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316 澎湃的战斗力
    比亚迪车内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什么动静?!”

    正在用手机玩游戏的那个汉人,听到车后有声音,本能扭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阿哲一枪把子直接砸开了正驾驶的车玻璃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汉人一愣,扭头就奔着副驾驶手扣抹去。

    “嘭,哗啦!”

    另外一头的二柱子,也砸开窗户,将五连发枪管子探进了车内,并且骂道:“能听懂中国话吗?!”

    汉人一愣。

    “动一下,我他妈让法医用小铲子给你脑瓜篮子铲起来!”二柱声音沉闷的呵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下车!”

    阿哲冲着司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们,货在后备箱里,你想要,全拿走!”汉人沉默半晌后,抬头冲二柱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奔着货来的,下车!!”二柱再次呵斥一声。

    车内二人相互对视一眼,随即就推门往车下走。

    这时,刚才从比亚迪内出去的维族人,已经与歌厅店内的两个青年走到正门口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手抬起来,往腰上摸啥?!你他妈有炸弹啊?!”二柱站在比亚迪旁边,连续两枪托,直接砸在了汉人的脑瓜子上。

    “哥们,到底因为啥啊?!”汉人后脑冒血,举起双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叙利亚,有你一个吧?!啊?艹你妈的!?”阿哲低吼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刷!?”

    歌厅门口的维族人,听见旁边胡同有喊声,随即又看见了那台面包车车尾后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呢?去叙利亚,有没有你一个?!”阿哲一边耗着维族人的头发上车,一边喝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……我不知道……你说的什么……意思!”维族人摇头。

    而此刻汉人则是楞了一下,一声没坑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二柱耗着汉人的头发,就要将他往车上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歌厅门口的那个维族人,立即冲两个青年摆了摆手,随即伸手摸向了后腰,并且小步伐的向胡同内移动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可能误会了……!”

    汉人摆手还想说话。

    “误会你妈b,找的就是你!”二柱咣咣两枪把子,直接连打带拽的将汉人推上了面包车。

    “阿吉木!!”另外一个已经被阿哲弄上车的维族人,突然高升大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你积木你爹篮子,魔方都不好使!”车里的大柱回头就是两拳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二柱上车直接拽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阿哲坐在车内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大柱挂上倒挡,随后踩着油门,就将车头从胡同内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们……你们真找错人了?!”汉人坐在车内抱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范玉你认不认识?!”二柱棱着眼珠子喝问了一句:“找错了吗?!”

    “慢点,慢点!”阿哲连续摆手说道:“车头往左靠!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大柱直接一轮方向盘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枪响泛起,面包车车门上顿时荡起一阵火星字。

    “阿吉木!!!”

    维族人坐在中排座椅上,再次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胡同旁边,之前进歌厅的那个维族人,手里拿着一把只能打六发子弹就废了的私制手枪,一步迈进胡同内,躲在比亚迪后面就开始搂火!!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!”大柱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阿哲坐在车内,端起五连发就开喷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ktv内涌现出一批由本地人组成的砍刀队,而他们手里拎的刀,跟东北的开山,七孔等砍刀,完全是两回事儿!!

    这帮人的片刀,全部都是那种刀身很宽,刀背很厚,刃口极其锋利的自制家伙,它看着有点像那种闸草的闸刀,而且真干起来,其杀伤力也不是那种开山和七孔之类的砍刀能比拟的,因为这种刀的重量很大,一刀干下去,不说能给肩膀剁下来,也他妈差不多了!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二柱子坐在面包车内的中排座椅内,左手拉开窗户,右手冲天一枪,张嘴就喊:“艹你妈的,谁过来,我他妈整死他!”

    对伙儿完全由本地人组成的砍刀队,听到枪声后只象征性停了一下脚步,随后二话没说,拎着刀就冲了上来,脚步几乎没停!!

    “我艹!!”

    二柱看着乌泱泱的人群冲过来,脑瓜皮瞬间一阵发麻,竟稍微有点懵,因为这帮人明显不怕五连发!!

    站在非常客观的角度讲,不谈任何z治类的因素,那我国x疆少数民族的风俗和凶悍程度,绝对不是一般炮!

    06年在东北h尔滨的n勋六道街,发生过这样一起械斗,当时是一个开网吧的大哥,在楼上跟朋友打扑克,然后就让网管出门去买点羊肉串,当时大哥给了网管一百块钱,说是你给我买二十个串,一个腰子就行,因为其他的朋友都不饿,不想吃。

    随即,网管出门就去了道对面的一个x疆烧烤摊,而这个烧烤摊也比较简陋,就是那种在路边支个小炉子,整点炭,整点酒,就干活的摊子,所以,客观的说,卫生情况确实不怎么样,但网管懒得走,所以,就在这儿把东西点了。

    原本说好的是,烤二十个串,一个腰子,但网管先把钱给了,所以,对方直接烤了九十个串,一个腰子,算起来正好一百块钱!

    然后,冲突发生了,网管和两个x疆哥们撕巴了一下,随后进屋找老板,而老板仗着自己有理,出门就打了新x哥们一个嘴巴子!

    打完之后,俩x疆哥们走了,但不到五分钟,就领着三台出租车回到了网吧门口,而老板这时候怕他们砸店,所以也打电话摇人。

    再过二十分钟,x疆哥们来了不到三十人,而老板找了得有六七十个又拿镐把子,又拿片刀的社会小青年。

    随即,冲突发生!

    而不到三十人的x疆哥们,一回合直接就冲跑了对伙六七十个青年,而老板一个在三处的警察朋友,也在楼上打扑克,他看见斗殴发生之后,下楼就亮了警官证,但对方根本不扯他,直接堵柜台里,咣咣就怼了两刀,人当场就躺下了!

    后来,据网吧老板找的一个带队的青年回忆说:“真他妈干不过啊!!!我砍一刀,以为对方会躲,谁他妈知道,他抬手就给刀刃抓住了,完了我就懵了!再他妈回头一看,三处的人让人直接就给捅了,我艹,那还咋干呐?!我掉头就跑了!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真实发生在东北的一起斗殴,并且也是从哪儿之后,x疆人在东北,一般没人愿意招惹,这里面有他们生性的原因,但也有政策原因,因为那个三处的警察,最后自己掏钱看的病,扎了两刀,就白扎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话说回来!!

    歌厅门口,二柱原本想着开一枪,咋地也让对伙全部立正了,但万万没想到,人家根本没停步,瞬间就围了上来!!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镐把子和厚背儿大砍刀,噼里啪啦的剁在面包车上,阿哲都能明显感觉到车身晃动!!

    “倒车!!倒车!!”二柱瞪着眼珠子喊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