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93 境外消息
    沿海某市。?燃?文小?说?  ?? w?w?w?.?r?a n?wen`org

    小二跟下面的助手通了一个电话后,人就直接奔着机场赶去,准备返回东北。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坐在车后座的小二,刚刚闭目眯了了一会,电话就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!”小二揉着眼睛,皱眉接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呵呵,干嘛呢?!”

    “准备回东北,往机场走呢!”小二打着哈欠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好事儿!”电话内的朋友,笑着说道:“你打算怎么谢我!”

    小二听到这话后,顿时精神了不少的问道:“……我求你的事儿,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恩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小二言语有些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能逗你吗?!”朋友停顿一下,张嘴补充道:“不是我联系上的,是我朋友的朋友,在外面跟他们见过!”

    “……能联系上吗?”小二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事儿我不好在中间过话!”朋友委婉的拒绝道:“我可以把中间人介绍给你,然后你们怎么谈,我就不管了!”

    “可以!!”小二干脆的回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哥们,听我一句,你自己也别沾这帮人,没啥好处!”朋友轻声劝说道:“事儿还不一定准不准呢,你最好找人过来跟他们见一下!”

    小二沉思半晌后,点头应道:“行,我清楚了!”

    “恩,完事儿电话联系吧!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边安排一下,就给你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妥!”

    二人说到这里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,但车内的小二再无睡意,而是插手而坐的想了半天,最后拿出手机再次拨通了一个号码,并且说道:“你在哪儿呢?!恩,我今晚到吉l,咱俩见一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11点四十。

    小二与随行的司机抵达东北吉l,随即开着停在停车场的一辆普通越野,就奔着市区赶去。

    大约一小时后。

    吉l市郊某冰激凌厂旁边的一个独栋平房外,小二在车里见到了前段时间在h市五常酿成命案的光头男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有啥急事儿啊?”光头男皱眉冲小二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玉哥,你收拾一下,这两天带人出趟远门!”小二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远门?去哪儿啊?!”

    “出境!”小二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出境?!”玉哥一愣,低头点跟了烟问道:“那五常的事儿,不继续追了?!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碰电线死了,我手里仅有的一点线索也断了,而且警察还来吉l这边抓过你,所以,这事儿在办下去,你很容易折了!”小二眉头轻皱,叹息一声说道:“我有个朋友,在国外帮我打听出一点消息,你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我出去到没问题,但通过什么渠道走啊?!”玉哥摸了摸光头,摇头回道:“我他妈也不认识搞人体运输的朋友啊!”

    小二沉默半晌后,直接掏出手机拨通了陈雪峰的电话。

    十几秒之后。

    “喂?!……哥……哥们!”陈雪峰呼哧带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呢?!”小二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活塞运动,扎枪捅窟窿呢!”陈雪峰一边臀部用力,一边香汗淋漓的用耳朵夹着电话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小二无语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两个朋友,要往外面走一走,你有渠道没?!”小二话语简洁。

    “你且等我……把这点活儿干完……然后我帮你问问……!”

    “艹!”小二再次无语。

    “恩,艹着呢!”陈雪峰龇牙一笑。

    话音落,俩人结束通话,而时间过了不到四十分钟后,陈雪峰就再次联系上小二,让他去市区某ktv见面。

    小二接到电话后,就与光头玉哥开车赶到了市区,而他们刚进ktv包房,就看见已经陈雪峰与赵五喝上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说你多有命,我打了两三个电话,都没人有往境外走的渠道……!”陈雪峰拍着赵五的肩膀,龇牙补充道:“我正愁怎么办这事儿呢,五子就给我打电话,让我过来玩会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哎,来了啊!”赵五看见小二进来,顿时非常热情的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长c呢吗?!”小二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呀,别提了,那边的店儿关了!”赵五叹息一声说道:“今天刚回吉l看看账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小二心里虽然已经知道长c最近发生的事儿,但表面上也没露声色。

    “坐,坐……!”赵五再次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刷刷!”

    众人落座,随即关上房门,就在屋里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h市,七处大案队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郑可盘上一头秀发,随即用热水冲了一杯咖啡后,扭头就奔着提审室走去。

    提审室内。

    一个小伙戴着手铐子,一边低头裹着烟头,一边困的直打哈欠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一宿,快抽我一盒咽了!”负责审讯的实习刑警,歪脖问了一句:“还是不说,是不?!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清楚,你问我也没用……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郑可小手捧着咖啡杯,俏脸没有任何表情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郑组!”

    两个警员站起来冲郑可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还没说呀?!”郑可迈步走进屋内,随即伸手将咖啡杯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他说他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,你俩睡一会吧,我来审!”郑可眯着大眼睛,低头扫了一眼空白的口供本后,摆着小手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你们让这个漂亮的警察同志审多带劲啊,大晚上的看着提神!”小伙嬉皮笑脸的冲两个实习警员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老实点!”警员皱眉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去吧!”郑可再次摆了摆小手后,随即就抱着肩膀,用***靠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呦,你不是汉人吧?!”小伙笑着冲郑可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困哈!”郑可红唇抿着咖啡,言语像是闲聊天似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呗,我进来一小天了!”

    “说点提神的?”郑可眨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啥是提神的啊?!呵呵……!”小伙贱笑的看着郑可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从浙j拿货,在五常散,主要客户是在周边农村吧?!”郑可俏脸面无表情的说完,随即停顿一下问道:“提神不?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伙脸色一黑,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知道这是什么单位不?!”郑可指着墙上的七处牌子说道:“进过两回派出所,你还真当你什么都见了过呢?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“还用我打个电话,让派出所把农村的零售点抄了吗?”郑可黛眉轻皱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伙咬着牙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郑可从桌上撕下来两张口供本,随即拿着笔放到了青年身前的桌子上说道:“自己写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