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352 火速急救
    ktv,二楼走廊内。燃文小说  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爸,爸你没事儿吧!?”赵五扶着老丈人,连续喝问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喝……喝喝……!”

    老头瞪着眼珠子,大口往嘴里抽着气儿,脸色涨的紫红。

    “看他妈啥呢?!过来扶一把啊!”赵五咆哮着冲远处的服务员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众人瞬间反应过来,随即就跑向赵五。

    “咣当,咣当!”

    走廊另外一端,玲子听到声音之后,就与其他没走的亲戚出了包房,随后他们看见老爹满头是血的被赵五扶起之后,全部愣住。

    “咋了啊?这是?!”玲子回过神来之后,嗓子破音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脚步声泛起,亲戚们和玲子一块冲了过去,而此刻赵五已经将老丈人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,爸,你咋了?!”玲子脸色煞白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呃……喝喝……喝!”

    老头大口的往嘴里抽气,胸口剧烈起伏,根本无法回话。

    “下楼整车,赶紧去医院!”赵五额头冒汗的冲众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哦!”

    “快点,快点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嘈杂的走廊内,众亲戚都有点慌神的围着赵五,一边问着老头情况,一边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分钟之前,监控室内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持枪男子撸动一下枪栓,非常冷静的冲着两个保安问道:“监控录像,有没有网盘存储功能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……没有!”保安抱头蹲在地上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撒谎!”持枪男子一声怒吼,随即佯装就要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……真没有!”保安吓的腿儿颤,抱着脑袋再次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持枪男子用鼠标点了两下电脑屏幕,随即心中有数之后,就拽出电脑主机,并且将线扯断,两脚就踹开了机箱。

    “哗啦,哗啦!”

    男子生掰硬撅,左手直接掏出硬盘,随后迈步走出了保安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话说两头。

    一楼楼梯间门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明智打开ktv后门,随即一边快步走,一边在耳麦里说道:“监控单独走,不用碰面了!”

    “清楚!”拿着监控硬盘的男子,一枪未开的顺着一楼走廊就钻进了卫生间内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明智的两个同伴快步跑了出来,并且其中一人说道:“后面有人追!”

    “有人追?!”明智听到这话,顿时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你往左边走,柏林跟着我!”明智话语干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同伴听到明智的话后,完全没有任何犹豫,而是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明智领着柏林,迈步就奔着街道另外一侧赶去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站住!”

    冯子嘴里喷着酒气,手里端着五连发,一马当先的就冲出了ktv后门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明智低头往后扫了一眼,随即就与同伴从兜里掏出了口罩,戴在了嘴上。

    “你妈了个b!!人呢?!”

    小超流着大鼻涕,迈步也从后门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呢,追他!”铁子扯脖子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人群迈步就奔着街道对面追去,而混在众人之间的莽哥则是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然后趁人不注意,直接钻进了一家食杂店里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外面?!”食杂店老板听到喊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帮傻b干起来了!”莽哥撇嘴回了一句,随即指着烟柜说道:“给我拿盒三五!”

    “这他妈ktv,怎么隔三差五就干起来!”老板嘀咕了一句后,回身就拿了盒烟。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莽哥撕开三五烟盒后,站在屋里点了一根,随即他扭头就跟老板看电视,根本没意思跟外面的人傻bb追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拿硬盘的青年和与明智分开的男子,毫发未伤的迈步上了尼桑面包。

    “明智呢?!”小平头转身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人追他!”拿硬盘的青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开车先走!我下去接他!”小平头扔下一句后,推门就离开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尼桑面包车原地起步,速度极快的就奔着踩好的路线离去。

    咖啡店门口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林军推开玻璃门后,就一边往唐人ktv方向张望,一边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尼桑面包车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林军一看对方车速很快,随即本能站在马路牙子上收回一步。

    “滴!”

    急促的喇叭声泛起,林军皱眉就往车里看了一眼,而坐在尼桑面包车后座的那个青年,也是本能往外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二人隔着贴着深色车膜的玻璃对视,林军没瞧清楚里面坐的是谁,但尼桑后排座椅上的青年,则是嘴角泛起了微笑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汽车一闪而过,迅速消失在了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啊?”刘润泽也从咖啡厅内走出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林军背手站在马路牙子上回道:“我听好像是唐人那边干起来了,有骂人声!”

    “你说,ktv这b玩应干着多操心啊?!一到这个点,全他妈是酒魔子……!”刘润泽撇嘴骂道:“你不整这些事儿,算他妈对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谁和谁干起来了?!怎么还他妈开枪了呢?!”林军皱着眉头,挺好奇的继续跳脚张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去往医院的私家车上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爸……你咋的了?!”玲子带着哭腔的用手捋着老人胸口,随即不停的问道:“……你哪儿不得劲儿啊?”

    “喝喝……!”

    老头脸色紫红的吓人,眼睛闭着,不停的干喘着说道:“……我……我上不来气……上不来气……!”

    “平躺着!”

    “……五……五子啊……!”老头话音微弱,手掌费力的抬起,伸手就抓住了赵五的胳膊,随即狠狠掐着他。

    “爸,你说……你说……!”

    “钱……钱……咱够花了,你可得好好整着……别出事儿……这玲子喝两家井水……走到今天……不易啊,你换个行当干……干……!”老头说到这里,呼吸急促,嘴里根本倒不上气儿来。

    “爸,你别说了!!”

    “啊喝……啊喝……!”老头大口喘息几声,随即坐在车里,就开始蹬腿。

    “爸!!!”玲子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ps:一会还有!