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336 警服
    “啊!”嘉怡停顿了一下后,笑着说道:“恩,我是在工行卡里取了点钱!”

    吴忠永拧着眉毛问道:“你是取了一点吗?!卡里一共十五万多,你都取走干啥了?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二舅家孩子办工作缺点钱,都墨迹我好几回了!”嘉怡撒着娇说道:“我就给拿了!但他说家里缓一缓就还给咱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现在怎么回事儿啊?!”吴忠永十分反感的说道:“你从我卡里拿钱,怎么都不提前说一声啊?!我要不问你,你就眯着了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下午上瑜伽课来着,一忙活就给忘了!”嘉怡一看吴忠永态度很强硬,所以声音也变得冷淡了下来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怎么就记着拿钱,不记着打招呼呢?!”吴忠永心里窝着火骂道:“我这张卡是报销卡,每个月财务都得核账的!你把钱拿走了,我他妈还得补回去,你知道吗?!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,我知道了,这钱我他妈还你!”嘉怡话语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分钱不挣,你拿个jb还我!”吴忠永烦躁的骂了一句:“我主动给你多少,这都没问题,但你自己拿不吭声,这他妈就很操蛋了!”

    话说完,吴忠永直接就挂断了手机,随即站在包房门口,一生气就把什么支付宝亲密付,银行卡绑定的微信账号,全部解除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,正在一个普通朋友家里的嘉怡,低头看着各种解绑信息传到自己手机上,顿时脸色变的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“吵架了?!”旁边坐在沙发上的女朋友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是越来越抠了!!我特么拿他点钱,就跟要他命似的!”嘉怡咬着银牙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男人啊就这样,有新鲜感的时候,你要啥他都能给你,没新鲜感的时候,在你身上多花一毛钱都觉得是浪费!”女朋友撇嘴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看……!”嘉怡拿着苹果手机,指着屏幕上一个名为“查找我的iphone"app说道:“他又在歌厅呢吧?!我跟你说……这老头外面绝对不止我一个女的!他可花花了呢!”

    “你这整的什么啊?”女朋友一愣。

    “两个苹果手机,如果绑定一个id号,你下载一个查找iphone,就可以找到他的位置!”嘉怡宛若侦探一般的说道:“这老头每天去哪儿了,我全都知道!!”

    “这就没必要了吧?!……你让他知道了,多不好啊!”女朋友捋着发梢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和他没有保障!今天他跟我在一块,明天他要在找另外一个女的,那我还不知道,不就吃亏了吗?!”嘉怡年纪不大,但心思非常深的说道:“我不能跟个傻大姐似的,让人突然甩了之后,自己混的什么都没有!我得看着他!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凡是有度……!”女朋友张嘴还要劝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跟你说了,我得回家去!”嘉怡突然坐起,随即伸手就拿着衣服和包。

    “干嘛啊?!”女朋友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跟他做.爱……看看他射多少,就知道他今晚上没上别的骚.娘们家!”嘉怡神光闪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!”女朋友惊愕许久后,无言的骂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早上八点多,x疆库县医院内。

    外面炙热晃眼的阳光泼洒到病房内,照在了林军宽阔的躯体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郑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扭头一瞅,正好看见林军背对着自己,靠着窗台而立,他抱着肩膀,正向楼房外望去。

    景象仿佛在瞬间凝结,郑可也不知道是大难不死,心中荡起劫后余生的喜悦,还是当一个人生命差点终结后,醒来后的第一眼,就看到了远道而来的“朋友”,就站在自己床边的温暖……总之,她眼泪在瞬间就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醒了啊?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世忠买着早点进屋,正好看见了郑可睁眼,但他与郑可不太熟悉,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动静之后回头,随即看着郑可在哪儿掉眼泪,顿时有点懵b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来了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电话打不通啊,谁知道你是永垂不朽了,还是咋地了!”林军一夜未睡,眼睛通红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哇!!”

    一向意志较为“刚硬”的郑可,再听见林军的话之后,顿时眼泪止不住的嚎了起来!

    她有心中对这件案子的不满,委屈,和愤怒!也有劫后余生,自己还能睁眼看见太阳的喜悦!更有林军只因为自己不接电话,就连夜前来的感动!

    多种情绪作祟,郑可哭的稀里哗啦!但此刻的她,少了刑警职业必备的理智,而多了一种女孩应有的柔弱……

    “嚎什么玩应啊?!”

    林军一看郑可躺在床上捂着脸开嚎,顿时有点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那我出去啊?!”张世忠斜眼扫了一眼二人,顿时有点尴尬的拎着早点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别嚎了!”林军站在床边,伸手扒拉着郑可纤细的胳膊说道:“起来吃点饭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世忠听到这话之后,迈步就要将早点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让……他出去……!”郑可躲在被窝里,抽泣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张世忠停顿了一下,迈步就再次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让他出去干啥!他买饭了,你起来吧!”

    张世忠再次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你让他出去……!”郑可再次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,我到底走还是不走啊!”张世忠矛盾了。

    “行……你还是出去吧!”林军无奈的摆了摆手,随即抽着桌上的纸巾说道:“手上有伤,别可哪儿抓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特么我哄哄我!”

    “我想给你两个大嘴巴子!”林军叹息一声后,坐在床上说道:“嚎吧,嚎吧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个房间内。

    彭国强躺在病床上,双腿插着钢针矫正,浑身数处打着石膏,双眼发直的看着凳子上整齐叠放的警服。

    “……彭队,下午领导过来!”旁边专案组的人员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彭国强看着警服眼泪流下,声音无限感慨的说道:“……来不来……都跟我没关系了……这身警服……我是穿到头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