴队就过来!”

    车队队长听到这话后,扭头向人群外面扫了一眼,而魏海波,小卓等人冲这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,车队队长与二十多个被砸车的车主,一块去了分局。

    再过二十分钟,永利酒店门前拥堵的出租车车队开始逐渐散去,而分局内,吴浩因寻衅滋事被直接批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润通出租车公司内。

    沈总吃完午饭,坐在办公室内冲着一个经理问道:“人回来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大部分的人都散了,但挨砸的车主全在分局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处理的?!”沈总又问。

    “抓了个领头的!”

    “顶缸啊?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样是这个意思!”经理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顶缸能行吗?!”沈总语气很硬的回了一句,随即拿起了座机拨通了林军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!沈哥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安排的?!”沈总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吃了吗?!”林军问。

    “刚吃完!”

    “那再吃一遍吧,润泽过来了,我也约了市局的两个领导!”林军轻声回应道:“你都认识,见面说吧!”

    “行,我过去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叻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一点。

    长c某酒店的饭桌上。

    一位五十多岁,满头白发的中年,穿着便装,笑吟吟的指着沈总说道:“专车的事儿刚过去,你就给我上眼药哈!”

    “……先打人,后砸车!”沈总摊手回应道:“一台也就拉倒了,但二十多台,我怎么整?!”

    “永利酒店也是上面扶持的企业!”领导沉吟一下后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出租车集体活动的事儿,不能再发生了!至于永利酒店,该处罚的一定会处罚!”

    “领导英明!”沈总风趣的冲林军挤了挤眼睛。

    “英明,英明!”林军赶紧附和一句,随即端起茶杯说道:“大中午的,酒不喝了,咱整点去火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小摩擦难以避免,但大摩擦一定不要发生!这样的话,咱们没事儿还能坐一块喝点茶,说会话!”领导看着林军和沈总,笑着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沈总干脆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……!”林军也是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负责调解的两个领导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。

    昨晚跟吴浩一块砸车的几个小带队的,全部被分局掏住,随即扔进了看守所。而是谁在分局哪儿点的他们,有人说是吴浩,也有人说是永利酒店自己递的点儿,但总之是涉案的主要人员一个也没跑了,全进去了。

    晚上,分局下班之前,黄永利领着公司的七八个高层,从大院内走出来后,就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黄永利接到了北京朋友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老黄啊,我沟通了一下,你让一步吧!”朋友干脆直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黄永利咬着牙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再找关系,那终究是外人……!”朋友停顿一下。话语委婉的劝说道:“事儿怎么处理,还得看人家本地主管部门的态度……这关系有远近,你上面再发力,也抵不过人家私下里喝顿酒,聊聊天,来的实惠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让?!”黄永利扭头看着窗外问道。

    “事儿发生在哪儿,就在哪儿解决呗!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谢谢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也就打两个电话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话到这里,二人寒暄几句后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车继续平稳前行,而黄永利坐在后座沉默半晌后,冲着司机说道:“去赵三的医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六点半,医院走廊内,黄永利和赵五并肩坐在长椅上,话语简洁的交谈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上面怎么说?!”赵五抽着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黄永利停顿一下后,低头回应道:“ktv先关了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赵五咬着牙,目光阴沉。

    “先缓一段,过了这个风儿吧!”黄永利扭头看向赵五,随即补充道:“这事儿呢,有你的,也有我的!ktv关了,你也损失不小!这样吧,回头我跟财务打个招呼,ktv关的这一段时间,酒店不收你费用!”

    赵五听到这话后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五啊,我说给你托底,就不可能遇到事儿躲了!”黄永利叹息一声后,右手拍着赵五的大腿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!”赵五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也在黄永利没有抛弃自己的事儿上,小小的触动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