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337 闪光灯下的台词
    彭国强在范玉倒地上死了的那一刻开始,心里就觉得自己的刑警生涯,到这儿就算是结束了。?燃?文小?说?  ?? w?w?w?.?r?a n?wen`org因为私带犯人回案发地,这已经算是严重违纪了,而犯人嫌疑人在中途又突然死亡这事儿,完全有可能给彭国强带来刑事上的处罚。

    所以,老彭睁眼后,嘴里基本没话,因为他躺在病床上的时候,心里就一直在想……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,自己不干刑警了,那该干点什么呢?!自己又他妈能干什么呢?

    从业十几年,彭国强从肩抗两拐的实习刑警,一步步靠着自己走到今天这个位置,他心里其实是很自负的,是觉得没有什么案子,是自己破不了的,更觉得自己在专业领域上,也是别人很难赶上的……

    可真到要扒了这身警服的时候,彭国强除了留恋,心里更多的是忐忑,因为他发现,自己除了查案,其他的似乎什么都不会……

    看着警服,彭国强哭了,

    他可怜战友,尸骨未寒,可怜自己,十几年的坚持,可能到最后就是一泡狗屎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但生活的剧本往往比自己脑中想象的要精彩,彭国强心里觉得自己是必然会脱离岗位,被开除警籍的。但上层的态度告诉他,要当好一个刑警队长,你的专业素养有多少高,能破多少案等等硬性要求,咱们都先往旁边放一放,随后主要来谈一谈,什么是基本的政治正确。

    上午,小刘的追悼会,在本地领导和各种记者的一片哀悼中结束,随后何维绪,张政委,还有本地公安局的领导,和各种挂着新字头的国家媒体单位的记者全部赶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来看望彭国强等英勇的刑警战士!但在与媒体见面前十分钟,张政委还有何维绪,一块走进了病房,提前与彭国强谈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你的稿子,一会记者进来了,你照着念就行!”张政委拿出正式的手稿,放到了彭国强胸前。

    彭国强皱着眉头,低头扫了几眼手稿手,满脸惊愕。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何维绪抽着烟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操作上有失误,但精神是值得鼓励的!”张政委出口必成章的说道:“一会媒体朋友们进来问话,你要着重弘扬我市公安干警的精神面貌,和侦破此类大案的绝对信心!……当然,在侦破此案的过程中,本地干警也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和努力,所以,你要描述一下,跨省侦破过过程中的难点,和两家单位合作,层层突破阻碍的过程……!”

    彭国强听着张政委的话,表情呆滞的抖着手稿问道:“……这……这算什么啊?!”

    “老何,剩下的你跟他聊吧!”张政委扔下一句后,推门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奖状吗?!”彭国强瞪着眼珠子,使劲儿抖着手稿骂道:“一件原本就能结的案子!!就他妈因为上面这帮z治犯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喊什么啊?!”何维绪猛然抬起头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彭国强喘着粗气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违反纪律代表什么?!代表死了的小刘,还有一个重伤的专案组成员,全都违纪了,明白吗?!”何维绪指着彭国强说道:“你照着念,小刘是烈士!家里有赔款拿,按月给补助,你不念,自己扒了警服不说,他们的家里人,人没了,钱也拿不着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彭国强咬着牙,嘴唇抽动。

    “你啊,穿着警服,就还在体制里,但要脱了,你还能干啥啊!?”何维绪指着彭国强训斥道:“……这帮刑警跟着你东跑西颠……你别让人死了之后寒心了!”

    彭国强躺在枕头上,憋了半天后,长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饭之前,采访正式开始,彭国强躺在病床上,被各种摄影器材照的宛若一个毛孔都隐藏不了,他紧张,他呼吸急促,但还是按照手稿上的内容,声音颤抖的念着,回答着各种问题。并且有意思的是,采访结束之前,张政委代表省公安厅和其它部门,念了一下对彭国强同志的警衔提升令!

    二级警督升一级警督,肩抗两杠三,享副局级待遇,并且从刑警队长直接调到了公安局宣传处。

    大概六七年前,彭国强就已经是二级警督,并且出任刑警队长,而在这期间,他经手的大案特案,破案率高居全省前三,并且年年在公安系统内的评选中都有提名或获奖,可职位却一直没有任何提升!!

    但就在今天,彭国强因为一起“失误”,却莫名其妙的把这个坎迈过去了!

    采访过冲中,林军抱着肩膀一直站在门口看着热闹。

    “听这玩应啥意思啊?!走吧,吃饭去吧,都中午了!”张世忠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等会吧,等老彭念完,我进屋陪他说会人话!”林军长长出了口气后,就轻声冲张世忠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林军在x疆探望大可可和彭国强的时候,家里的人也与赵五团伙发生过数次摩擦后,终于爆发出了不可调和的矛盾,而这个矛盾就是源于一件极为微小的小事儿,而这次双方摇滚的也不在是下面的小兄弟,而是两家团伙之间的老炮,直接对话!

    这件事儿的起因是,彭国强接受采访的当天晚上,苏润给林军打电话没打通,随后就联系上了张小乐,并且二人发生如下对话。

    “咋了?我的润哥!”张小乐调侃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!”

    “……刚从工地准备往长c走呢,咋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万隆昌他爸,今儿一早死了!”苏润直接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死了?!”张小乐一愣,皱眉问道:“我咋没听说呢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人家不想大办,就通知了有限几个朋友!”苏润轻声回应道:“我也是刚接到电话,跟他聊了几句!他让我告诉军一声,但刚才我给军打电话,他没接啊!”

    “军在x疆呢!”张小乐停顿一下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苏润点了点头后继续说道:“那就你过去呗!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啊?!”

    “我一会给你地址!”苏润停顿了一下回应道:“……他家就今天晚上摆招待,明天可能就出殡了!我这今天晚上肯定是干不过去了,所以,一会你去的时候,给我送几个花圈,买点东西!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一会去看看吧!”张小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样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