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346 疯狂垄断
    “……不用了吧?!你最近不是挺忙的吗?”玲子愣了一下后,张嘴回应道:“自己在家过一下就行了,你别折腾了!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些年我才是没少折腾他!”赵五笑着说道:“老头没少给咱使劲儿啊!行,你不用管了,我已经让人给办了!”

    玲子听到这话后,脑袋靠在赵五腿上笑着说道:“……行,那就办吧!”

    “你起来啊,我领你打个针去?”

    “不想动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赵五停顿一下后,点头说道:“行,那你躺着,我下楼给你叫个静点去!”

    “明天再打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这一直发烧,再烧坏了!”赵五站起身,皱眉说道:“咱岁数大了,有病还是别挺着了!你眯一会,我下楼找个静点!”

    “真不用!”

    “呆着吧!”赵五笑着扔下一句,随即转身就奔着门外走去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……!”玲子看着赵五的背影,就像个小姑娘似的笑着。

    晚上,赵五开车找了四五家诊所后,终于看见一个营业的,随即顶着小雨,给媳妇请了个大夫,就带回了家,并且第二天他也没上班,而是在家照顾照顾媳妇,又陪俩孩子过了一个周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混子的生活充满着矛盾,充满着极为明显的对立性!

    就当赵五在家柔情无限的照顾着媳妇和孩子的时候,而赵三却正在外面,用着最恶劣的手段,去破坏着别人的平静生活。

    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平山县。

    某私营客运汽车站点处,吴大嘴腰上挂着腰包,嘴上叼着烟,正坐在街道边的马路牙子上,跟几个司机唠嗑。

    “哎,老吴,我听说吉l的赵五,要把咱这两趟线买了?!”一个司机手上带着白线手套,嘴里嚼着口香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,他找我了!”吴大嘴直接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咋说的啊?”

    “能jb咋说?!”吴大嘴扭头吐了口唾沫,抬头说道:“艹,我一家老小,就指着这点活儿吃饭呢!我要卖了,我大哥干啥去?我儿子干啥去?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呗!”旁边的司机点头回应道:“现在这私营的运输线,是越来越他妈值钱!因为交通局这两年已经都不整新的了,市场上流通的,就是这么几条!别人有钱,现在都很难进来!”

    “我管他有没有新的,反正我是死活不能卖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赵五能拉倒吗?”

    “他不拉倒,还能把我咋地?!”吴大嘴斜眼骂了一句:“杀我全家啊?!艹!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吹牛b呢!真没完没了,咱就跟他干!”吴大嘴的儿子在旁边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去去,你看看车去!”吴大嘴烦躁的摆着手说道:“你别跟着乱掺和!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客运站旁边的街道上,两台挡着牌子的吉普车瞬间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吴大嘴本能回头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两台车瞬间停在原地,随即车门几乎同时弹开,冯子,莽哥,小超,铁子等人迈步就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艹!”

    吴大嘴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你叫吴大嘴啊?!”冯子斜眼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咋地?!”吴大嘴看了一眼对方后,直接从中巴客车楼梯位置,拽出了一个大板子。

    “因为啥找你,你知道吗?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妈了个b,你想咋地?!”吴大嘴的儿子指着冯子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四五台中巴客车的司机,拎着各种修车工具,就全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冯子一步上前后,直接抽了吴大嘴儿子一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“你妈……!”吴大嘴抡着板子就要砸下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铁子直接端起了五连发喊道:“都他妈别动!”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吴大嘴这边围过来的司机,一看见枪之后,全部懵b。

    “干他!”

    冯子站在人群后面,摆手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”小超怒骂一声,随即拎刀就砍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吴大嘴躲闪不及,直接被一刀砍在了肩胛骨上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见血之后,冯子带来的人抡着凶器,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猛砍。而吴大嘴和他儿子,还有另外两个司机虽然也还手开干,但明显好虎架不过群狼,所以,没用一分钟,就全部被干倒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冯子提了提裤线,蹲在地上,指着吴大嘴说道:“明儿麻溜上公司给我签合同,别他妈让我再找你!!下回来,就不是刀的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!!”吴大嘴被人按在地上,扯脖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岁数,要他妈没点坎坷,是活不成人的!”冯子回头眯着眼睛说道:“给脚筋挑了!”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小超一刀直接砍在了吴大嘴儿子的右脚腕上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,冯子!!你有事儿冲我来,你动我儿子,算你妈了个b能耐!”吴大嘴疯了一样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叫号吗?!”小超咬牙喝问了一声,随即再次举刀剁在了吴大嘴儿子的脚腕上!

    “别打我儿子!”

    客运站的工棚里,一个乡下妇女彻底红眼的跑了出来,随即伸手就要拽小超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你妈了个b的!”小超回头就是一刀,端端正正的砍在了吴大嘴媳妇的侧脸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冯子面无表情的冲小超喊了一句后,就指着吴大嘴说道:“这两趟线,我是要定了!你不卖,肯定是不行!如果明儿能签合同,我他妈多给你二十万医药费!但你要不签,这二十万,我上殡葬公司给你一家三口,办个好点的套餐!”

    吴大嘴咬牙看着冯子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冯子招呼了一声众人,随即快步上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赵五老丈人在吉l某五星级酒店摆宴庆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吉l某老式小区的楼房内,从湄公河入境,并且在国内辗转几地,徘徊了一个多月之久的六男子,此刻坐在客厅内,正在轻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那边查的怎么样?!”一个梳着小平头的青年,冲着另外一个男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男子皱眉回应道:“那些枪手,就是从他这儿走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