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325 提人
    家里,何维绪接到了上层书记的电话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哈哈,老何啊,歇着了吧?”书记关怀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的电话啊,总是愿意后半夜响!”何维绪心里预感不太好,所以挺直接的回了一句:“……刚刚接到了一个抓捕电话,我问了几句!”

    “啊,我也要和你说这个事儿呢!”

    “恩,您说!”何维绪翻身坐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接到了民族委员会的电话!”书记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跨地抓捕,枪还响了,当地警方很不满意呀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,恩!”何维绪拧着眉毛,出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老何啊,案子是一件普通的案子,但所涉及的行政部门,很敏感啊!”书记点到为止的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书记!查这个五常案子,七处大案一队的彭国强,就带着九个人,拿着有限经费,使着有限设备,不到一个月,跑了三省四地排查线索……!”何维绪心中莫名的憋着一股怒气,直接岔开话题,张嘴直接陈述着案件侦破过程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没理解我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书记,我理解了!”何维绪直接出言打断:“意思我明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书记听到这话后沉默。

    “咱们一共去了十个人,三个负伤,两个重伤!!彭国强到现在都还在急救室门口听信呢……!”何维绪一股热血顶上脑门,竟然用非常抗拒的语气说道:“犯罪嫌疑人要带不回来,我没法跟这帮玩命给国家办事儿的刑警交代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,恩,我理解了!”书记语气平淡,已经开始不接彭国强的话茬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。

    何维绪与书记在电话中,没有把事儿谈妥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。

    彭国强在医院的急救室门口,刚刚接出来中枪的刑警费斌,随即继续准备等待着大岗的消息,因为大岗脸上的伤非常严重,右眼肯定是瞎了,所以,手术过程非常漫长。

    但就当彭国强刚刚跟同事把费斌推进病房时,当地公安机关来了十多个人,而且正好堵住了在病房内的彭国强,双方既然已经碰面,那彭国强想躲也躲不了,随即,双方就在病房内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您好,彭队!”领头的警察伸出手掌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你好!”彭国强点头应下:“坐吧!”

    “坐就不坐了,我们也是身上有案子在,时间比较紧!”领头警察的汉语非常流利,他看着彭国强,低头就从公文包里拿出逮捕令和已经开好的看守所羁押证,随即抬头说道:“范玉我们得提走!”

    “提走?!”彭国强眉头拧了个疙瘩。

    “刷刷!”

    屋内照顾费斌的五常专案组成员,听到这话后,全部都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在新x也有犯案,那现在落网了,我们需要他的口供,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!”领头警察继续说道:“而且昨晚你们抓捕时开枪了,影响很大,所以,按照公安系统内的执法流程,他是不能先异地羁押的,而是得等到检察院提起公诉,才有可能下区,回到你们管辖的案发地,进行羁押!”

    “扯他妈蛋的?!”

    昨晚因为大岗才免遭一难的小刘,听到对方的话,直接窜起来红着眼珠子骂道:“人是我们抓的!你们凭啥过来要人啊?!”

    “你别激动!”彭国强冲小刘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能不激动吗?!”小刘扯脖子喊道:“一个多月没回家,来他妈这个破地方,八个人躺下俩!!最后一句不能异地羁押,就把人给我抢走了?!这他妈玩呢?!”

    “你们来本地抓人,不应该提前跟我们通个气儿吗?!”领头警察旁边一人,话语挺冷的说道:“你们要提前跟我打招呼,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吗?!我们也出警,你们的同事能受伤吗?!现在弄的双方互射几十枪,把各个部门都搞的被动,你知道吗?!”

    “范玉在这边快在逃十年了!!他活动地点,主要就在n疆一代!”小刘语气非常激动的回应道:“你们怎么排查的?!他大摇大摆的在歌厅晃悠!怎么就没人抓呢?!这里面的猫腻你当别人不知道呢?!我们要事先通气,估计人还没等到呢,他就跑了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在场十多个本地干警,脸色全部一变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什么意思?!”一个刑警非常激动的就要伸手抓着小刘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!”

    彭国强直接打开了对方的胳膊,随即皱眉冲着自己人喊道:“都消停点!”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小刘胸口剧烈起伏着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,你们现在要人,我肯定给不了,因为我上面也有领导,范玉不回去,那案子就悬着,我们专案组也没法结案!”彭国强回头冲着对方领队的人说道:“你这样,先让我跟直属领导沟通一下,行不行?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对方直接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彭国强拿着手机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,市局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你把人先扣住,我在沟通!”何维绪在电话内,语速很快的冲彭国强。

    “……局长!!这次人要不给我保住,那我没法干了!”彭国强话语直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吧,我在办!”何维绪回了一句后,就直接挂断了手机,并且迈步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门刚开,迎面就走过来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,他是公安局政委,姓张,绝对的书记派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刚来就走呢?!”

    “去一下省厅!”何维绪如实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五常案?!”

    “对!我让省厅的一个战友,跟书记沟通一下!”何维绪完全没有隐瞒的表明自己立场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何啊,有关民z案的事儿,省部级领导见了都躲,你说咱往前冲啥啊?!”张政委低头轻声说道:“犯罪嫌疑人已经落网了,那五常案就算破了,你说你跟他们较这个针干啥啊?!”

    何维绪听到这话后,皱着眉头,铿锵有力的说道:“我和你不一样,你的政绩,是说出来的!但我的政绩啊,是他妈底下这帮人……一个案子接一个案子,给我破回来的!这事儿我要不管啊,我怕晚上有警察半夜砸我家玻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