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94 案件分析会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九点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郑可在自己的休息室内睡了仅睡了五个小时后,就赶紧起来去卫生间洗漱。

    “咕噜噜!”

    洗手池旁边,郑可嘟着嘴,正在漱口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泛起,那个曾经和林军因为争郑可发生过小“矛盾”的王志龙同学,额头上方贴着一个粉红色的发帖,脚上踩着一双紫红色的拖鞋,扭扭哒哒的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郑可肿着通红的大眼睛,表情有点呆萌的扫了一眼王志龙。

    “呦,昨晚你也没回去呀!”王志龙一看见自己的“同性”,就忍不住拿兰花指在郑可纤细的胳膊上怼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事儿呀?!”郑可翻着白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彭队叫你去市局开会!”王志龙站在水池旁边,也开始刷起了“银牙”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呦,你最近肤色好差呀……!”王志龙扫了一眼郑可粉红的脸蛋说道:“姐们,你都憔悴了,你造吗?!”

    “闭嘴,好吗?盆友?!”

    “……呦,我说,你就用这个保湿霜呀?!啧啧,这什么破牌子呀?”王志龙拿着郑可的保湿霜,撇嘴说了一句:“我听说,你不上次出差,去长c和林军确认关系去了吗?……他那么大老板,就给你买这样的化妆品啊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能不能把你那颗粉红少女八卦心,用在工作上?!”郑可刷了一下牙桶后,随即散开头发说道:“你系真滴很烦银,你造不?!”

    “我一说你点毛病……你就跟我这儿臭来劲……你瞧瞧你皮肤糙的跟什么似的!”王志龙刷着大板牙,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用我的,兰蔻!”

    “用不起……用完也没人买……!”郑可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要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哎呦,都是朋友,我的你就拿着用呗!?”王志龙还挺仗义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,我怕你老公打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切,他可不像林军那么小气!”

    “擦!”郑可崩溃的骂了一句后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不呆会了?一会一起去呗!”

    “滚!”郑可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五秒过后,一个七处男性同胞走到卫生间走廊后,随即迷迷糊糊的看见王志龙后,就本能的要迈步奔着厕所走去,但一抬头发现,上面写的是女厕。

    王志龙斜眼看了他一眼,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我走错了?还是你走错了?!”同事有点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走错了呗?!这特么女厕所!”王志龙十分在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怎么在这儿呢?!”

    “呦,我能来的地方,你就能来呗?!”王志龙刷完牙后,一边往外走,一边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同时无言以对了半天回应道:“下回你换卫.生.巾,你提前打个招呼……整滴我都在厕所的旅途上,迷失了方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点,h市市局会议室内,某副局长领衔,对五常过失杀人案和吉l袭警案,进行案件研讨。

    “小可,你把案情介绍一下!”彭国强坐在侧位上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郑可打开幻灯片,并且关了灯后,就用红外线笔指着墙上的案件图片说道:“死者名为李达,男,27岁,五常本地人,有两次前科,一次是寻衅滋事,判一年半,一次是轻伤害,判两年零六个月……此人于上月25日晚,在五常某慢摇吧遭持枪匪徒围堵,随后逃跑过程中,意外碰触电缆身亡……!”

    “犯罪嫌疑人的情况掌握了吗?!”副局长抱着肩膀问道。

    “目前确定一个!”郑可把幻灯片调到光头玉哥的照片后,继续说道:“他叫范玉,陕西西安人,有前科,95年因过失杀人到x疆服刑,07年出狱之后,他再次因抢劫杀人案在逃至今……!”

    “他和被害人有交往和关联吗?!”副局长再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郑可黛眉轻皱的回道:“这个被害人李达,就是在五常卖假烟的一个社会闲散人士,而范玉则是一直活动在x疆,西z等边远地区的悍匪……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相同背景,也没有任何利益往来,所以,我们专案组,已经排除了仇杀和情杀的可能!”

    “这个范玉靠什么活着?!”副局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只要有钱儿,什么都干!”彭国强一边抽着烟,一边低头看着李达基本资料的说道:“但最近两年,他消停了不少,也一直没有在作案,人好像突然消失了!所以,这次找李达,他也是第一次露面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,是雇佣杀人?!”副局长一句点题。

    “对,目前就这种可行最大!”郑可点头回应道:“昨晚,我审了李达的一个合伙人!据他交代,李达在被范玉围堵的当天晚上,曾经和他见过一面,并且表示过自己要走,要去浙j躲一段,而这个合伙人问李达为什么时,李达只说有一帮外地人找到自己,并且给了自己一部分钱,要找一个人……但李达不想给他办这个事儿,所以……就像跑掉躲了这个个事儿!”

    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找李达的外地人,应该就是这个范玉!!”彭国强翻着资料,再次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副局长抱着肩膀,思绪良久之后,再次说道:“范玉要收拾李达的主要原因,应该不是差这点钱,而是李达没给他办事儿!!能这么推断不?!”

    “对!”彭国强点头。

    “范玉要通过谁去找李达,是这个案子的关键点!!”副局长捋清思路后,抬头冲郑可问道:“李达的关系网,你们查了吗?!”

    “难点就在这儿!”郑可轻皱着眉头说道:“李达交往的人比较杂,三教九流,什么人都有!但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没什么主要职业的社会闲散人员,所以,我觉得这些人……都不应该是范玉能亲自过来打听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彭国强低头看着资料,突然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副局长扭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李达曾经因为轻伤害进去过?!”彭国强拿起卷宗,皱着眉头说道:“事情起因,是因为他?!”

    “谁啊?!”副局长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还记得大概五年之前,咱们市的一个企业家儿子被绑了吗?!”彭国强眯着眼睛说道:“被绑孩子的父亲,叫万宝!!而主犯就是五常的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。

    郑可瞬间想起了彭国强说的是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