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317 抓一个
    大柱再次推上倒挡,右脚猛踩油门!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面包车排气管子冒着浓烟,车身直接从人堆里抽了出来,而在车后打砸的“砍刀队”成员,也是纷纷避让!

    “嘭,嘭!”

    车在向后倒着的时候,堵在车辆左侧的一人,直接就将阿哲所在的副驾驶车门拉开,随后另外三四个人,轮着片刀和铁棍子就往阿哲身上砸去!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阿哲仓促之间,后背向正驾驶方向仰着,抬手就是一枪,当场将拽着车门的那个小伙干退了数步!

    “咣当,哗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面包车中间的车门,也被外面的“砍刀队”拽开。?  燃?文小? ?说  ? w?w 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被阿哲拽上来,一直低着头的那个汉人,突然往上一拱肩膀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看着车辆右侧的二柱,在措不及防下被顶的身体向前倾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汉人二话没说,迈步就往车下跑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!!”

    二柱猛然回头,左手直接薅住汉人的脖领子,随即抬起右手拎着的五连发,作势就要开枪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汉人回头直接压住二柱的枪管,扯脖子喊了一句:“砍他!!砍他啊!”

    “当啷啷!”

    数把片刀和铁棒子从车外探进车内,随后隔着汉人,就奔着二柱砸去,而二柱低着头,抓着汉人的脖领子,连续猛蹬了数脚!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汉人使出吃奶的劲儿往后挣扎,直接拽的脖领处衣服瞬间撕开,最后身体踉跄着滚下了车内!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面包车马达轰鸣,再次后退,但犹豫大柱油门踩的太深,所以车尾咣当一声就撞在了马路边上的垃圾桶。

    “留一个就行!!走了!”二柱扯住在车上仅剩的一个维族人,随即吼着冲大柱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大柱挂上前进挡,油门直接踩到底,随即后轮驱动的面包车,轮胎打滑,车尾连续侧移着从人群内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!”

    二十多个“砍刀队”成员拔腿就追,并且噼里啪啦的将面包车尾砸惨不忍睹,后备箱门彻底变形。

    一条街道过后,大柱驾驶着面包车急转,这才甩开了后面追着的人群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悬透了,悬透了……!”二柱连续吞咽着唾沫,胸口剧烈起伏的骂道:“下回要光拿五连发,我是说啥都不来这地方了!爱他妈谁挣钱,谁挣钱吧!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儿吧?!”阿哲拿着纸巾擦了擦脑袋上的口子,随即回头冲二柱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找找……!”二柱右手拎着枪,左手不停的就在身上摸了起来,找着伤口。

    “葛们?!……咱们……!”车后座的维族人,也满脑瓜子是血的张嘴就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你不说话,我都快把你忘了!”二柱一看见他顿时红眼的从中排座椅上窜起,随即举起枪托,一边削,一边骂道:“你们挺狠呐?!小人儿集合的挺快啊?!我他妈的还没等发挥呢,就一堆跑出来二十多个?!黑店呗?!我艹你大爷的?!有枪又有炮呗?!长年摆事儿呗?!……我他妈给枪管子**屁y里当避雷针,你信不信?!……!”

    “行,行行,别打了!”阿哲粗略的擦了一下脑袋上的血,直接就掏出电话拨通了小卓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!到底怎么回事儿啊?!我看怎么一下干出来二十多个人呢?!”小卓接通电话之后率先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问我呐?!不你踩的点儿吗?!”阿哲无语的回应道:“我以为他们就三个人,咱现场抓俩放一个,路上在松一个,就完事儿了!谁他妈知道这边刚动手,那边就干出来二十多个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两把枪,震不住一帮拿刀的?!”

    “你用嘴说可容易了!我给你两把枪,你回去试试?!”大柱在一旁,十分憋火的喊了一句:“对伙见到枪根本没跑,整滴我们仨非常措手不及!艹!”

    “你们咋样啊?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阿哲插嘴说道:“见面再说吧,去定好的地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某街边路上。

    二柱在车里看着那个维族人,随即阿哲蹲在地上,一边让大柱用矿泉水给他洗洗后脑和脖子上的血,一边说道:“话刚开始说,对伙儿就出来了,我现在整不清清楚,他们理没理解我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你说了吗?!”小卓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了!”阿哲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个汉人放了?!”小卓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咱放的,是他妈的没看住,对伙给抢回去了!”大柱斜眼骂了一句:“这回弄假成真了,都不用路上故意松松绳子,让他走!”

    “这仨人要真跟去叙利亚的那帮人有联系,那你只要说了,他们肯定就理解这事儿是啥意思了!”小卓短暂思考了一下答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知道他们理没理解呢?!”大柱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等消息!”小卓抽着烟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二柱胳膊得缝针,找个地儿吧!”阿哲自己拿着矿泉水,低头又冲了冲自己的手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事发现场的ktv包房内,那个叫阿吉木的青年坐在沙发上,低头抽着烟,而那个汉人则是站在门口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!玉哥?!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儿发生了点事儿!?”汉人掐着烟头,皱着眉头说道:“今天来了两个外地人,开了台面包,拿了两把枪,给我和阿吉木,还有塔力堵住了!”

    “外地人?!找你们干啥啊?!”范玉没太当回事儿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找我,是找你!”汉人停顿一下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找我?!”范玉一愣。

    “对,他抓我的时候问了一句,去叙利亚是不是有我!”汉人轻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范玉听到这话,伸手摸了摸脑袋后,立即问道:“什么口音,哪儿的人?!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普通话,听着有点像东北的,但我也不确定,因为对话很少!”汉人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人长什么样?!”

    “蒙着脸,没看着!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拿枪堵你,你能跑了?!”范玉皱着再次问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