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326 你我,这一身戎装
    与何维绪通完电话之后,彭国强嘴上叼着烟,扭头就又返回了费斌病房。?ranwe?n? w?w?w?.?r?a?n?w?en`org

    “彭队!”

    当地警方的主要负责人,回头冲彭国强问道:“……怎么样?!”

    “上层领导也在开会沟通,暂时还没有结果!”彭国强停顿一下回应道:“但大的方向应该不会变,呵呵,我们这小衙门,肯定沾不起制造矛盾的帽子……估计会开绿灯!”

    “彭队心里有气儿,我能理解,但你我同在公安系统,也都是为了破案!”对方负责人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彭国强点了点头后说道:“等电话到了之后,你们在提范玉!但在这之前,我也得审审他!”

    “我们提供地点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是一个案子,别往一块凑!”彭国强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去回去等信儿!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双方暂时沟通完毕。随即当地十多个刑警,打了声招呼后,就离开了病房,但抵达医院楼下之时,负责人回头冲同事说了一句:“留一组,盯着点!”

    “哎,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五常专案组的人躲在病房内,开了一个小会。

    “彭队,人真给他们啊?!”小刘有些激动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有点城府?!你老喊什么玩应啊?!”彭国强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,心情很烦躁。

    小刘听到这话,顿时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刚才我给局长打电话,他那边的压力也很大,估计是上层领导昨晚儿就找他谈话了!”彭国强坐在椅子上,皱眉冲着众人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何局要扛不住,咱们这边就只能交人了呗?”郑可靠在窗口,双手捧着热水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交人?不可能!”彭国强摇头直接回应道:“我干了十多年刑侦,没这么办过案子!”

    “那上面……?!”

    “你们呆一会,我出去打个电话!”彭国强狠狠裹了口烟头,随即拿着手机直接奔着屋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彭国强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,就与林军进行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样了?!”林军此刻心态很放松,因为范玉这边一落网,等于是去了他一块心病。

    “事儿有点复杂了……!”彭国强停顿一下后,就将自己的情况简单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林军听完之后,挺美丽的一个心情,顿时再次被整的细碎:“……不是,你上面的领导是他妈干啥吃的啊?!一点事儿都挡不了啊?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还真不是我领导的问题,他现在估计比我还难呢!”彭国强叹息一声后解释道:“这个压力是来自两地政府,因为涉案人员有很多都是本地人,按照政策来说,我们对待这样的人,确实要遣返!而且,范玉很明显也使门子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那你找我有啥用啊?!我也不是拉.登……!”林军挺无语的回了一句后,随即皱眉说道:“范玉要在当地羁押,你五常的那个案子,就绝对判不了他死.刑!其次,那边监狱的监管政策,跟咱们这里不太一样……他们哪儿有劳改农场……说句难听的,人送过去……第二天跑了……那范玉还是在逃!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给他整回去!”

    “怎么整?!”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一下!”彭国强眨了眨眼睛说道:“我领导要被托住,那我是要资源没资源,要人没人……刚开始我想着直接在乌鲁木齐登机,然后就返回h市了,但现在我要私自走,这条道肯定就行不通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真不太愿意掺和进这事儿里面!”林军叹息一声后,张嘴说道:“……行吧,我让人回去接你!”

    “妥!”彭国强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,就这样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已经动身往家走的阿哲和小卓,再次被派了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,省ga厅。

    何维绪没有找到老同学,而是面见了老同学的秘书。

    “……领导早上到单位就走了!”秘书笑着冲何维绪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去了?!”何维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“网监那边要成立一个新的技术部,第二试点在佳m斯,所以,他开个研讨会,顺便考察一下!”秘书很稳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带你?”何维绪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处理一些其他工作……!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!”何维绪回了一句后,就往迈步往门口走,并且拨通了老同学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躲出去了?!”何维绪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在这边开会呢!”老同学无奈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开会吧,我也不问你多长时间能开完!”何维绪话语干脆的回应道:“我就在你办公室门口等着,白天等不到,晚上我让我媳妇给我送双被褥,就睡这儿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逼着我跳楼啊?!”老同学几乎崩溃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华子!!你有提咱一线刑警做主的权利,可我没有啊!!我不求你,求谁啊?!”何维绪脸上的表情,泛着无力,又泛着无比焦急的情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x疆

    彭国强坐在费斌床上说道:“我安排了,一会咱们这样……!”

    专案组成员全部听着彭国强的话,耐心记着,也不插嘴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彭国强刚把心里的计划说完,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!张政委?!”彭国强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,站起身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彭啊!当地部门的领导跟我沟通了,你准备什么时候把人交过去啊?”张政委慢条斯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口供还没拿下来!”

    “人交过去,你也可以再审!”张政委话语干脆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先自己审!”彭国强直接顶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张政委沉默许久后,语气平淡的说道:“小彭啊,你作为咱们局内的骨干力量,要从大局考虑问题,服从领导安排,这样才会……!”

    “领导!!当我穿上警服的那一刻起,首先想到的是,对得起自己头上的警徽,干好刑侦工作,其次才是服从领导安排!”彭国强话语刚硬的回了一句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